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1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3:20
A+ A- 关灯 听书

在县道得手的刘六等人听了刘廿七送来的消息,一听张茂中计被杀,顿时肝胆欲裂,领着数路裹胁来的大军浩浩荡荡又杀奔霸州。这一通大战,刘六一方不计伤亡,全力攻城。他手中兵将虽未经训练,但武艺马术尽皆不凡,绝非寻常人可敌。

鏖战半天功夫,竟然重新冲进城中,江彬见势不妙,立即搜罗残兵退出城去,霸州再度易手。响马盗们以百姓泄愤,又有无数人家遭受荼毒。

江彬听说表哥反了,而且这次是公开造反,绝非上次做响马盗时罪名轻易可恕,也颇费了番心思。不出兵,由于两人之间的关系,必受朝廷弹劾,这官十有**是做不成了。如果出兵,手下的将领们对他心存疑虑,总担心他会与张茂合谋葬送自己,这样出兵如何取胜?江彬陷入尴尬两难的境地。

要他放弃锦绣前程,随张茂造反他是绝对不肯的,可现在不杀张茂,他的大好前程就要被张茂毁了。江彬左思右想,终于狠下心来,决定杀了张茂。

富贵险中求,机会得靠自己争取。张茂现在是毁他前程的人,也是能给他送来高官厚禄的人。一旦拿定了主意,江彬便不再瞻前顾后,他汇齐手下将校。当面说明自己意图,并言明自己抢先进城,取了张茂首级,再引大军进城,尽管如此,众将校仍在半信半疑,不过总算是点头答应了,于是就出现了这出诈降计。

江彬手下兵马数千人,虽说按照杨凌的说话,战力不及响马精锐,可那是霸州最精锐的部队,当初朝廷派遣大军剿灭山贼。他们是本地携助剿贼最得力的部队。就算霸州城矮墙薄,不利坚守,可是被响马盗半天功夫方才攻下……

许泰神情严肃起来,立即命令全军入城驻扎,派出探马斥候摸清响马盗动向,以便决定大军行止。郑和毅听说江彬率残兵溃逃,现在下落不明,不禁大为焦急,此人是国公指明的重要人物,可能关乎国公安危,华钰已死,此人若再有个好歹,如何弄清霸州反乱真相?

一俟大军驻扎下来,郑和毅便悄悄去见许泰,对他说明自己的担心。许泰也急于找到江彬,可是现在整个霸州的官治已彻底破坏,大军如盲人瞎马,什么情况也不了解,况且大军所携不过两日口粮,辎重车辆都在后面,不可能让军队漫无目地的游荡。

两人计议良久,决定派出一些小队人马,由杜班头、胡班头及逃回的一些衙役带路,化妆成小股逃难队伍,四处打听江彬消息,如果能够找到他便要他速来霸州相见,同时搜罗响马盗的情报。

一队队探马派了出去,郑和毅到城中显要处做了些记号,希望自己内厂的人马看到了能够及时赶来联络,可是霸州已经闹了个底朝天,所有的消息渠道在战乱中都受到了破坏,仅余的情报人员根本是各自为战,中间固定的消息传递人员、传递节点已不存在,效率变的极其低下,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前来汇合,郑和毅也只能企盼上苍保偌,早来得到江彬消息了。

******************

文安县赵家庄外的芦苇荡中,江彬领着十多个兄弟正避在其中,手下的兄弟很多身上有伤,一个士兵撕下条衣带裹着臂上伤口,恨恨的道:“他娘的,这些庄稼汉子还真是轻视不得。大人,这些响马贼比鞑子还狠,咱们的赶快逃出去呀”。

江彬懒洋洋的躺在芦苇地上,枕着两把刀望着芦苇飘摇的湛蓝天空,说道:“厉害个屁!要是我的人马是咱边军的兄弟,至于这么窝囊吗?都是本地的兵,战力差些不说,一听说各处闹匪,就连将校们都只顾着打听他们的家乡如何,心里就系挂着自己的村子、自己的亲人,人心不齐啊,我才刚到,规拢不了这帮废物,要不然……”。

他说到这儿忽的一咕噜坐了起来,低斥道:“噤声!”

说着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说话,同时轻轻抓起刀柄,只听悉悉索索一阵响,似乎有人在草丛中穿行过来,部下们都提刀在手,屏息注意。过了片刻,一条人影闪现出来,两个士兵恶虎扑羊一般猛的跃起,一把将那人扑倒在地,刀锋攸的横在那人颈间,吓得那人尖声叫唤:“饶命啊,饶命啊,小的只是个普通百姓,壮士们开恩……”。

江彬放下心来,低喝道:“住嘴!再吵宰了你!把他弄起来。”

那人被两名士兵扯起来,原来是个白白胖胖的妇人,身材溜圆,细皮嫩肉,头上还包着块素布巾,乍一看还真是庄户人家打扮,只是那身肉可有点象是养尊处优的地主人家了。

江彬疑惑的上下打量一番,那妇人瞧见江彬,两只小眼睛也霍的睁大了。过了半天,两人忽然齐声说道:“是你?!”

那人喜出望外,拍着肥胖的胸脯说道:“可吓死我了,以为遇上了乱匪,江大人,您怎么也躲在这儿?”

江彬哼了一声道:“我哪是躲?我的人被打散了,只是带人在此裹伤歇息一下。乔县令,你怎么……固安县也被乱匪攻陷了?”

固安县令乔语树一身妇人装扮,他扯下头上青布巾,擦着满脸油汗和沾上去的芦花,说道:“可不是嘛,固安哪有什么兵啊,响马盗一攻就破。唉,亏得我见机得早,赶紧脱了官袍换上女人衣裳溜了出来。他们只顾抢东西,也没人理我”。

江彬撇撇嘴道:“就你这模样,响马也懒的碰你,你怎么一个人也不带啊?”

乔知县哭丧着脸道:“顾不上啊。固安我不敢回,东躲西藏的一路到了这儿。我路上听说,朝廷已经派了大军,现在驻扎霸州城内,可是我守土有责,去也不是,回固安也不是,这真是两头为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