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0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42
A+ A- 关灯 听书

永淳扁着小嘴儿抹抹眼泪,说道:“你不要管我啦,快去找杨凌,要是误了姐姐大事,我一辈子都不愿谅自己,快去快去,快些点呀”。

朱湘儿犹豫一下,对追上来的两个宫女道:“快找人,抬永淳公主回宫,请太医!”

说完一提裙摆,又撒开两条腿狂奔起来,跑到中和殿前,正看到文武官员要进殿见驾,朱湘儿又喜又急,也忘了这是皇宫大内了,忘形尖叫一声:“杨凌!”

在宫里头居然有女子尖声大叫,还直呼威国公之名,这是何人?

“唰”地一下,数百道目光闻声望去,杨凌、刘瑾刚刚准备走上丹陛,立即止住步子扭头回望,只见一个小姑娘提着裙子飞快地跑来,跑的钗横发乱,看袍饰竟是公主身份。

公主属内命妇,重大典制时的礼服同皇后相差无几,也是凤冠霞帔,只是珠冠虽叫凤冠却不饰九龙四凤,只有大花小花、珠翟花钗,由于大礼服太厚,内穿袆衣,配素纱中单,鼥领,朱罗,绉纱,袖端,襈裾,蔽膝,外边还有霞帔,宫裙等等,小公主跑的一身大汗,俏脸通红。

她头上珠冠早就歪了,还不时去扶上一把,冠上流苏摇来摆去,霞帔如两条彩练,胸前所系的那粒金玉坠子随着她的奔跑在已具弧度的酥胸上不时的跳跃着。由于殿外百官云集挡了去路。她直接跳上丹陛,顺着廊道冲了过来。

青丝缨络结齐眉,可可年华十五时。朱湘儿天生丽质,本已令人瞩目。再见此时这番举动,真令文武百官瞠目结舌、大开眼界。

朱湘儿也顾不得了,她在巴蜀时,也就是只在父亲面前装装相,平素在府中本就淘气随意之极,此时重任在肩,哪管别人脸色,这一通急跑,跑得她心跳膝软,奔到杨凌面前又急叫一声:“杨凌!”

随即自己先尖叫一声,然后娇躯扑了过来,把怔愣在当地的杨凌一下子和身扑倒,重重的摔在地上。凤冠飞出老远,假发套儿也掉了,那张小嘴儿正好吻在杨凌的右颊上。杨凌傻了,都忘了后背硌的有多疼,温香暖玉在怀,愣是没一点儿感觉。

中和殿前鸦雀无声,文武百官全成了泥雕木偶。

原来,公主穿的是尖足凤头高跟鞋,鞋底后部有一个长圆底跟,这一路百米冲刺,小公主体力纵好,一双粉腿玉肌也有点儿打颤了,尤其那种鞋她平时不常穿,掌握不好高低深浅,跑下丹陛时一脚踏空,整个身子直扑了出去,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场面。

静,好一阵静,然后成大字型倒下,被另一个娇小的大字型压住的画面改变了。朱湘儿脸色红的快沁出血来,慌慌张张从杨凌身上爬起来,也顾不得淑女形象了,反正也没啥形象了,小姑娘往旁边一坐,就开始放声大哭。

还是一片寂静,杨凌坐起来,右颊上赫然一个红嘟嘟的唇印。他很无辜的看看文武百官,文武百官也很无辜的回看着他,杨凌再看看哭天抹泪儿,比谁都无辜的小公主朱湘儿,只好干笑两声道:“公主殿下,不知有何要事唤住在下?”

“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朱湘儿恼羞成怒,两只粉拳没头没脸的打将下来。

杨凌好歹是个威国公,地位不比公主低多少,而且堂堂男子汉,岂能让一个小女子打得鼻青脸肿、折了威风?杨凌当机立断,马上抱头鼠窜。

朱湘儿让他害的丢死了人,气没出够岂肯甘休,跳起来就追,那只鞋后跟断了,一瘸一拐的不好跑动,发起狠来的刁蛮小公主把两只鞋都踢了下来,光着脚丫子追。

文武百官列队观看,公主赤足追杀国公,真是何等壮观!

跟着司礼太监传旨的两个小黄门儿就是那日听说皇上要和杨凌攀亲家的两个小子,一瞧这光景儿,八成皇上要许的就是这位公主,难怪的大老远从四川调进京城,又加封公主,原来如此啊!终于了解了事情‘真相’的两个小黄门匆匆跑进殿去禀告皇上,正德闻讯急忙跑了出来。

此时杨凌已抓住了朱湘儿的皓腕,苦笑连连的道:“公主殿下,你自己摔了跤,与我何干哪?你说我这冤的……”。

“就怨你!就怨你!”一看到杨凌脸上那个唇印,朱湘儿就无地自容,哪肯承认是自己倒霉。

正德皇帝站在丹犀之上,提足了丹田气,两膀一较力,舌绽春雷、大喝一声:“统统住手!”

哪有统统?全都一动没动,打人的统共也就那么一位而已。朱湘儿终究不是皇帝的亲妹妹,不敢太过放肆,听见皇上来了,气焰顿时便消了,气一消也想起自己跑来丢人的目的了,小姑娘猛的抽回双手,溜起杏目,狠狠剜了杨凌一眼,低声说道:“你夫人传讯,今日万万莫提结党、谋逆等大罪,切记!切记!擦擦你的脸!”

“呃?”两件事,杨凌一件没听明白。

正德皇帝站在台阶上也觉着纳闷儿:今天天气好啊?人真够齐的,文武百官来了,平时不露面的皇亲国戚来了,后宫怎么也来人了?

他看看穿着一双白袜,一身狼狈的站在那儿的御妹,皱皱眉,很威严的摆出大哥架子道:“怎么搞的,跑出后宫,殴打大臣,还这般失礼?”

“我……我……”,朱湘儿喃喃无语,就在这时,永淳让两个力气大的宫女架着。一只脚悬在空中也来了,一听皇兄问话立即答道:“没事没事,皇兄你忙你的,是皇妹听说杨大人进宫了,想嘱他,……嘱他在西效皇庵后殿盖一处静室,皇妹有暇想去陪伴皇姐,静心养性”。

正德一瞧这个妹妹的德性也不比那个好多少,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道:“这事儿至于闹的这么大阵仗?静心养性,哼!朕看你们是该静心养性了,太失礼了。自去皇后面前领受处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