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8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1:47
A+ A- 关灯 听书

人群中立即跟出一批官员,一一拱手道:“皇上英明,臣等附议”。

正德一看,欣欣然道:“众位卿家既然也赞同这个方法,你们看皇亲国戚、勋臣功卿之中,何人可以奉旨办差呀”。

这套迷踪拳打的,刘瑾眼花缭乱。到现在才看出点门道儿来。张彩、曹元却比刘瑾还早了一步,意识到焦芳、杨一清这个双簧暗藏的杀机,两人立即向刘瑾连打眼色,不料刘瑾正盯着杨凌,满脸狐疑的揣测着这些人的真正用意,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眼色。

张彩见皇上也允喏了,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心中一急,来不及再征询刘瑾意见,慌忙出班奏道:“皇上,既如此,臣举荐成国公,成老公爷年老德昭,威望卓著,可堪此任”。

勋卿之中也只有成国公的威望、人脉能和杨凌抗衡,提出他来,才能堵别人的口。况且这位老公爷深谙保身之道,从不轻易得罪人,他就算再看不惯,也不会冒着得罪刘瑾的风险大肆整治刘瑾一派的人,如果只是抓出几个人来敲打敲打,应付差事,那就伤皮不动骨,没什么大碍了。

刘宇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悟了杨凌的动机。杨凌费了偌大的力气,不但连消带打,化解了午门百官受刑的危险,而且利用百官要求皇上罪己改过的机会,反将了一军,这是要趁机打压刘公公在科道里的势力呀。

刘公公趁着杨凌代天巡狩不在京师的机会,又请旨着吏部考核官员、盘查府库、整治贪污,十八般武艺几乎全拿出来了,才在一直以来坚定的站在内阁一边的科道里拥有了一席之地,使得科道陷入瘫痪,再无作为。

李东阳,杨廷和现在拿刘瑾毫无办法,甚至一直示弱退让,就是因为科道已无法形成一致的典论,无法再对皇帝产生影响,杨凌这是要借机会整顿科道,驱赶刘派呀。

朝中权力一向掌握在两股势力之中,一个是控制着官员定级、考核、授衔、封赏的吏治系统,一个是监察百官、巡视郡县、纠正冤狱的科道系统,如果被杨凌得手,科道重回李东阳,杨廷和之手,那他们就可以和刘公公分庭抗礼了

刘宇改投刘瑾门庭后,一直有些心虚,不大敢和杨凌朝面,可是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出班奏道:“皇上,这个办法很好,臣觉得成国公威望虽著,但年老体衰,未必合适,寿宁侯张鹤龄身为皇亲,可做合适人选”。

监察御史王良臣闻声反对道:“若用寿宁侯,莫如委驸马都尉蔡震为钦差了了!”蔡震娶的是英宗的三女儿淳安公主,辈份非常高,正德皇上还得叫他一声姑祖父,为人也是刚正耿烈,自然可用。

刘瑾恨的直想骂娘:“这帮蠢材、废物,帮着出什么主意呀,用什么人都不如让皇上收回成命的好,你们倒是出面反对呀,你们一反对,咱家立即帮腔赞成,说不定就劝得皇上回心转意了。你们这一推荐人选,此事不就成了定局么?若派勋臣功卿,怎么可能少得了杨凌?混帐,全都是一群混账!”

其实他倒委曲了这班手下了,杨凌一提出这个建议,他们就想出面反对了,可是万万想不到一直为杨凌摇旗呐喊的老焦芳先蹦出来唱反调了,焦芳是内阁大学士,李东阳不在,焦芳就是内阁的老大,地位比他们高的多,总不能和焦芳抢着说话呀,只好先看看焦芳为啥‘窝里反’。

焦芳说出地理由十分有力,连皇上都动摇了,哪还用他们出面?可谁知道杨一清又蹦出来了,这个读书人的败类,一个大兵痞子真比焦芳还损,一开口先故弄玄虚说是皇上想到了办法,然后才替皇上说出来,皇上都承认是他的主意了。哪还有胆子反驳呀,事到如今,只有拼命补救了。

杨廷和冷眼旁观,已经看地明明白白。他也受够了刘瑾的气,早就希望抬出杨凌制衡刘瑾,对此当然不会反对。所以虽然对杨一清非常不爽,还是出班奏道:“皇上,目下就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又何必舍近求远呢?臣举荐威国公杨凌查勘科道”。

礼部尚书王华、工部侍郎李杰、礼部侍郎李铎、刑部侍郎魏绅等一批官员立即一窝蜂的响应道:“臣附议!”“臣等附议!”

在正德心中,杨凌自是最佳人选,杨廷和等人的举荐正合他的心意,正德看了眼一直束手静立在旁的杨凌,有点过意不去的说道:“杨卿,既是众望所归,你就勉为其难吧。

朕知道,你正月里还在外忙碌,着实辛苦了些,现在又负责皇庵事宜,这样吧,皇亲国戚、勋臣功卿,你尽管挑选。多找几个帮手,就能轻松一些”。

杨凌淡淡一笑,斜睨脸色铁青的刘瑾一眼,长揖道:“食君之禄,为君为忧,是臣子的本份。臣必尽心竭力,整肃科道,请皇上放心!”

*********************

鸳鸯绣枕叠在一起,杨凌高躺于上,双手枕在颈下,满脸惬意的笑容。这是玉堂春的闺房,公爷府经过重新修缮整理后,取消了两间房子中间的储物室,房里大了,绣床也换了张更大的。

玉姐儿身着一袭雪练般的白罗轻裳,肩若削成,腰系丝带。她正蹲在床边为杨凌洗着脚,人蹲在那儿,薄如蝉翼的轻纱内,淡色抹胸的边缘坟起两痕诱人的脂玉,玉腹平坦细窄,香脐浑圆浅显,纤腰不堪一握,**修长洁白。

刚洗净了的身子,樱唇粉嫩,两颊虽未涂抹胭指,却淡淡如烟霞、如粉蕊,一头湿润的乌发青丝松散的披下来,更映得那俏脸柔媚可人,呈现出一种娇艳欲滴的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