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9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17
A+ A- 关灯 听书

听到成绮韵不拘于一时一地,如此开阔长远的安排,杨凌心中还有些暗暗称奇:这个妮子。老是给他惊奇。旁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这几个地方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战略上的重要性。东北各种原始资源最是丰富,简直拖出森林就是钱,或者迅速转化为战备物资。

江南维系南北,且是大明粮仓,天下税赋十之六七出于此地,经济地位无处可比,如今开海通商,那里更是万舸运集、商贾如云,商机无限的所在。

至于夷州,说实话,那里现在还没有发展起来。无论农业、工业、商业都还很脆弱,在当地更是无钱可赚,可是这个地方如果占据下来,海运成本就将大大降低。做为一支庞大的私人海运组织,如果要在官府之外私设一定的武装护航,夷洲将来……”。

杨凌心中忽地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闪目向成绮韵看去,只见她懒洋洋的躺在怀中,满脸甜蜜和满足,仔细想了想,饶是她聪明绝顶、见识非凡,也决不可能有这样长远的谋划、大胆的设计,这个丫头,怕是一心扑在赚银子上,自己因为预知未来,不免有些疑神疑鬼了。

注意到他地凝视,成绮韵微微抬起翦翦的水眸,嫣然道:“在想什么?”

杨凌忙收慑心神,笑道:“喔,没什么,我在想……怜儿带着孩子,又从没经商经验,至于阿德妮,对大明又不熟悉,她们能承担得了这么重大的责任么?你也真是的,就放心全交给她们了”。

成绮韵格格一笑,说道:“你放心吧,就凭你在江南沿海乃至海外的关系,派个傻瓜就能坐在家门儿里收钱。更何况……怜儿和阿德妮,不但不是傻瓜,而且个个都精的跟九尾狐狸精似的,有吴老先生、徐经公子等人指点,这些事他们胜任有余”。

杨凌轻轻叹息一声,道:“怜儿、盼儿,真有些对不住她们娘儿俩,等刘瑾事了,我就把她们接进京来。以前在朝为官,怕有人以此大作文章,搅了朝廷正事。现如今我只是一个散秩的国公,什么德行有亏,愿意说说去,总不成因为这点事儿罢我的爵位”。

成绮韵俏生生的坐直了身子,嗔道:“就知道向人家问这问那,现在才晓得说刘瑾?你现在发动攻击,可已有了取胜的把握?说出来让人家帮你参详参详,要不这心里总是放不下”。

杨凌象逗弄小妹子似的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成绮韵微微皱起鼻子,双眸一潭春水,刹那间竟有一种少女娇憨的稚美,杨凌看的不由一呆,成绮韵有种被宠的幸福感,羞笑说道:“人家明明比你大着几岁,老拿人家当小孩子”。

杨凌虽知她对自己死心踏地,可那种惊世骇俗的故事也不敢说给她听,便嘿嘿笑道:“韵儿,在江南的时候,好象有个可爱的小女子,就象小羊羔儿似的,不只一晚上颤瑟瑟的叫人家‘轻些个儿,好哥哥……好哥哥……’,唔……言犹在耳,怎么岁数又比我大了?”

“啐!”成绮韵红晕上脸,星眸含晕,羞不可抑的瞪了他一眼,却被他撩拨的春情荡漾,只觉下体濡滑如油,不由夹紧了大腿,抑制着被他挑逗起的骚痒滋味,娇声嗔道:“你快说嘛,可有把握对付刘瑾?”

*********************

“杨凌能掐会算不成?咱家今日先发制人,突然袭击,他竟然也能早有安排,焦芳那个老贼带人公然跟咱家打擂台?还有杨慎!该死的杨慎,这几日都是他值殿,咱家都没在意,怎么就忽视了这个小兔崽子,坏了咱家大事!坏了咱家大事!”

刘瑾怒不可遏,张彩等人噤若寒蝉,卢士杰眼珠一转。说道:“公公,杨凌既有早有准备,必定真凭实据在手,恐怕……他抓捕科道官员的那些罪名,都是给公公您看的。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您不法的证据啊。事已至此,公公何不现在入宫,立即去见皇上表述一番忠心,皇上重情,只要有了先入为主之念,明日或可有惊无险”。

刘瑾眼睛一亮,忙道:“对呀,对对对,百官逼宫要害咱家性命时,咱家还不是一哭扭败局?我马上回宫”。

张文冕被刘瑾在六部里委了差使,不过品秩还不够上殿站班的资格,所以知道消息最晚,这才刚刚赶到,所以知道一些散朝之后的事情,忙道:“公公,现在怕是来不及了,李东阳进宫见驾之后,圣谕就出来了,提前宫禁,今日皇上谁也不见”。

刘瑾一呆,继而大怒:“李东阳这只老家贼,咱家还当他是好人,原来也是绕着弯儿整人,一定是他建议的!一定是他建议的!李东阳老贼,焦芳老贼,杨廷和老贼、王华老贼、杨一清老贼……统统都是老贼!”

刘瑾正骂着,罗祥急匆匆的赶了来,一听刘瑾正慷慨激昂的声讨满朝老贼,吓的也没敢言语,连忙站到了一边儿,刘瑾骂完了,看看罗祥,眼圈儿一红,忽然哭了:“一群喂不饱的白眼儿狼啊,罗祥,人皆称咱们是八虎,可谁跟咱家一条心呐,就你还肯来看我。”

罗祥摸着鼻子心道:“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我来……我来是要银子的啊,内厂的生意又亏了,还得公公先给垫上,这……这是谁那么本事,居然把刘公公给气哭了?”

罗祥也不敢说来意了,只好含糊地哄道:“公公莫要生气,总有法子的,总有法子的”。

刘瑾抹了一把眼泪,哽声道:“老罗啊,爷们不是生气,也不是害怕,爷们伤心啊。你说说,咱们算是什么人呐?皇上身边一个奴才,陪着小心、看着脸色过日子,做什么还不都为了哄皇上开心,咱们做奴才的就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