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4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4:44
A+ A- 关灯 听书

后路军统帅豆腐狼是太行悍匪,骑在一匹黑马上懒洋洋地道:“李大财主,难啊!咱们的人擅野战,不擅攻坚。打青州没打下来,打德州被打下来,徐州就那么好打?

依我看呐,山东也没什么油水好捞的了,咱们还是早点去中原的好。江南富的流油啊,江南的女人俊花呀,一个个细皮嫩肉的,比起咱们的大妞儿……,哇!好俊地妞儿……”。

豆腐狼两眼发直,直勾勾的瞅着前方一道山梁,口水好象都快下来了。众人见状,顿时一齐扭头,向山梁上望去。

前方,左侧一道山梁,光秃秃的,稀疏的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右边是一川平原,山梁上是一匹雄健的白马,马上是一个红衣女子,红色披风、红色劲装、红巾蒙面,看不到她的样子,可是从那曼妙动人的蜂腰酥胸来看,这分明是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

“希聿聿”一声马嘶,白马人立而起,然后碗口大的双足又重重的踏在地上,如同铁石所铸,一动不动。马上的红衣女子扭头向坡下望来,虽然隔着甚远,可是每个人都觉得那女子亮若星辰的双眸在看向自己。

如狼似虎的士兵们跃跃欲试起来,可是他们没有忽视那个红衣女子睥睨凌人的气势和她纤腰间的一柄短剑,剑未出鞘已是杀气盈人。杀戳教给他们的本能,使他们意识到这个女人不容轻辱,没有人敢冲上去,但是士兵们已开始骚动起来。

杨虎看到这个女人,原本踌躇满志的神情不见了,他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杨家大寨从霸州迁过来的人马,和太行山群盗中的一些核心人物已经认出了这个人。韩柏双眼一亮,随即隐藏起激动的神情,一拨黄骠马,靠到杨虎身边,低声道:“虎哥,是大嫂”。

杨虎面色难看的道:“我知道”。

韩柏瞧瞧他的脸色,打了个哈哈道:“搞不懂你,两口子好好的,这是啥事儿闹的这么僵,这不,嫂子找你来了,说不定是要跟你和好呢,还不上去会她一会”。

杨虎嘿的一声冷笑,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拨马上山。

豆腐狼只见过红娘子两面,一瞧这情形也想起这女人是谁了,独闯太行山的红娘子,那是浑身是刺儿的鲜花,他可惹不起。豆腐狼打了个尖锐的唿哨儿,高声喝道:“全军就地休息”。

士兵们看到大元帅单骑上山,就是没听说过红娘子的人也知道眼前这女人必定和杨大元帅有关系了,他们懒洋洋的下了马席地而坐。有人钻到草丛中一躺,旁边儿就有人站在那解手,笑骂打闹声四起。

木云骑在马上,紧锁双眉望着山岭上两人的身影,眼神闪烁,也不知想些甚么,目光偶尔与李夜隐一碰,两人目光又瞬即错开。

山坡上,杨虎放缓了马速,慢慢靠近了崔莺儿。崔莺儿脸上蒙着一块丝绸的红巾。只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睛,俏挺的鼻子、饱满的樱唇,在红巾上映出了娇美的轮廊。

“莺儿,你……你怎么来了?”杨虎结结巴巴的问。

崔莺儿向山下的匪兵们瞟了一眼,淡淡的道:“杨大元帅好厉害,我离开唐赛儿寨时你还在打青州,我攻下曲阜,你也同时到了梁山。真是兵行神速,现在是要去哪里?”

听到她的称呼,杨虎的眼神黯淡了,他的声音也冷淡下来:“还能去哪里?自然是去打巨野”。

“你领着十万大军,长途跋涉,就为了攻打一座小小的巨野么?”

“那又不然,占了巨野,还要打济宁,取了这座大城,我们一定可以筹到更多的军费,招纳更多的士兵,再积蓄些力量。我们就能杀出山东,夺取天下!”

“取济宁算得了甚么?继续东下,如果打下徐州,甚至可以直接渡河南下,夺取江南,那样岂不更好?”

杨虎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一时摸不透她的用意,只好小心翼翼的答道:“徐州城高墙险,驻有重兵。一旦攻城,明军还可以从水路运兵支援,取徐州十分不易,就算朝廷大军没有围剿过来,我们携带的粮食,也难以支撑在徐州城外苦战多日”。

崔莺儿冷笑一声道:“如果在这周围流战一阵,俟春雨渐多河水上涨后,在长垣、东明、梁山或台前附近决了黄河北坝呢?下流尽皆被淹,百万民众成为冤魂,黄河改道,徐州将成为一座孤城,不但取它不难,甚至弃城直接越过干涸的黄河水道也易如反掌了吧?”

杨虎攸然变色,虎目泛起凶光,沉声道:“你胡说甚么?”

崔莺儿目光微微一垂,轻蔑的看了眼他握紧刀柄的手,讥讽道:“怎么,要杀人灭口?”

杨虎身躯颤抖,内心挣扎半晌,终于缓缓松开右手,冷冷的道:“我明白了,是韩柏,一定是他。我命他做先锋在前方打探,他知道这件事,也只有他有时间去找你。枉我如此信任,他竟然出卖我!”

“出卖你?”崔莺儿反诘一句,失笑摇头:“杨虎啊杨虎,你现在还真是利欲熏心,谁对你好,谁在害你都看不出来。决堤扒河,水淹山东,真亏你想的出来,不错,这一来必定山东大乱。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兵发徐州,恰恰此时黄河改道,就算你做的再隐秘,也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此事一旦揭穿,你就是全天下的敌人,莫说做皇帝,你立刻就会身败名裂,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杨虎此时哪里还能听得进去,闻言只是冷笑道:“这么说,韩柏辜负我的信任,出卖了我,反而是为我好了?你崔大小姐特意跑来阻止,也是为了我好了?”

红娘子的下巴扬了起来,高傲的道:“算了,你早就不可理喻了,我也懒得和你讲理。我来,就是告诉你,决堤泛黄,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