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5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0:32
A+ A- 关灯 听书

如果大明军队皆是这样的配置,在平原上应该足以对抗蒙古铁骑了,不过由于机动力原因,这样的配备适于防守和决战,如果用来进攻,被蒙古人在一望无边的草原上拖着走,那就另当别论了。

战火硝烟中,一骑飞来,奔到张寅身旁,凑近了低语几句,张寅抬手一挥,召过中军官道:“今日到此为止,收兵回营!”

号旗升起,正厮杀冲锋的大军顿时为之一静,军队开始井然有序的退去、整队,迅速形成一个个方阵。张寅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大军才是虎狼之师啊,自己在陕西造反时组织的所谓香军,实在难以和这样的精兵抗衡。

弥勒教主李福达,最初走地是贫民路线。在乡间发展势力,蓄势造反,可惜却屡屡失败,最后带着搜刮来的钱财和教中精英一走了之,另辟蹊径,开始走上层路线,引诱一些达官贵人入教,并安排教中精英份子混入大明朝廷,到目前为止进展顺利。

李福达对此欣喜若狂,以为终于找到了迅速扩大势力、同朝廷抗衡的手段,不过这条路同样是旷日持久,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虽能令行禁止,令全军上下俯首听命,却没有把握一旦举旗造反,这些精兵是否仍舍命追随。

大军整队回营,李福达,化名张寅的李福达一马当先,率着他的亲兵侍卫们已驰出校场,当先回营了。

“大人,军饷已经迟发了快一个半月了,军中怨声载道。昨日关指挥笞打了十余个兵卒,才将骚动压制下去,不过士兵们不满情绪仍在增加”,说话的是张寅的亲兵。他的近身侍卫全是弥勒教中从小训练出来的,忠心耿耿、武艺高强,不过身边虽无旁人,他们已习惯了军中称呼,为了怕万一失言叫出教主的称呼来,无论是否人前人后,一概以大人称之。

张寅说道:“再压三天,然后再把饷银发下去!”

“是!上一次压了一个月,军需官发饷银时还说,饷银被朝廷克扣的厉害,这回发的有五百两是大人您掏的私囊,官兵们都感激万分呢,这次压了一个半月,也就是相信您,士军兵才只是发发牢骚,没有什么异动”。

张寅微微一笑没有搭言。要找些借口拖延饷银发放自然容易,而且军需官也是他的人,大明气数未尽、人心未失,要想得到士兵们的绝对拥戴,还需要做出种种努力,对这些普通士兵用不着讲什么大道理,他们关注的只是口食而已,一口吃的、一两饷银,那就是军心。

到了中军大帐,张寅一跃下马,旁边一个侍卫立即闪身过来,接过了马缰,方才报讯的侍卫低声道:“大人,**师在您书房相候”。

张寅微微颔首,目中却不期然闪过一丝紧张。

中军大帐后进书房,一个青布棉夹袍的清瘦老人正坐在椅上喝茶,此人正是李大义的业师,曾在大同参与剿杀正德皇帝计划的弥勒教**师萧阅纾。

瞧见张寅进来,他忙起身一礼:“见过教主!”

张寅袍袖一卷将房门关上,摆手道:“阅纾回来了,不必拘礼,坐!”

他走到青袍人旁边落座,攥紧了五指沉住气道:“怎么样了,可有大义的消息?”

尽管张寅修为深厚、城府甚深,一问起亲生儿子的生死,语音仍然禁不住有些颤抖,他忙定了定神,举杯给自己斟了杯茶,轻啜一口平息心境。

**师萧阅纾神色一黯,低声道:“属下到处打听消息,为了得到准信儿,还赶去四川向当时在场的一些人询问,官府虽张榜公示说二少主……二少主已伏法,却始终不曾有人见过他的尸首,本教在四川的人也没有人收到二少主的消息或者求援的信号,二少主………二少主自从在昭觉寺夺马逃走后就此下落不明……”。

张寅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怔了半晌才笑容惨淡的道:“他去杀杨凌,必是想藉此功息我之怒。功败垂成,又负伤逃走,也许……也许他心灰意冷,和那柳家的娃儿隐居起来了,那也说不定……”。

一代枭雄目中莹然,隐隐现出泪光,显然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话,只是三子之中他最疼爱这个二儿子,心中实在难以接受爱子惨死的事实。

李大义违命返回大同,牺牲大批人手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这对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来说,是无法容忍的错误,哪怕那是他的儿子。如果事情再来一回,他还是会按照教规严惩李大义的,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毕竟做不到铁石心肠。

萧阅纾看见张寅脸色,不敢再接这话碴儿,忙岔开话题,说道:“属下离开四川,顺江东下,沿水路北上,从山东那边回来,青州形势如今一触即发,杨虎已经联络了太行群盗,官府方面尚无察觉,看来杨虎举事在即了”。

一提起此事,张寅精神一振,果然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他冷冷一笑道:“看来我小瞧了杨虎,此人连山门都被拔了,却能重起炉灶,迅速东山再起。嘿!倒是个可烧之柴”。

萧阅纾被他一句话也逗出了丝笑意,他说道:“常言说时势造英雄,山东百姓被贪官污吏坑害的苦不堪言。日子一向不好过。青州猎户前些时候帮官府捕虎,被虎咬死多人却未得抚恤,事情闹的很大,继而又受血腥镇压,愤怒仇恨郁结于心,早就有心要反了,只是缺一个领头人,杨虎只是利用了这时势罢了。”

张寅正色道:“不然,能够利用时势,这杨虎就不算蠢。如果青州不是这种局面,杨虎会把人马迁至青州么?还能这么快站稳脚跟收服民心么?此人心机、能力自不足取,但是如果把他看的一无是处,那就错了。我们的人已经混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