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4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0:08
A+ A- 关灯 听书

虽是纳妾,无需大礼,可是江彬毕竟是头回办事,也打扮的一体光鲜,前脚送走了杨凌,后脚就使小轿得讯,霸州文武官员仓促参加,未及置办礼物,喜酒是喝了,财礼簿上打了一大堆的白条,准备回去后再派人补上,一听钦差遇袭,抓了大批强盗重回霸州,官员们一哄而散,全去接钦差了。江彬在家里却吓了个魂飞魄散。

表兄竟是一个江洋大盗,这也罢了。他竟然还去钦差面前劫囚车,这罪过还能轻得了吗?想起自己曾对张茂透露过张忠的死活,江彬顿时如丧考妣。万一表兄把这件事招出来,这罪名那就可大可小,全看杨凌心情了。如果杨凌想要办他,大可据此安他个通匪罪名,那样岂止官职不保,还有杀头之罪呀。

一众军中将佐僚属不便离开,眼见将军愁眉苦脸,便有一个这两日混的熟些的百户向他询问,江彬哭丧着脸把事情说了,众将官面面相觑,也没了主意。这些大头兵不学无术,识的字的都没几个。这事有多严重,他们也实在心中无数。

核计半天,霸州千户张多多一拍大腿道:“将军,卑职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江彬犹如捞了根救命稻草,一把扯住他的手臂道:“什么主意?快快讲来!”

张多多眨巴眨巴眼,说道:“将军,您说过,国公爷和您在鸡鸣驿时是旧识,以前的交情是极好。这一次国公爷抓捕贪官,又重用将军,显然是把将军当成自己人的”。

“嗯嗯,是呀是呀”。

“那么国公爷就算怪你,也是气你口风不紧,险些误了他的大事,这种一时之气是最好消解的了,您只要让国公爷出了这口气,他必然不会再怪责你,还会觉得将军大人忠心可靠,只是性情鲁莽了些,以后的宠信也决不会减的”。

江彬跺脚道:“我的爷,你要急死我呀,到底要怎么做啊?”

“负荆请罪!”

“嗯?”

“我看过一出戏,有个大将军得罪了一位文官,对了对了,还真象,你也是将军,国公爷也是文官,那大将军就脱光了身子,大冬天的背了捆柴禾给那个文官送去了,那文官见了马上就不生气了,俩人还成了好朋友。将军,那戏里的大将军得罪人家还不只一次呢,人家都不生气了,我听说这是真事,你学学咋样?”

旁边一个叫夏小文的副千总捏着下巴疑感的问道:“不会吧,那个文官家里缺柴禾了?”

张多多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个屁,那是表示诚心,意思是说我背了一大棍柴禾来,您不是有气吗?那你就抽我,往死里抽,抽折了一根还有一捆呢,你说这么有诚心、给面子,人家还不消气儿吗?”

夏小文喜道:“对呀,这法子是好,不过……脱光了……呃……不太好吧?往街上一走,多丢人呐?”

江彬比这个废物见识还多点,他翻了翻白眼道:“我要是女人,我就都脱了,我个大老爷们,脱光了谁看呐?你看?笨蛋,其实就是光着膀子,下身怎么也得穿条犊鼻裤啊”。

“哦……”,众将官这才恍然大悟。

经张多多一提醒,江彬也想明白了过来:对呀,国公和自己是故交,在官场上这种关系一向就是一种资本,也是彼此联系的手段,从这些日子看,威国公对自己也确实不错,不等他查,我主动上门,负荆请罪,这举动一出,给足了面子,叫全城的官员百姓都看看咱对国公爷的忠心,他还好意思罚我?”

“嗯……”,法子虽老,管用呀。

想到这里,江彬兴冲冲的道:“好了,各位兄弟,今天没喝痛快,改日我再张罗,我忙着去见国公爷,就不接应大家了,请回,先请回吧,诸位”。

江彬说完也不等人家离开,撒丫子就奔后宅,家里刚雇了两个下人,是对老两口。江彬对那老汉急吼吼的道:“快着快着,赶快去柴房整捆柴禾出来,爷有大用”。

说着噌的一下钻进自己房里,进门就脱衣服。

王满堂正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坐在床边。虽说不是头一回做新娘子,和江彬也早成就好事,可是毕竟今日新嫁,也得老老实实坐在床边在那儿装嫩。这儿正装着呢,就见江彬一个箭步跳进门来,大门也不关,就开始扒衣服,把她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娇羞嗔道:“哎呀我的大老爷,你……你这是急什么呀,怎么着也得先把门关了呀”。

“关?关个屁!脱光了我就得出去,你给我烧点热水,炖点姜汤啊,回来我要喝。那啥,被窝也暖上,弄个火盆”。

“啊?……”。

王满堂跟个闷葫芦儿似的,可江彬也顾不上跟她细说了,他脱的赤条条的,找了个在家闲散时穿用的犊鼻裤穿上,用条粗绳往腰里一系,这时老家人提着捆柴禾探头探脑的站在门口:“老爷,柴禾准备好了”。

江彬应了一声,天还没暖和呢,站屋里开着门也冷呀,他搓搓健硕的胸肌,走出门接过绳子系好的柴禾往身上一背,在两眼发直的王满堂和老家人注视下,精神‘哆嗦’的直奔钦差行辕了。

钦差行辕现在好生热闹,众官员问讯的、请安的、听候指示的,里里外外人人都在忙,整个钦差行辕就一个大闲人,闲得无饥六受的,这位就是钦差副使梁洪,他觉得自尊心挺受伤,好歹他是钦差副使,结果什么事他都是后知后觉,简直是给人当猴耍嘛。

现在谁都看出他是个摆投了,不但杨凌手下的人不拿他当回事,就连霸州的官员们看见他也没有一点恭敬之意了,什么金吾卫右提督、钦差副使,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人家眼里啥也不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