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9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08
A+ A- 关灯 听书

杨慎、黄景好象压根没看到正德的表情,两个人越吵越凶,正德也越来越不耐烦。无论是黄景指责杨凌擅权专断、昏匮无能还是杨慎指责刘瑾贪墨成风,搜刮民财,正德皇帝都不愿意听。那是他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信任的人。

“杨凌在外边帮他打江山,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今年两次祭告太庙,风风光光,那种荣耀如果不是杨凌,能这么扬眉吐气吗?

父皇临终,只给了朕这么一个可伴终生的股肱之臣,杨卿也争气,尽给朕长脸了,从来没有他办不成的事,而且用不了多久那就是朕的亲妹夫了,他昏庸无能?你找个能的来朕瞧瞧。

至于刘瑾,那是从小侍候朕的人,要说他占点小便宜,朕信,其他的这些,什么买官卖官,什么搜刮民财、什么索贿百官,可能吗?杨慎的哪件事都和钱挨着……,唉呀,朕这两年手头紧呐,全仗着刘瑾给朕张罗,别是因为这个才招人恨的吧?这些科道官,一向哗言取宠,一粒芝麻在他们的嘴里也能说成西瓜!”

尤其是,黄景为了博得百官同情,把那些少爷兵、太子党说成了土匪,而科道官则成了无辜的受迫害者,那番惨景描述出来就象他亲眼看见的一般,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偏偏正德是自从一上任就被科道整得狼狈不堪的荒唐皇帝,越听越高兴,这回可算是解了恨了。

他正想把这俩斗鸡似的给事中给撵下去,殿上忽啦站出一片,张彩、刘宇、曹元等刘派大臣同声应和,指责杨凌破坏科道,以致天下士子失心,请求皇上严惩。

焦芳眯着眼睛一看。就知道大决战开始了。老头儿吸了口长气,心中暗道:“老夫都八十了,也没几年好活,夹着尾巴做了一辈子受气官,我招谁惹谁了,可就连刘健、谢迁都挤兑我,要不是杨大人,哪有我今日扬眉吐气?

大儿子现在做着官呢,小儿子、大孙子还没着落,凭杨大人的本事,什么地方安排不了。至少去四川做着官,蜀王爷肯定庇护他们。行了,没啥牵挂了,砂锅子捣蒜,我一锤子买卖,大肚子走钢丝,我铤而走险。要是杨大人倒了,我就是背锅翻筋斗,两头不落实,常言道士为知己者死,成不成的就今个儿了。”

老焦做完了战前总动员,一拂长长的白须,噌的一下蹿了出去,高声喝道:“皇上,据老臣所知,吏科给事中杨慎所言,句句属实,臣请我皇严查,惩办国之大贼,以正朝纲、以清吏治、以抚民心!”

王华、杨一清、李铎等官员就等他的信儿呢,一见老头直指刘瑾为老贼,分明是图穷匕现的最后关头,立即应声而出,蛰伏已久的杨派官员全体登场,开始反击。

正德看的两眼发直:昨儿不还好好的吗?这是为什么呀,怎么两个小小的给事中吵架,蹦出这么多帮腔的?满朝文武,几乎全出来了,唔……还好,还有一少半没动弹。

正德正暗自庆幸,杨廷和若有深意的看了眼站在最前边的儿子,心中深深一叹:“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杨凌有了多大把握,现在就敢和刘瑾决战,可是这一战如果输了,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已经无法做伏兵了,哪怕为了儿子,现在也只能赤膊上阵了”。

杨廷和终于也一步迈了出来,俯身道:“皇上,臣也弹劾刘瑾,刘瑾纳贿自肥、专权乱政、一手遮天、飞扬跋扈,皇上应予严惩”。

杨廷和一站出来,原本就跃跃欲试的清流派立即一拥而出,呼啦一下全跪了下去,同声应和领袖的理由,这一下朝堂上站着的就没剩几个了,全是混吃等死的糊涂虫,这些人左看看、右看看,大家都跪着,自个儿站着不太好看,于是也悄没声儿的跪下了,也不言语,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赞成哪一派的。

正德真的傻眼了,满朝文武全部下跪,一伙人吵着要求罢杨凌,另一伙吵着要求除刘瑾,这下可不能再装糊涂了,这下怎么办?正德瞪着眼瞧了半天,也不知是该查杨凌还是办刘瑾,正发懵的时候呢,一个小黄门匆匆入殿,高声宣道:“李东阳大学士上殿见驾!”

*********************

李东阳回来了!

刘派一惊:这下子可又多了个对手了,平时李东阳对刘瑾那也是恭恭敬敬,有闲空的时候还请他喝顿酒,可是官场上整天一块儿喝酒的也未必是朋友,杨廷和公然站在杨凌一边,李东阳还跑得了吗?

清流派和杨派却是心中一喜,又来了一个重量级人员,自己这一派说话更有影响力了。

李东阳这一路悠哉悠哉的蹭时间,即便收到太皇太后病逝的飞马快报了,还是装作身体衰弱,快行不得。一天几十里的晃,因为他还摸不准京里的情形,不知道杨凌到底何时动手。他是内阁首辅,如果回去早了,很多事就要首当其冲,对于一个有经验的官场老油条来说,最不利的局面就是过早的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让人明白自己的目的和言行,哪怕他不是唱主角的。

直到他派往京师的家人传来消息,杨凌开始整顿科道了,李东阳才突然加快速度,日夜兼程的往京师赶。别人都猜到杨凌这是借力打力,趁机把科道重新从刘瑾手中夺回来,李东阳却看出了他更深一层的含义:举火燎原,人人势危!

当人人都陷入危机的时候,无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需要领袖出来承担一切是必然的结果。这一次,是杨凌和刘瑾的最终决战了,胜负在此一举,做为一位托孤老臣,他岂能置身事外?

正德被这种满朝文武全部参予的大决战场面吓呆了,如果换一个被弹劾的大臣,他不会这么失措,然而现在要他斩去一条手臂,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就在这时,李东阳到了,正德大喜,竟然一下子从龙椅上站了起来,高声道:“宣,快宣李爱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