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1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3:07
A+ A- 关灯 听书

面前,是一个普通士兵装扮的人,皇上下旨软禁杨凌,这圣旨还是要遵的,所以杨凌的探子只好穿上宋小爱的官兵服装,偷偷潜进来禀报情况。

成绮韵柳眉一蹙,问道:“郑和毅,霸州情形到底如何?”

面前的内厂探子,郑和毅面有难色地道:“二档头,卑职刚刚派人赴霸州调查,至于到底情形如何,目前还不知道。”

成绮韵不悦的道:“京戍重地的事务我全交给你了,怎么连这么点消息都打听不到?”

郑和毅紧张地道:“二档头,咱们从内厂脱离出来的精干人马,约有三千五百人,大部被您抽调到辽东,江南和闽南一带,河北一地所余不足二百人,大部分用来在京师探听消息、以及保证国公安全,小小霸州实未顾及”。

成绮韵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漫说内厂的精干力量只有两千多人,就算有二万,偌大的江山洒下去,也看不到人影了,小小霸州从来就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再加上三厂一卫落在刘瑾手中后,内厂在河北近京畿的地区行动必须小心再小心,以防被人发现这股神秘力量。

就是自己都从未把霸州放在眼里,做不到未卜先知。何以怪人?现在因为恼火杨凌被软禁,有些所责非人了,因此只是微哼一声,没有再言语。

倒是杨凌温和一笑,说道:“不怪小郑,谁会想到我和刘瑾在这儿玩太极推手,小小霸州的一场民变居然会影响战局?”

笑容微微一敛,他又沉吟道:“响马盗归降,本来应该妥善安排,我已尽量将他们分散安置了,不过他们都是霸州本地人,一共也只有数百人,分故意容易,想合也是倾刻之间的事,容易的很。

唉,张茂身家亿万,刘六、刘七、邢老虎等人也有家有产。他们落了案底、又委了官职,会因为不守军纪约束而以区区几百人,裹胁上千余百姓造反?内中一定有别情。如果能找到他们造反的理由,或许就是我脱罪的理由”。

郑和毅动容道:“既然如此,卑职马上亲赴霸州,务必探听得真切消息”。

杨凌点点头,又摇摇头,闭目沉思片刻,轻叹道:“如果我能在霸州多呆些日子,就不会有这场风波了,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太皇太后猝然驾崩,留给我的只有三天时间,我要抢在三天之内,处置完霸州所有的贪官,招安霸州响马盗。

唉,随后就进京部署,全力应付刘瑾。中间又插了件选驸马的闹剧,小小霸州……谁会料到小小霸州却会捅出了大漏子”。

他看了郑和毅一眼道:“你不必急着走,一会儿还有两个人来,等我安排一下,你跟他们同去”。

一会儿功夫,宋小爱带了两个士兵进来,拱手说道:“国公”。

两个士兵衣着虽然普通,但是相貌不凡,气宇轩昂,和一个普通兵卒全不相符。一个白净面皮、眉清目秀的赫然是骁骑尉伍汉超,另一个身材魁梧些,比伍汉超多了几分沉稳之气,正是京师外四家军总兵官之首许泰。

二人齐刷刷向前一步,躬身施礼:“卑职参将国公”。

杨凌点点头,向两位爱将微微一笑道:“你们坐,不必拘礼”。

二人落坐,杨凌先向许泰道:“听说皇上命你率兵赴霸州平叛?”

许泰腰杆儿笔直,双手按膝,全然一派军人气质,恭声答道:“是,不知副帅有何吩咐?”

外四家军的统帅威武大将军朱寿就是当今皇上,副帅就是杨凌,只不过这两位大帅近来事情都挺多,外四家军又没什么大事,只是日常训练事宜,所以平素很少登门就教。原内厂二档头连得禄现在辽东军中,彭继祖则在许泰手下任副将。

杨凌说道:“霸州民风剽悍,百姓尚武,且百十年来一直为朝廷养马,百姓们马术极为精湛,我曾亲眼见过百余名响马盗冲锋陷阵、气势如虹,如我所料不差,战力较之关外的鞑靼铁骑只高不低。他们人手虽少,却熟悉当地地形人物,你去剿匪,切切不可大意”。

马泰还真的没把千名造反的百姓看在眼里,听得杨凌如此慎重吩咐,忙肃容道:“卑职遵命。皇上动用外四家军,曾亲自召见卑职,要卑职务必尽快平息叛乱,朝中许多大员指斥副帅姑息养奸、引狼入室,要求皇上追究副帅的责任。

副帅宽心,依卑职看,皇上这么慎重,平息千余乱民就动用京军精锐,就是想尽快青息叛乱,减少此事的影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便免予追究国公的责任。卑职此去霸州,一定竭尽所能,以犁庭扫穴之势尽快平定叛乱,解救副帅脱厄”。

杨凌点点头,一指郑和毅道:“这是我的一名部下,你也带去,我怀疑霸州响马降而又反,必有隐情,你们此去,尽量查清原因”。

成绮韵眼神一动,插嘴道:“大人,如果响马盗造反真的别有隐情,当寻些知情的人回京来以为人证,如果卑职所料不差,梁洪该是知道真相的一个人。如果响马盗造反,是别有隐情,比如由贼而官,受人轻视胁迫,勒索钱财,这种事是屡见不鲜的,刘瑾既然要藉此为由打击大人,空口无凭的话是无法取信与人的”。

杨凌一语惊醒,沉思片刻道:“不错,所言有理。许泰,霸州推官华钰,为人耿直忠诚,如果响马盗确是受人敲诈勒索,被迫再反,你可以将华推官请回京师以为人证”。

“是,但是据说霸州城已失守,华推官死活尚未可知。如果华推官已不幸殉职,何人还可以用?”

“那些官员首尾两端,如今我被软禁,刘瑾风头再起,恐怕那些官吏们未必敢出面作证。我对固安县生员穆敬有大恩,此人若知详情倒是定会帮我,可惜霸州之事他未必晓得……对了,还有江彬!江彬是我的故人,同时也是张茂表弟,他曾助我说服张茂投降,张茂再反,他或知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