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0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47
A+ A- 关灯 听书

张茂一惊,猛地瞪住他道:“反了?”

刘六斩钉截铁地道:“对!反了!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是轰轰烈烈!再说了,弥勒教在陕西也造过反,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是安然无恙?听说前阵子朝廷抓住了李福达的二儿子,还大张旗鼓的宣扬了一通,可见朝廷也没什么本事。

朝廷用尽天下之力,这么多年才抓住一个。咱们反了,万一不成就他娘的学李福达,隐姓埋名一走了之,天下之大,何处不可藏身?要不然拼了命挣来的房子挣来的地,梁洪一句话,咱们就乖乖的双手奉上,憋屈也憋屈死了!”

封雷吼道:“对,大丈夫就当轰轰烈烈,咱们一帮响当当的汉子,让个没卵子的太监给吃的死死的,笑话死天下人。咱们反了,这里要呆不住,就去太行山找杨虎,一块做山大王”。

张茂倒底老成持重,瞪了眼这个矢志不移,以做山贼为终生梦想的呆瓜兄弟,质问道:“拿什么反?嗯?我问你们,我们还有什么本钱造反?咱们的兄弟全在官府留了案底,家里也分了薄田房产,他们还能舍了老婆孩子跟咱公开造反?就咱们这几个人?”

刘六唇边勾起一抹阴鸷的笑意,说道:“大哥,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对咱们的兄弟说,朝廷诱降,现在要算旧帐,马上就要派人把咱们的兄弟全部以造反之罪抓起来了,我们不甘为虎作怅,害了自己兄弟,官不做了,我们造反,你说他们是你我的,还是会跑去官府问个明白?”

张茂惊道:“什么?你……这不是拖人下水?”

“正是拖人下水!”刘六理直气壮的道:“咱们要是反了,梁洪会放过他们?那不是害了他们么?叫他们预作准备,咱们一起反,霸州百姓被官府坑的苦了,这么短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对朝廷重新产生信任和好感的。咱们只要散布消息说梁洪要大施马政,按丁抽取重税,那些没了活路的百姓就会投靠过来。”

张茂左右为难,总觉得这样有点对不住那些兄弟。可是刘六说的也有道理,除非自己不反,只要一反,那些兄弟就算不反也必受株连。

见他沉吟不语,刘七急促地道:“大哥,我哥说的有道理,咱们反了吧!”

张茂前思后想,越想梁洪所为心头火气越大,借着一股酒意,他猛的把手中锡球往墙上一掷,“嗵”的一声溅得粉尘四起:“好!反他娘的!”

*********************

PS:娃哈哈,关关还差4204票破起点月票记录,搁现在一票顶两票的算,就是2102票,很有希望呀,多谢诸友支持,先乐一个。呵呵,话是这么说,估计大家七天双倍期间看不了那么多书,攒出足够的月票,不过没关系,我先幻想着乐呵一下^_^

昨天码了16000外加3800的感言,着实的累了,加精时都误删了好几个帖子,吓的我也不敢加精了,直接跑去睡了一觉,晚上起来没码字,到处扯淡放松精神,今早开始码的,早上喝了袋牛奶,到现在一气儿码完,还没吃中午饭呢。老婆去亲戚家了,我现在去做蛋炒饭,一气儿歇到晚上再码字(其实我炒菜特香,比老婆做的好多了,我就是嫌麻烦,真的,吃过我做的菜的人,全承认俺的手艺。闪了~~~)

第359章祸从天降

紫禁城中即将爆发一场大战,这场大战虽无硝烟战火,却比挥动千军万马更加激烈、比攻占数城数府的得失更加强大,因为今日之战决定着整个大明朝廷今后是谁来左右政局。

与此同时,一场看起来无关紧要、似乎对朝廷大局不会有什么影响的造反也在霸州开始了,最初的人数不过区区数百人,就象无边枯原上的一点点火光,毫不起眼……

正德皇帝刚刚申明六科给事中倡起、百官响应对杨凌和刘瑾两人的弹劾,要求两人当廷自辩,刘瑾就哀嚎一声,猛地冲前两步,跪倒在御案之前,大放悲声道:“皇上,老奴为皇上分忧,殚精竭虑,从不敢稍有疏忽啊。然而老奴是内臣,素为外廷忌惮鄙视,必欲除之而后快。

皇上可还记得,您登基秉政之初,老奴只是皇上跟前奔走以效犬马的卑微之奴,并无职权,又有何滔天大罪了?可是刘健、谢迁等一众奸党挟百官之威以逼宫,硬要皇上杀了老奴等人啊。前事历历在目,今日不过是旧事重演,不同之处是,刘健谢迁已去,换成了杨凌焦芳罢了”。

刘瑾说到这里,涕泗横流的抬起头来,指着杨凌道:“杨凌奉旨考察科道,带领一帮无知少年,蛮横无礼、擅权专断,以致监察瘫痪,百官们人人自危。黄给事中具折上报,乃是他的本份,不知怎么,杨慎却反咬一口,指说老奴为试图转移目标为杨凌脱罪。

皇上,谁不知道杨慎出于杨凌门下,两人有师徒之谊、举荐之恩,杨慎必是受杨凌指使。诬陷老奴,请皇上明查。”

杨凌瞧了刘瑾一眼:“这家伙说的声情并茂,看来昨晚上一定没少背功课,上次刘健谢迁等人给他们和自己安排罪名无数,那时刘瑾确实谈不上什么大恶,不过是做为奴才,想尽法子给小主人找点乐呵罢了,结果说的祸国殃民、其心极恶,皇上想起旧事,对他今日这番话必有同感。”

看看正德皇帝,果然面露同情之色,杨凌记着朱湘儿的嘱咐,不敢直捣要害。原先准备的犀利说辞全都用不上了,只得斟酌着说道:“皇上虚怀若谷,善纳忠言。引百官所谏,反省已过,为肃清吏治,正科道本源。臣不胜惶恐,受此重任,岂敢不尽忠职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