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8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2:06
A+ A- 关灯 听书

张彩双眼一亮。说道:“妙计,卢公子这是以火灭火呀”。

刘瑾眨巴眨巴眼,问道:“什么意思?”

张彩笑道:“卢公子的意思是,找清流的毛病,然后弹劾告状,让整个科道陷于瘫痪,到那时一些有远见的官员就会担心局势失控、查考已经变成一场大乱,再查下去就会两败俱伤。整个科道完全受到破坏,他们就会上折请皇上停止查考。”

张文冕看着卢士杰自矜的笑意,缓缓道:“恐怕………还不止吧?”

“当然不止”。卢士杰微微笑道:“做天子的,关心的是天下,追求的是太平,而不是嫉恶如仇的快意。想有所做为的皇帝,都希望变法、改革,可是如果变革已经到了影响他的江山稳固的地步,那天子就宁可杀掉自己一直支持的那个人,那个替他变法改革的人来稳定江山、平息民怨、平衡政局。

这种事,自古有之。惩贪亦如是。皇上倒不会杀了杨凌,但是如果都察院、翰林院、六科十三道全都陷入混战之中,皇上就得息事宁人,放弃查抄,以求政局稳定。随后,公公您就可以具折上奏,弹劾杨凌考察中营私舞弊,专横跋扈,把他的气焰打下去,这一次若败了,他一个不涉政的在野国公,势必军心溃散,从此难成威胁”。

刘瑾的眼睛亮起来,咬牙切齿地道:“好!还是卢公子高见啊!杨凌、杨凌!咱家一直不想和你正面交锋,你倒自鸣得意、得寸进尺了。现如今可不是你把持着内厂、凌驾于咱家之上的时候了,满朝上下都是我的人,我不整得你灰头土脸,我就不姓刘!”

随着贪官一一落马,手下那帮纨绔子弟敬业精神极度高涨,平时也不再谈论什么风花雪月,张口就是朝政、就是肃贪,一个个都变成了热血沸腾、关心国事的少年读书郎,父辈祖辈再三嘱咐低调、混日子,莫当出头鸟的话,早扔到了九宵云外,一个个很早就赶来上班,讯犯人、整理材料,这些人要说文化素质能力还是有的,一正经起来,还真没几个不堪用的废物。

可是杨凌却极是无聊,这样迂回作战,稳扎稳打,虽然妥当,却没有太大的**,所以当刘瑾残余的一些科道官员开始反击,对清流派大作文章的时候,杨凌不觉精神一振:小弟出马了,老大也就不会远了,很快刘瑾就要和自己正面作战了。

焦芳坐在他的书房里,微蹙眉头,捻着胡须道:“刘瑾的人弹劾齐御使瞒丧科考,齐御使为官清廉,是佥都御使的得力干将,瞒丧科考,有亏德行,如果属实,这官是做不得了”。

杨凌微笑道:“阁老不必担心,刘瑾是黔驴技穷了,这位齐御使做官十三年了,查他十三年前瞒丧参加科考?够他查一阵子了。再说杨廷和并不简单,他的人还能不舍力去保,就算他不行,杨慎这小子诡计多端,也会帮着老爹出出主意的。”

焦芳摇头道:“光他一个也还罢了,刘瑾的人弹劾的可不在少数啊,其中有些墙头草,还有一些是清流派,门下以为,这是刘瑾有意把声势造大,让皇上心中不安,从而中止查考”。

杨凌道:“不能一直是我冲锋陷阵,杨廷和坐享其成嘛。刘瑾在科道里已经没剩多少人了,他应付得了,让他们打嘴仗去,剩下几条小鱼小虾,留给杨廷和收拾吧。阁老不必操心这些事,要注意新科的进士们,挑选些德才兼备者候着,科道之乱,必须尽快平息,那时就需要这些人补充进去。”

他慢慢坐直了身子,缓缓地道:“从现在起,我不再查考新的官员,只专心把这些被捕官员的案卷整理好,把涉及刘瑾的罪状准备齐,如果我所料不差,马上就要和刘瑾正面交锋了!”

杨凌一语中的,刘瑾和杨廷和在杨凌的兵马还未撤尽的战场上,杀气腾腾的展开口水大战,比着赛的往正德那儿扔了三天奏折之后,户部给事中黄景早朝时具折上奏,于战火硝烟的百万军中直取三军主帅,弹劾杨凌庸横无能,有亏圣意,考察科道株连无数,以致科道衙门全面瘫痪,帝国监察无人可用。

面目微黑的黄景掷地有声的道:“请皇帝速速罢斥杨凌的差使,以清政本、明法典!”

很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几日焦阁老安排的站殿值班给事中一直都是杨慎,这一对儿在开‘揖会’时演过全武行的冤家在金殿上又掐起来了,黄景话音刚落,杨慎就挺身而出,参劾刘瑾,说是科道贪腐官员多出刘瑾门下,还拿出了吏部官员任命卷薄中许多刘瑾予以干涉的手迹。

两大巨头同时遭人弹劾,满朝文武顿时精神一振,就在此时,李东阳从南门,成绮韵从东门,也进了北京城……

********************

PS:在PS里要月票,主要是提醒手中还有有票,而且愿意投,只是经常看完就关网页,会忘记的朋友,其他朋友请无视之,否则老听听这话,你会起耳茧滴^_^

你们的能量很大啊,距月票年度第一还差七千多票,结果偶滴雄心还是野心?反正是偶滴心,被你们捧滴跃跃欲试滴~~~:)

第357章你战我战

朝堂上杨慎、黄景唇枪舌箭,寸步不让,文武百官看的津津有味。不过正德皇帝却坐在上边,脸拉的长长的,气色说不出的难看。

今天要集中力量攻讦杨凌,刘瑾托辞生病,在自己府中,压根没来宫中。司殿当值太监是那个憨厚老实的杜甫,杜太监见皇上脸色越来越难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禁也换上了一副苦瓜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