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4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57
A+ A- 关灯 听书

“糟了!”宋小爱大惊,可那全力一脚哪里还收得住,靴尖重重地踢在那人胯下,震得她脚尖发麻。

“完了,完了”,宋小爱心里暗暗叫惨,绝望地看着伍汉超。

咦?他怎么既不喊也不叫?不会是踢的……叫也叫不出来了吧?还是他的功夫这般厉害,那里也练的似铁如石?

宋小爱的眼神直勾勾的向下移去,只见她的脚还扬在空中。伍汉超以一个很可笑的姿势把屁股扭到一边,她的脚尖所踢处,正是小伍的大腿。

伍汉超这时才呲牙咧嘴的道:“我的小祖宗,这见面礼……也太重了吧?”

宋小爱一颗芳心咯地落了地,甜甜地唤了一声:“小伍……”。

伍汉超呵呵一笑,站直了身子、柔声道:“出了什么事了,怎么一见面就动刀动枪的?”

宋小爱的柳眉刷的一下又竖了起来,脸蛋儿也红了,她一把拧住伍汉超的耳朵,娇斥道:“没出息的东西,竟敢偷看我洗澡?快说,是不是你偷看我洗澡?”

伍汉超疼得哇哇直叫,连连喊冤道:“我哪有?我才刚到啊!”

“嘁,你少装了,除了你谁有这么高明的身手,来去自如、躲得过袖箭,劈翻了两个侍卫还没人发觉?什么时候学的这臭毛病,你说!”

“真的没有,我冤枉,我先去见了国公再来的,不信你问他”。

宋小爱往门口一瞅,只见大棒槌憨笑道:“小伍的确刚到啊,我陪着他过来的,呵呵”。

宋小爱这才信了,急忙松开手,陪着笑脸,在小伍耳朵轻轻吹着气,温柔的道:“对不起呵,小伍,你没有事吧?还疼不疼,来,我给你揉揉!”

伍汉超一把拨开她的手,悲愤地吼道:“你说,刚刚谁偷看你洗澡了?他竟敢偷看你洗澡,这不是占我便宜吗?天呐,你竟然被别人全看光了!我不要活了!”

宋小爱翻了翻白眼儿道:“有你这样的吗?别人不坏我名声,你来坏呀!我只说有人到我门口窥探我,又没说真的看到了。我是在里屋,看得到吗?你本事大,长双透视眼我看看,还学会跟我发脾气了,你能耐啊你,就让人看了咋地?我懒得理你!”

“啊!”伍汉超顿时转惊为喜,连忙追上去,陪着笑脸道:“小爱,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替你难过呢嘛,你看我要是外人,能这样吗,咱们不是一家人嘛,喂,你别走呀,你看我刚刚大老远来的……”。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刘大棒槌见状也翻了翻白眼:“一对活宝,嘁!嗯……,你们俩,刚刚谁偷看小爱洗澡啦?!”

第348章除草先寻根

钦差行辕遭人侵入的消息一传开,警戒立即加强了数倍,巡逻兵丁络绎不绝,身手再高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来。张茂暗中窥探时,知道再无机会下手,只得黯然一叹,利用超卓的身手悄然遁去。

霸州乱糟糟的局面持续了三天,新任官吏们总算能将一切事务略略理顺,能够维持官府正常运转了。杨凌这才放下心来,宣布启程回京。

霸州的官吏们对于杨凌,此时的心情实是复杂无比。对这样一位高官,他们难免心生敬畏,巴不得他早点离开,可是自己忽然坐上再苦熬十年也未必能混得上的各司衙门主官,又全因杨凌的关系,现在虽是代理,其实朝廷很难从别处抽调官员来补缺的,也不可能大量任用毫无施政经验的候补官员,他们转为正堂主官只是时间问题。

杨凌对他们不但有提拔之恩,而且有宽宥之义。他们自己也贪墨过,只是心还没有黑到丧尽天良,什么黑钱都接的地步,不过真要查起来丢官罢职在所难免。这些事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也明白就算杨凌并不掌握这些情况,那些被捕的官员也会攀咬出来,现在安然无悉必是杨凌法外施恩,所以对杨凌的那份感激也是人之常情。

杨凌来霸州,只带了数百刑部的衙差仪仗,再加上宋小爱后到的千余精兵,如今不到两千人。两千人的队伍单单押送黯家庞大的财产已属吃力,何况还有六十多辆押送贪官的囚车,整条队伍光车子就一百四十多辆。

幸好京师又派了两千兵马赶来运送珠宝财产,此时恰好派上用场。三千精兵中有一千骑兵两千步兵,保护着车队浩浩荡荡驶离霸州城,直奔京师而去。

此时道路并不比来时好行,那时漫天冰雪,此时却是春暖雪融,地面还是冻土。但是半化的冰雪泥泞不堪,那六十多辆临时赶制的囚车十分简陋,用些木棍横七竖入的简单钉出个牢笼,车是普通的牛车,用征调的耕牛拉着,慢吞吞的赶着路。

没有足够的驮马,而且囚车即便十分牢固,也没有快马狂奔的道理,所以马匹其本用不上。整条车队囚车在前,珠宝细软车在中间,杨凌的钦差仪仗在最后,前边长长的车队一过留下一地的牛粪马粪,弄得步行的刑部衙差们牢骚不已。

前边是罗锅梁,一个不是很陡的土丘,不过绵延数里,地势渐高,山坡阳面的积雪已经晒尽,露出黄色的土地。坡侧是一片树林,树木抽出浅浅新芽,远看一片嫩黄。间或有几枝桃树、梨树,鲜花白如雪、绯如云。只是没有成片,也算不得什么好风景。

就在这时,一道穿云箭响彻长空,林中忽地奔出无数骏马。出林即从矮坡上疾驰下来,马蹄疾骤如雷。甫经坡道,便扬起滚滚的黄土,弥漫了天空,犹如一团迷雾。

“马贼!响马贼来了!”一见这骇人的声势,有人惊慌大叫起来。杨凌闻讯急忙从轿中钻出来,站在车辕上一手扶着轿门儿,一手搭起凉蓬纵目远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