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5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0:41
A+ A- 关灯 听书

***********************

各地的衙门,随着各地贫富和民俗,建筑的规格和形式多少会有些差异,但是大堂却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随着衙门大小,大堂的空间大小有所不同而已。

大堂,是问案的所在;二堂,是办事的处所,三堂也是问案的地方,但只用来秘密庭讯之用,重大的以及有伤风化的刑案,皆在三堂讯问,通常是禁止旁听的。

一大早,霸州府就提审人犯,进出尽在三堂。官员贪腐公示与百姓的是他们的罪行,朝廷体面要顾,很少问贪官容许百姓旁听,让他们详述如何坑民害民、以免激起百姓对朝廷的愤怒。

天刚蒙蒙亮,三堂内灯火通明,但是却一片萧杀肃然。一片铁镣声响,堂上惊堂木一拍,就开始宣判罪刑,三班衙役全部到齐,堂内堂外还遍布兵丁。

主审官是新任霸州代知州沐大人,清晨有点冷,再加上心里紧张,沐大人的脸色发青,一个个杀字说出口,他的腿都有点软了,脸色青里开始透白,还真有点儿渗人。那一支支“斩”字令箭也被他扔的有气无力。

公案左右,两人按刀肃立,左边那人官袍一身,一字吊客眉、大嘴岔子鹰勾鼻,正是面冷心热,但是乍一看却叫人心生畏惧的新任霸州推官华钰。右边一人链子甲、红缨盔,佩了军刀,长得削瘦脸高颧骨,一脸尖酸刻薄相,正是霸州游击将军麾下的将官张多多。

这两个凶神再配上中间那位脸上没一点人色儿的沐知州,再有两排手执水火大棍的衙役、数十位持枪佩刀的军兵,把个小小的三堂弄的就象阎罗殿似的。

外边,官兵更是一直排出大门口去,霸州城主要街道布满站岗的兵丁,巡检们提着雁翎刀四处游走,平日冷落的西城法场今日重又用白色的布缦围了起来,三重官兵和一围刀快把法场围的水泄不通,百姓们都知道出事了。

消息迅速传开,无数的百姓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凑上街头互相打听消息。这么大阵仗,不是要杀人了吧?要杀的话能杀谁,是那些没天良的贪心官么?皇上杀人不是都在秋后么?那些都是大官儿呀,这么利索就杀了?

第一缕明媚地阳光晒到大地上时,一阵骚动从远处传来,很久没上油的木囚车发出“吱咯,吱咯”令人牙酸的声音,真的是杀贪官呐!第一辆囚车上是霸州镇守太监张剥皮;第二辆囚车上,是霸州知州樊黑心;第三辆……每一个面如土色的人颈后都插着一支血红的‘斩’字令箭。

百姓们经过片刻的惊愕、狂喜之后,这么多年饱受欺压迫害的辛酸痛苦涌上心头,不知是谁先哭了第一声,顿时犹如一声令下,号啕声大作,满街满巷的百姓都在哭,若是骤然经过的人想必还会以为囚车中的人不知是怎样爱民如子的好官,竟搏得百姓们如此的爱戴。

辛酸喧泄未尽,愤怒油然而起,顺手抄起的砖头石块,在咒骂声中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下,蹲在自家矮墙头上喝粥的汉子们顺手把大碗也扔了出去,然后嚎哭着追打着囚车向法场走去,守卫的官兵、衙役为免受池鱼之灾,迅速逃离囚车,在百姓们身边形成一道人墙,阻止他们追打到车前,却不禁止他们投掷东西。

贪官们还没被押解到法场,就被打得丢了半条性命,被拉上刑台验明正身时,满脸乌青血污、一头残羹剩饭。就是他亲妈也认不出来了。

三通鼓响,华推官挑着一对吊客眉,一瘸一拐的走上了监斩台……

杨凌抢在圣旨到来之前动手了。他以正德皇帝旨意允准从速、从简、从重处理霸州贪官一案、迅速平靖地方民心为由,宣布霸州镇守张忠、知州樊陌离、霸州知州桂丹等三十一人斩刑,勿需朱批秋后问斩,立即枭首示众,其余三十余人分别处以罢官、充军、发配、坐牢等刑罚,快刀斩乱麻,对这群贪官迅速进行处置。

杨凌并未候在知州衙门,宣读了旨意令沐知州执行后他就返回了行辕,并携走了霸州官吏贪腐成案的卷宗。正德虽下旨由他全权处理霸州一切事宜,但是身为臣子最妥当的方法当然还是把处理结果禀明正德,得其首肯为宜,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了。

刘瑾利用太后太后驾崩这个机会,借势用力,连消带打,使了招釜底抽薪之计把他调回京城。一旦由梁洪接手这些事务,无论是从他和张忠的私谊,还是刘瑾那层关系,梁洪都可能替这些贪官们开脱。

而且太皇太后驾崩的消息一旦传来,也不便再施杀伐。案子要是旷日持久的拖下去,谁也无法预料到那时事态会如何发展,如今唯有快刀斩乱麻,抢在三天之内把此事解决。

号炮声响起,一声、两声、三声……

三十一名贪官被斩,人头结成一串,系于高杆之上示众,三日之后才允许家属收敛尸体入葬。百姓们犹不退去,围拢在旗杆下犹如过年一般。

这时候,忽然有六七辆小车推到了法场旁沿路叫卖,车上载的竟满满的全是爆竹烟花。正无法表达内心喜悦的百姓大喜,纷纷抢上去倾其所有购买鞭炮,价钱虽比破五之前还贵了十倍,百姓们也蜂拥不退。

那些富绅财主尤其憎恨惧怕张忠,此时更是砸出大把的银子,买来小山的爆竹令家丁燃放庆祝。钦差副使梁洪躲在暗处乐的眉开眼笑,这个没出息的一听说杨凌要处斩霸州贪官,受上次四大神棍的事情影响,福至心灵,又想到了赚钱法子。

霸州所有没卖完的爆竹烟花全被他低价收购了来,又派人连夜去周围府县搜刮,足足弄回来二十多车,现在霸州大街小巷叫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