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5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0:19
A+ A- 关灯 听书

江彬一边说,一边偷窥杨凌神色,见他先是愕然,后是恍悟,最后满脸哭笑不得的神情,顿时松了口气,知道威国公这一关算是过了。他知道了此事,又没有怪自己,那么以后也就没人能把这事当成自己的把柄了。

这一来江彬便不再偷看,低下头去说的更加带劲。他在屋里待了这么久,旁边就是火炉子,身上烘的有了热乎气儿,说到痛心处以手擂地,还真是唱做俱佳。

杨凌确实又好气又好笑,他动手捕捉霸州官员时便公开了张忠未死的消息,那时河间府参将袁彪还没来,就算没有江彬泄密,张茂也是一定闻机而避的,江彬倒没闯下什么祸害,而且今天玩这一出……,负荆请罪,故老相传,读过几本书的人大多知道,可是真的效仿的……好象还没听说过,还真难为江彬了。

杨凌正欲扶他起来,忽地脑中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对付张茂的计策来。人皆有弱点,张茂的弱点是什么?就是好讲江湖义气,此事就凭他宁可多费一把力气劫囚而不是杀人灭口就能看得出来。张茂被俘,并不能对霸州响马贼产生致命的打击,这个祸害恐怕还要贻毒地方多年,如果能另辟蹊径……

想到这里,杨凌“砰”地一拍桌子,怒喝道:“江彬,你好大的胆子!”

江彬从诉苦已经开始转为歌功,正说的眉飞色舞,被杨凌这一下吓的一哆嗦:刚刚不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只见杨凌横眉立目,指着他道:“那时你虽不知张茂是匪,却该知道他和本地官僚来往密切。本国公这件大事,牵一发而动全局,正张网待捕、蓄势而发的紧要关头,你却为了一已之私,险险坏了本国公的大事,我曾再三嘱你严格守密,不得告诉任何人知道,全被你当了耳旁风么?哼!”

江彬被吼的脸色一惨,老虎变成了老鼠,畏缩在地上连声说道:“国公息怒,末将知罪!末将知罪!”

“既然知罪……,本国公不为已甚,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可愿意?”

江彬喜出望外,忙道:“国公爷请吩咐,江彬无有不从”。

杨凌眼中诡色一闪,招手道:“起来,近前来”。

江彬忙站起身走到杨凌身边,杨凌用只有近处的华推官才听得清的声音低低嘱咐起来……

**************

PS:胡编推荐:《帮闲记》,书号145995,请大家看看。(以下未算字数)

胡编,是我的编辑。众所周知,俺滴书名是俺的编辑胡编起滴,这书名起的好,有些朋友说听着俗,俗归俗,它八字好呀,你说是不?大中国乃礼仪之邦,讲究礼尚往来,编辑就负责审书,帮着起书名儿那是人情,俺一直都想报答报答咧,可是苦无机会。幸好,今天胡编发现一本好书,和我聊天说起,胡编说:“那是新人,能帮就帮帮吧”。这不是工作,纯是作为个人私下欣赏、议论的话。

我说:“好”。不过由于但凡有人相托,不管认不认得,不管我看没看过,我都一定帮忙推荐,现在我的推荐信誉度为零,我的书友已经拒绝相信我的推荐了,所以今日推荐,以胡编之名^_^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新人就象一棵小苗儿,需要读者朋友们的和风细雨滋润进步,请大家多多支持鼓励。

第350章三天之内

夜色已深,小小的天窗外传来清晰的梆子声。牢里的响马盗们全都倒在稻草堆里睡着了。初春尚寒,积雪未消,牢里又阴又潮。

不过做贼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张茂不但单独一件囚室,还有木床和一铺不知道盖了多少年的棉被,境遇算是稍好一些。只是那棉被**的,又湿又沉,换个身虚体弱的人,估计能让这棉被拾压没了气儿。

不盖被就冷,盖被……这也叫被吗?张茂虽是一个大盗,却是自幼家境阔绰的大豪,哪吃过这种苦,一床被让他恨恨的挪来挪去,就是睡不着。

就在这时,一阵悉索的脚步声响,张茂以为是巡夜的狱卒,本没在意,不过那脚步声却在他牢门并停了下来,紧跟着有人掏动钥匙,张茂好奇的扭头一看,不由惊坐起来。

只见江彬一身戎装的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旁边一个狱卒正解着铁锁铁链。门打开了,只见江彬向那狱卒手里塞了锭银子,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举步进了牢房,狱卒自后边将牢门关上,重又锁了起来。

张茂扯了扯铁链,在床上盘膝而坐,未发一语。

江彬提着食盒走到他身边,将菜肴一样样摆在床上,取出两个大碗摆上,从食盒最底下棒出个小酒坛,将酒碗注满,然后也上了床盘膝而坐。

表兄弟对面而坐,默默无语半晌,张茂才拿起一碗酒,向江彬示意了一下,两人轻轻一碰杯,然后将一碗酒都灌了下去。抹抹嘴唇,张茂低喟一声,手按双膝抹下了眼皮:“兄弟,哥是响马盗。你是霸州游击,你不该来呀”。

“大哥,对我就别说那些外道话,来,喝酒!”

张茂沉笑一声,张开眼晴接过碗来,和江彬当的一碰,又是一饮而尽,然后问道:“我的家已经被抄了吧?”

“还没顾上呢,钦差人手有限,又不放心我。仅靠他的人押解大队人马回霸州。张罗了大半天,天色也晚了,现在使人困住了宅子,明天……就不好说了。大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

张茂头也不抬,淡淡一笑道:“金钱美色。过眼云烟,聚来散去的都是寻常事,也算不了什么”。

江彬轻轻一叹,把筷子递给张茂,一边替他布菜。一边道:“大哥,兄弟听说了你的事,真是惊的六神无主,这都夜深了,才省起该来先探望你一下,大哥,你……真的是响马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