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1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3:11
A+ A- 关灯 听书

此人料来不会造反,传回的消息中也没有此人造反的消息,你们见机行事吧,如果能找到他,当可成为有利的人证,如果此人也不可寻,那……你们只好见机行事了”。

目送许泰带着郑和毅出去,伍汉超拱手道:“大人,有什么需要卑职去做的?”

杨凌脸上轻松的神色消失了,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汉超,这回真的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办。刘瑾祸国殃民,为害甚烈,能不能除掉这个奸佞,全看你了!”

伍汉超脸上掠过一丝厉色,在烛光下渗出一股肃杀的寒气,凛然回答道:“大人,卑职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无论是为了大明江山,还是为了大人安危,除刘瑾,我伍汉超都义无反顾!不知大人要我什么时候动手,汉超拚得一死,也定将刘瑾老贼刺杀于剑下!”

杨凌一呆:“刺杀?谁要你刺杀刘瑾了?”

伍汉超闻言也是一呆,疑道:“大人不是要卑职除掉刘瑾老贼么?”

成绮韵‘吃’的一笑道:“呆子,现在全天下都知道大人与刘瑾交恶,刘瑾遇刺,矛头所指何人?况且这又不是两军对垒,作为朝臣,以刺杀消灭政敌,这一生都无法安枕了,一旦哪一天阴差阳错被人揭穿,岂非灭门之祸?”

伍汉超脸色一红,讪然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杨凌上下打量他一番,对成绮韵道:“韵儿,你有把握么?”

成绮韵走到伍汉超面前,捏捏他的肩膀,托起他的下巴,一双媚目上下打量,宋小爱一旁瞧见有点沉不住气了:成绮韵不是大人的……,她怎么调戏小伍啊?

宋姑娘瞪圆了杏眼,不知该如何斥止。伍汉超经过片刻的怔愕也反应过来,吃吃的道:“成……成二档头,这是做什么?”

却见成绮韵向杨凌回眸一笑,说道:“大人,伍将军刚刚到兵部不久,京师中识得他的人廖廖无几。再说,扮个下人,本无几人注意,卑职有把握给他改个样子”。

她妙目一转,盈盈望向脸色微微帐红的宋小爱,说道:“除了宋将军等极亲近的人,就算对面相遇,他人也未必认得出来。”

“好!”杨凌欣然道:“骁骑尉伍汉超自明日起告假还乡,为期一个月。小伍,要委曲你做一阵子轿夫了!”

******************

刘瑾府上,张文冕和刘瑾正在书房密议。

刘瑾哈哈笑道:“这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杨凌想扳倒咱家,可他招安的响马盗却反了,这真是作茧自缚”。

张文冕见他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说道:“刘公,此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许泰大军已赴霸州,咱们商议的情形您没有告诉旁人吧?”

刘瑾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笑眯眯的道:“没有没有,这种掉脑袋的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是咱家的亲兄弟,也没必要告诉给他知道呀”。

张文冕放下心来,笑道:“那就好。霸州响马盗造反,只是个机会,咱们得趁胜追机,扩大这个机会,搞得杨凌丢爵罢职。最好充军发配,永绝后患”。

刘瑾也狞笑一声,说道:“那是自然。千余乱民造反,皇上并没放在心上,只把杨凌软禁在家,还派了他的人去看管,分明是想尽快平息叛乱,大事化小为他脱罪。这次的监军是梁洪,咱家已密嘱他拖住许泰的后腿,钱粮辎重咱家也是能拖就拖。一定得让这伙强盗把事儿闹得大起来,大到连皇帝也不能包庇杨凌,哼哼哼……”。

张文冕点点头,仔细想了想道:“梁洪敲诈响马盗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梁洪没有张扬,响马盗们也不会去求那些本来就看不起他们的官,所以因此逼反他们的事知道的应该没有几个。现在朝中百官忌惮您手中的书柬,不敢逼迫刘公,刘公正宜借此机会把杨凌彻底打倒。让他再无翻身的机会”。

刘瑾笑吟吟的点点头,此时门子匆匆进来禀报:“公公,卢公子来了”。

刘瑾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地时候,闻言笑嘻嘻地道:“喔,卢公子来了?快快请他进来”。

二门里,卢士杰走下轿子,掸掸衣袍,说道:“我去见刘公,二管家,给轿夫们安排个住处吧,今儿我要住在刘公府上”。

卢士杰是刘瑾眼前的红人,时常会在府中住下的,所以二管家想也不想,连心陪笑道:“是是,公子请进,这些事小的会安排”。

四个轿夫抬着空轿随着二管家向仆役房走去。四个轿夫,都是棒小伙儿,其中有一个面目黎黑、浓眉如墨的高挑青年,一边扛着空轿走着,一边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刘瑾的私邸没资格有官府派人护卫,不过刘瑾自己雇佣了许多家丁护院,杨玉、石文义两个锦衣卫的败类为了讨好他,又派来锦衣卫在外围警戒,防卫也不可谓不森严,不过防卫工作一向都是外紧内松的,没有人在自己的内宅后院儿整天布满护院家丁的,一进了这二门儿,除了寻常的丫环仆役,就没有多少人了。

周围的房舍、道路、角门,全和卢士杰绘出的图形一模一样,伍汉超早已烂记于心,此时他主要观察的是来往的人物,各项建筑之间的具体距离,包括房屋墙壁的高度,房屋之间的假山、花圃和可供隐藏行踪的地方。

卢士杰原本有四个固定的轿夫,不过负责掀轿帘儿的那个犯了点过失。轿子到了工地,卢公子出轿时没留神,把自己绊了个大跟头,卢公子是斯文的读书人,当着下人丢了这么个大脸,不禁恼羞成怒,就把那轿夫辞了。

卢公子走路一向目高于顶,不看脚顶下,工地上又坎坷不平,这事儿怪得了谁?那轿夫倒了霉,不过旁边一个正扛石头的役夫动作麻溜儿,赶紧丢了石头抢过来把他扶起,卢公子一高兴,就把他指成自己的轿夫了,这个人就是小伍,现在叫小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