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7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1:18
A+ A- 关灯 听书

两个人在禅房炕边坐下,中间隔着一个炕桌。永福轻声道:“我在佛堂正为太皇太后诵经,听说国公来了……国公是刚刚回京么?”

杨凌道:“我昨日下午回京,因时辰已晚,今日才进宫来。霸州查抄已毕,回来后我去看过皇庵,整体规划已毕。主体部分正在筑基,现在天色也暖了,建造也快,我想到了秋上,主庵就能盖好……”。

永福一边听着,一边提起茶壶为杨凌续上茶水,又从炕桌下拿出一个玉制薰炉,亲手放入香料,动作不急不缓,优雅美丽。

做好了这一切,她就带着浅浅的微笑,注视着杨凌的脸庞,倾听着他说话,虽然杨凌讲的都是些枯躁的事情,什么查抄了多少财产,变卖折现后是多少银两,白衣庵现在规划建造的情形等等,她却似听的津津有味,一双宝石般的星眸澈如泉水,深深的望住了杨凌。

絮絮的说着话,杨凌被那双眼睛看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察觉了他的不安,永福也惊觉自己盯视人家太久,忙含羞移开目光,望着熏炉中淡淡缭绕而起的香雾,轻声道:“秋天么……秋天主庵就能盖好……”。

眸光一闪,犹如烛花一跳,永福好似从什么思绪中刚刚跳醒出来,低声道:“国公刚刚回京,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至于修庵、用度这些事,我也就是听听,你作主就好了”。

那含情脉脉的一瞥,可不象个六根清净的出家人,杨凌的汗毛忽然竖了起来,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局促的起身道:“今日刚刚进宫,还未见过皇上,如果……如果没有旁的事,我先告退了”。

永福有些失望,可是又想不出借口留客,抿了抿唇,她乖顺的点头:“那……我送国公”。

杨凌忙道:“不敢不敢,公主请停步,呃……修缘居士请留步,我……我……”,杨凌一拱手,忽地触及袖底一物,声音不由一顿,忙从袖中翻出那串手链,说道:“啊,我在霸州,发现这串红玉珠子很是可爱,特意携进京来,奉与殿下”。

永福眸光掠过一抹不敢置信的惊喜,盯着那串红珠,似欲伸手接过,却又收了手,讪讪说道:“我……我现在是修行之人,要这东西做什么?”

杨凌忙道:“这个……这是一串念珠,杨凌无意间寻到,觉得与殿下最是相配,是故冒昧奉上,但愿殿下不嫌弃。”

永福闻言迟疑了一下,这才接在手中,轻声道:“多谢国公”。

杨凌忙躬身道:“不敢不敢,殿下留步,我告退了”。

目送杨凌匆匆离去,永福公主幽幽叹了口气,这才低头打量那串所谓的念珠。这是念珠?分明是一串手链嘛,她掀起衣袖,把手链套上。纤巧白晰的手腕从衣下露出少许,宛如一管打磨晶莹的美玉,那串彤红的珠子一套在皓腕上,白的白,红的红,都是一团粉润,说不出的明艳。

摩挲着腕间光滑温润的珠子,永福公主痴痴出神:秋天,秋天就要搬到杨凌的宅邸前去住了。唉,以前只愁两人之间天渊之别,永远没有机会,可是如今似乎有了机会,但他不知自己的心意,又岂敢越雷池半步?刚刚的只多看了他几眼,就把他吓跑了,还身经百战的大将军呢,那点小胆,真不男人,被他气死了。

可要说他不懂自己的心呢,偏又送了自己这串珠链,要如何与他接近?杨凌啊杨凌,我朱秀宁为了你,可是连出家的手段都使出来了,这层窗户纸还要我来点破么?难不成……难不成还要我这小尼姑放下身份去勾引你?

“啐啐啐”,一念及此,永福顿时面红耳赤,为自己羞臊的无地自容。

“姐姐在做什么?喝茶喝到了茶梗么?”永淳和朱湘儿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正碰见永福公主想的忘形,含羞自啐。

一见妹妹到了,永福公主更加害羞。忙道:“没……没……”。

“没什么没?内务府好大的胆子,合着教训还没吃过,真当我姐姐出了家呢,供应的什么破茶呀,居然有茶梗?”

永淳公主火气不小,方才和朱湘儿躲在外边偷听,姐姐温吞水似的,明明爱煞了人家。偏就不敢说一个字,把她急的要命,结果杨凌好死不死的,居然送给姐姐佛珠,真是气人,他还挺愿意让姐姐出家的呀?

小妮子为此愤愤然的,结果一冲进来又以为内务府拿劣茶侍候姐姐。永淳公主撅着嘴儿正生气呢,忽地瞥见姐姐腕间红光一闪,定睛看了看。永淳不由惊咦一声:“姐姐,你不是什么首饰都不要了么,什么时候又配了串珠子……”。

朱湘儿抓住永福的手,仔细端详的那串红玉手链,啧啧赞道:“哇,晶莹剔透,赤红如血,是最上等的玛瑙手链呢,好漂亮,难得粒粒饱满圆润,大小如一”。

永福慌忙褪下衣袖,羞窘的道:“没……,这不是手链,这是……这是杨大人送我的一串念珠”。

永淳呆呆的问道:“念珠?念珠是这么戴的么?”

永福公主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象只跳进油锅的虾子,恼羞成怒的分辩道:“我说它是念珠,它就是念珠,要不然你们说,它是什么?”

永淳一见皇姐要抓狂,忙不迭点头道:“念珠,念珠,这就是念珠!”

朱湘儿也小鸡啄米似地道:“对对对,分明就是念珠,呃……杨大人送的念……念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永福公主心里怦地一动:念珠,念朱,杨大人念朱……,是这个意思么?他是秀才出身,这些借物喻情、拐弯抹脚的手段他一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