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9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30
A+ A- 关灯 听书

兄弟我欲哭无泪啊。

我是最重视书评、看每个读者发言的人,那种心理压力有多大?可是我没有因此断了这本书。我很悲凉的在我的PS里哀求大家,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一个安静,请让我安静的把它写完,你不喜欢别看就是了,何必呢?

可是不行,谩骂仍然永无休止,书友之间仍是吵个没完,我忍,继续码我的字。(这里插一句:直到最近,认识了一个作者、他当初也看我的书,认识之后还很得意的告诉我,你把VIP章节全删掉了,幸好我当初全都下载下来了,现在还留在我电脑里,有空就看一看,不过看了真堵心啊。

我说:“那你删了啊”。

他说:“不行,删了我又想看,你什么时候从写一下,把它写完啊?”

我干笑……

估计我请求大家别看别闹的时候,有不少这样的朋友吧。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熬到12点多,眼晴生疼,已经码了七千字了,我刷新网页看了一下,忽然发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那是从我写《颠覆笑徽江湖》时就一直追看的书友,在群里还聊过天,但是已经很久没露面了。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恶毒的骂我,我懵了,我一直发贴追问他为什么,整整追问了七八层楼……他的名字我不想提了,他那千疮百孔的理由和我后来才弄明白真相的所谓原因,我已经知道了,现在也不想说了。

不过就是那一刻,我沉重的心理压力,就象负荷超重的骆驼,这最后一根稻草压上来,我垮了。我删掉了刚刚码完的字,上床睡觉,可我睡不着。

躺到三点多,我爬起来,打开电脑,给我的VIP读者们最后一个交待。

天很冷,我一直不写大纲的,我哆嗦着,把我脑子里想好的故事梗概打出来,交待最终的走向和结局,然后我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对。但是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承受不了了。

很久以后去我的书评区看,我还能看到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的马甲,何来仇怨?

我说不写了,休息了一个多月,心境平息了,于是我换了马甲,从头再来。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从头写,尽管被骂的郁闷。但是我想这么多人反对,总有反对的理由,尽管他们的方式很粗暴,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我成功了。

所以,我威谢那个曾经的朋友,包括无休止的痛骂我的读者们。

成功了,但是我没有变,我还是我,就象现在还放在《颠覆笑傲江湖》作品相关区的那些我亲口答复读者的贴子里表现出的我。爽快重情,只不过被磨励的要成熟的多了。

尽管如此,我有一个永远不改的习惯,看书评。每个人的书评我都看,有些朋友指出我的错误,有些朋友对情节的揣测对我产生启发,可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人的恶意发言、冷嘲热讽,乞的我坐在电脑前浑身发抖。

直到今年六月,我暂居第一大约十天左右的时候,忽然有几个人跑来,锲而不舍的追骂不休、搅得我不得安宁,那时我是月票榜第一,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没有码字更新,我发公告说家里有点事,停更一天。

其实我是用了一晚上时间,写了些推心置腹的话,大约五千多字,反复修改,比写正文还认真,然后半夜一点多发了上去,然后我吸着看回复。

我看到有人恶意的剥离上下文,从中断句来分析我话中有什么含义,我苦笑,这还不够诚意么?我不指望把你们拉回来看我的书,我只是希望大家在网上做个朋友,互相理解一下,写书看书而已,哪有那么多龌龊阴谋?

紧接着,我看到有人对我的五千多字心里话发表了简短的发言,我忘记他的名字了,但是我永远感谢他,他发表了振聋发聩、醍醐灌顶、当头棒喝的二字真言:“垃圾!”

关关不到一年半写了三本书,四百余万字,始终勘不破,始终被这类书评困扰的闹心,直到这一刻我大彻大悟了。

这位朋友,我仍然要感谢他。在《成神》区不断辱骂的人,逼出了《回到明朝当王爷》这本书。这位朋友的一句“垃圾”,使我终于悟过来,从此做到书评照样看,书友照样亲,垃圾贴子无视之的境界,真的谢谢他们,绝无讽刺。

记的还有一件事,我忙忙碌碌的码字,一般十一点就得停,困为我得理顺一下,修改修改以便上传,这样一般时间就在12点左右了,结果就有人恶意猜测,并跑来发言攻击:“他是为了月票,为了让大家不断刷网页加点击”。

我猜他说的应该是推荐票,因为12点后系统给的就是推荐票,而不是月票。另外,刷新首页应该是不加点击的,你得打开故事内容刷,才有点击,我没更新呢、刷首页加什么点击呢?

郁闷吗?郁闷!我改,改成每天中午更新,这下好,我吃完饭,中午在单位还能码一段时间,我的更新字数就是从那时起,比以前大有增加。塞翁失马,焉知非辐?何况我还没有失马。能从逆境挫折中得到好处,是上天对我的厚爱。

不过,那毕竟是不愉快的经历,现在我有十万收藏者,我把你们都看成我的好朋友,如果将来我写下一本你不喜欢、希望你提出正确意见、或者不再支持了,就是不要恶语相向,何苦呢?

说这番话、主要是看到最近有几个熟悉的ID在一位作者书评区的发言,我知道毕竟我们是读者和作者的关系,我无权约束你们,也从你们的发言中看出,你们是真的在看那一本,所以提意见的话,我也不能当你们是给人家捣乱去的,我要是硬出面做点什么,那就有点自以为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