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7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1:30
A+ A- 关灯 听书

上书的一百多个官员全部奉圣谕在午门罚跪,这些低阶官员本来没资格上朝,可是现在和上朝的文武官员一样很光荣的每天早上到皇宫上班了。一大早,所司衙门的首领官员领着他们,排着整齐地队伍赶到午门口,锦衣卫点名之后开始下跪。中午不管饭,但是允许家属送饭。跪到傍晚再点名,由其衙门首领官员领回去,然后解散。

内阁和六部九卿等官员不能再表示沉默了,纷纷上书请求皇上赦免,正德皇帝还是留中不发,紧接着又有几位官员继续上书求赦,包括王鏊等老臣,正德回复:“一起去午门跪着去!”

先期被抓进大狱的官员们也带着镣铐加入了罚跪队伍,这些官员白天跪在那儿互相聊天扯淡,晚上回家接着写奏折,就是没有一个屈服的。

正德气的脑门生疼,刘瑾察言观色,一旁小心进言道:“皇上,您罚这些官员下跪,反思已过,可是他们根本不知悔改,一个个膝下藏了厚褥,跪坐在那儿聊天打趣,身旁居然还有茶水点心,真是成了大笑话。依老奴之见,不如对这些官员动用廷仗,吃了皮肉之苦,谅他们不敢再如此嚣张”。

“廷杖?一百多人同时廷杖……,正德略一犹豫,点头道:“好,就好好教训教训这帮不开窍的东西,罚跪居然还有茶水点心,这班疲怠家伙,让他们吃些皮肉之苦也好!”

刘瑾心中暗喜,连声答应着,嘴角攸地闪过一丝阴毒地笑意。杨廷和够奸,奉行中庸之道的王华更奸,这对老滑头始终不当出头鸟,害得刘瑾一直无法对其反动蓄谋已久的反攻,趁机夺下礼部,甚至把杨廷和哄出内阁,安插自己亲信。

在午门下跪的可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人,那全是清流派的中坚和未来的希望,如果一顿廷杖打死几十个,就算明知前边是火坑,杨廷和与王华也得硬着头皮往里跳,大事定矣。

刘瑾一溜烟儿传旨去了,锦衣卫,大汉将军,东厂番子……,大队人马突然出现在午门外,前边一排提着廷杖刑棍的大汉,跪在那儿喝茶吃点心的官员顿时一静,片刻功夫,他们就看出,皇上要施廷杖了。

这些低阶官员的眼睛攸地亮了起来:廷杖!多么荣耀!它代表着高尚忠贞,如果被打死,自己这个默默无闻的人将永载史册。如果不死,今后走遍天下,都会受到朝野的尊敬。廷杖简直就和‘文正’的谥号、内阁首辅地官职一样,是一个人臣毕生梦寐以求的待遇啊。

行刑队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受虐狂’们吃饱喝足,该去方便的也都收拾停当,等着屁股挨揍了。内阁大学士、六部九卿闻讯齐趋御前求情,在此之前,两匹快马就飞驰出京,直奔西郊去了。

杨凌一直在关注着朝中地一举一动,正德被官员们攻讦的焦头烂额,他一清二楚,一些冒失的官员触怒天颜,因而送命丢官,他也心中有数。他也急,但是时机不对,这一招攻出去就毫无杀伤力,不是因此把自己拖进去,树为百官之敌,就是被刘瑾轻而易举的化解攻势,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

他必须象一个猎狐的猎人一样,拿出最大的耐心等待,等待最佳的机会,等到皇帝和文武官员都感到骑虎难下,都感到矛盾难以化解,对方难以屈服,有心将其消弥却无法抽身后退的时候,才能轻轻松松,以四两拨千金。

消息送到,杨凌正抱着儿子站在教堂角楼上看风景,一听这消息,杨凌喜出望外,机会终于来了!

正德皇帝此举,已表明他决不会屈服,这种在一些官员们看的比天还大的事,在不守规矩的正德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世人虽然都认为正德荒唐,但是正德却绝不干他自己认为荒唐的事,因为免予臣子下跪就下罪己诏,在正德眼中就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情。

然则事情闹到这一步,一直站在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静观放任低阶官员打前阵,以观风色决定行止的高层官员,派流首领们必然也萌生了退却之意,这顿廷杖打下去,将把官员彻底推到和皇帝对立的立场上去,他们做为领袖,也不得不赤膊上阵,硬着头皮为小弟们讨公道,结局唯有两败惧伤。

双方都出尽全力,又满心希望能有个机会把自己和对手分开的时候,就是他威国公闪亮登场,扭转大局的时刻了。

杨凌抱着儿子大步流星赶回府去,赶到后花圆,叫起正手牵着手儿坐在假山后边窃窃私语的大棒槌和云儿,把儿子交到云儿手上,对大棒槌高声叫道:“棒槌,去,把本公爷的马牵来,立即进城!”

玉堂春闻声忙从花厅里走出来,抚着如云秀发道:“老爷,您要进宫?”

杨凌威风凛凛,犹如要出征打仗的大将军,斗志昂扬的道:“不错,快把我的奏本拿来,我要马上进宫向皇上覆旨!”

玉堂春急忙回到内书房,取出帮他整理豢清的一本册子交到杨凌手中,杨凌拿在手中,轻轻一拍,心道:“京师整风,从今日始,这第一张大字报贴出去,不知是谁~~先、倒、霉!”

**************************

PS:本月更26章,30万4千字,十月份继续努力,兄弟没存稿,争取仍然到月末是日更一万吧。月关已经筋疲力尽,诸友也是弹尽粮绝,目前月票距九五一步之遥,不知还有没有余力冲上去,先祝大家国庆快乐,阖家幸福。

不旅游的朋友,咱们‘十一’期间就一起杀刘瑾,钓观鱼,不亦悦乎?^_^

第355章一箭双貂

午门外,东厂番子、锦衣侍卫、大汉将军们已按部就班,列队整齐,就等着司礼监派人正式执刑了。就在这时,一队健骑飞驰而至,马蹄踏着青石板,轰声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