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0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40
A+ A- 关灯 听书

中和殿内,正德皇帝苦笑不得,原本挺紧张的心情,被这两位侯爷搅得烟消云散。殿外众臣抻着脖子,就是不见皇帝宣召,却见无事不登门的两位侯爷急匆匆赶了来,被正德召进宫中,不禁有点莫名其妙,这两位仁兄斜刺里杀将出来,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们干嘛的啊?

中和殿内,只见养尊处优、细皮白肉的洛老侯爷絮絮叼叼还在那儿讲:“皇上,老臣世受国恩。安享朝廷俸禄,子子孙孙,与明同荣,对皇上,老臣是忠心耿耿啊,听说皇上要成立廉政公署,肃贪清吏,老臣年迈,怕误了皇上差使,便派了臣子有为前去,希望他能有番作为、为皇上尽忠。

谁知道昨日给事中黄景黄大人当廷指斥,痛诉小儿骄横跋扈,欺凌言官,皇上,小儿确是年少不懂事,可是老臣家教颇严,小儿真的不敢胡作非为啊,若有过激之举,那也定是……定是受了威国公唆使,或者那官员劣迹斑斑,小儿嫉恶如仇,为大明江山出此败类而痛心疾首才有违规之举,皇上啊……”。

“好啦好啦,朕知道你公体为国,一片忠心。黄景所言,安国侯不必往心里去,朕不会追究他的责任,你且安心回府吧”。

“谢皇上,谢皇上,既受给事中大人弹劾,老臣想要小儿辞了廉政公署的差使,回家闭门思过,以谢皇上宽宏之恩”。

“呃……好吧,朕允了”。

“谢皇上,谢皇上”安国侯一块大石落了地。他正妻只生两女,没有儿子,等到娶了小妾,从二十岁起,两年纳一房,却一个也生不出了,老头儿今年六十八岁,直到十八年前,第十六妾才给他生了个宝贝儿子,洛家的香火儿全指着这个宝贝蛋传继下去呢。

现在刘杨大战,战火所及,谁知道儿子会不会受牵连,就刘瑾那种心胸气度,一旦得势不整治他们才怪。安国侯也知道给事中黄景的一番话不会使皇帝追究这些王孙公子们的责任,而且黄景只是在扩大声势,制造杨凌狐假虎威的印象而已。但他要的就是黄景一句话,借这个机会彻底退出战圈,免受殃及罢了。

安国侯刚刚谢恩,抱着同一心思地建昌侯又出来了,他刚张嘴说话,小黄门又进来禀告道:“启禀皇上,成国公朱刚、驸马都尉秦云珮求见”。

中和殿外文武百官站的两腿发酸,眼见得青日难得一见的皇亲国戚、勋臣公卿们就跟土拨鼠似的,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拨拨的进殿见驾,最后正德皇帝也不耐烦了,下旨不许再放他们进来,但有问起一概问答‘廉政公署解散,概不追究责任’,免得这帮七大姑八大姨的都跑来穷折腾。

随即司礼太监出殿,高声宣道:“皇上有旨,宣百官进殿”。

“咚,咚咚咚咚咚咚,……,犹如一阵战鼓,每个人的心都急跳起来。关心国事的、担心丢官的、准备发言的,一个个紧握双拳,喉头发干。由于站了太久,这一紧张,还有几个急着想去方便方便的,高高在上的大员们,剥去权力织成的神圣光环,与普通百姓也没有什么两样。

就在这时,后宫中有两位衣着华美的俏丽小姑娘急匆匆的向中和殿跑来,后边跟着四个宫女、八个小黄门儿,他们倒不是速度跟不上,只是不敢超越在那两位姑娘前边,这两位姑娘就是永淳公主和湘儿公主。

成绮韵真猜对了,永福公主费尽心机,不惜戴发修行,自夺公主封号,就为了嫁给杨凌。虽说公主身份尊贵,可杨凌对幼娘之爱天下皆知,她想嫁杨凌没可能不讨好幼娘。要是听说韩幼娘求见,如果不是现在是修道者的身份,不亲自迎出来才怪。

饶是如此,不明韩幼娘来意的永福公主也是芳心乱跳,站在庵门儿眼巴巴的瞅着,不知这位杨家第一夫人到底有什么事来找自己。“莫非皇兄对杨凌言明了自己心意。韩夫人才来相见?”想到这里朱秀宁不禁脸红耳热,心中忐忑,可是又觉得皇祖母刚刚过世。皇兄虽然荒唐了些,也不致如此离谱。

这儿正想着,已见韩幼娘大红礼服,冠带整齐的急急走来,由于是为国母戴孝期间,可命妇礼服又是红色的,所以在腰间额外系了条白绫。

两人一见面,韩幼娘见礼参拜,随即按照成绮韵吩咐。开门见山说明危机,永福公主听说心上人有难,怎肯让他踏入陷阱,可一个空门中人,忽然跑去前宫找男人,那也实在太不象话了,情急之下,永福立即命人立即把妹子叫来。

此时,永淳公主和朱湘儿正在练习宫廷礼仪,因为内宫最长者是太皇太后,本该由她主持朱湘儿的册封典礼,由皇帝加冠颁发金册,不料太皇太后一直病卧在床,这典礼始终未成。现如今太后是后宫之主,准备下个月举行册封,两位公主穿着公主参加典礼的全部行头,正在那儿演习呢,忽听姐姐急事相召,两个好姐妹就一起赶了来。

永福公主又把消息说与她们,要她们无论如何,得给杨凌送上一句话。二人闻言马上摆驾中和殿,永淳走到半路越想越急,她已坏了姐姐一次大事了,如果杨凌这次再出事,那姐姐的终身怎么办啊?有得吃总比吃不到好啊。

一念及此,反正有皇兄‘宫奔’在前,小公主一提裙子,也顾不得小淑女的模样了,撒开双腿就跑,她跑朱湘儿便跟着,后边一帮子宫女太监,远比上次正德在夜间女装狂奔更拉风。

跑着跑着,永淳公主由于奔的太快,一下子崴了脚,痛得她蹲在地上眼泪汪汪儿的,朱湘儿忙扶住她问道:“怎么啦?要不要找太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