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4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53
A+ A- 关灯 听书

想到这里,杨凌道:“棒槌,派几个机灵的去打探一下,如果张茂还在府上,立刻调咱们的人围困张府,把他抓起来。如果他不在府上,立刻把人撤回来,一个暗桩都不要留,他是本地人、又是响马大盗,派人盯梢绝对瞒不过他”。

“是!”大棒糙抱拳施礼,匆匆转身走了出去

华推官若有所悟,说道:“国公爷的意思是……,引蛇出洞?”

杨凌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将计就计,张忠为饵”。

袁彪听不懂两个人的对话,疑惑的道:“国公爷,您的意思是用张忠把张茂钓出来?他们……这些大盗会这么讲义气么?”

杨凌呵呵一笑道:“他们烧杀劫掠,或许是无恶不作,不过强盗也是有可取之处的。我虽不知他们和张忠是利益关系,还是真有兄弟之谊,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是一定会救张忠的,或者……想杀他灭口”。

杨凌道:“张茂被你发现踪迹,为什么却不逃走。反要央求张忠出面对你施压?因为他的根基在这里,庞大的家产他舍不得丢下。如果他现在逃了,恐怕除了随身一点细软,更是什么都带不走。张忠没有泄露他的行藏。为的就是指望他能救自己出去,现在知道张忠没死,张茂必然也会明白张忠的意思。

做大盗的人做事都很小心,他现在就是离开了,恐怕也是以防万一的可能大些,在他心里,必然以为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底细,那么他为了自己仍能在这儿立足。以富绅的面目招摇于霸州街头,必然会想办法救张忠或者杀掉张忠这个活口。”

杨凌唇边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霸州四害,神棍贪官、大盗马贼,唉!这些祸害人的东西,根本就是沆瀣一气呀。今天收网,本是捞鱼,谁知道顺道捞上个王八来”。

袁彪拱手道:“国公爷,您要擒拿这些响马贼,可有需要卑职效命之处?”

杨凌沉吟片刻道:“不,张茂恐怕也会担心你知道张忠己死,会揭发他的身份。你最好立刻返回河间公开露面,以安响马之心。”

袁彪闻言忙道:“是,卑职明白,这就返回河间!”

华推官看着他离开,疑感地道:“国公,张茂既是响马大盗,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就不能用江彬的人马。霸州响马忽聚忽散,人数少时数十人,人数多时数百人,个个骁勇善战,在万马军中来去自如,万万小觑不得。

大人身边虽有千余精兵,恐怕也未必能拦得住他们,况且国公身份尊贵,不容有所闪失,必得分出大部人马保护您的安全。如果没有足够的兵马,恐怕很难将那些响马一网打尽”。

杨凌目光微微一闪,说道:“这个不急,你且安心把这些该惩办的贪官分类甄别一下,这些官员必须从快处理,霸州的乱子差不多了,得尽快让民心安定下来。至于响马贼……我想,他现在也该到了……!”

*****************

入夜,宋小爱正在房中沐浴。

楼上就是关押张忠的地方,由于梁洪时常出入杨凌住处,而她是女将,张忠关在这里最为隐蔽,所以杨凌才将牢房设在宋小爱的住处。

一楼宋小爱的住处,房门紧闭,房中却是香艳柔媚的一派春光。

宋小爱只着一件精美的抹胸,一件小小的亵裤,刚刚沐浴完毕,姣好的玉体还蒸腾着热气,抹胸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乳峰的高耸,小腰的纤细,更显得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粉光致致的**,修长丰腴的大腿,柔美纤巧的天足……,如雪似玉的肌肤,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闪烁着绯红色的玉光……

拭净了秀发,宋小爱将衣衫一件件穿了起来,就在这时,外屋房门笃的一声响,外边响起一声喝问:“什么人?”

紧跟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宋小爱吃了一惊,急忙一个箭步跃到床前,从床头抽出一柄弯刀,然后扑到外屋启开房门冲了出去。

只见两个侍卫从暗处跃了出来,手中提了狭锋单刀,宋小爱急问道:“什么事?”

侍卫忙停住脚步道:“宋大人,方才有道人影闪入,掠至你的门口窥探,我等喝问一声,他便立即抽身退了出去,卑职只来得及射了一箭,那人身法奇快,却未射中”。

楼上侍卫更多,不过这些侍卫训练有素,早得严令,不可擅离张忠半步,是以虽闻警讯,却没有一个离开警戒位置。

宋小爱带着两个侍卫冲到厅内,此处设有灯火,只见楼梯扶手上钉着一枚袖弩,显是方才侍卫射出的一箭,厅中无人,门口两个侍卫却倒在地上。宋小爱急忙扑过去察探,见二人只是被击晕在地,这才放心。

为了避免引起梁洪疑心,宋小爱的住处外松内紧。院落中并无大量侍卫,夜间只有这两句侍卫守门,如果真的有人有这么高明的身手潜入,现在既已退出门去,只怕早已从容远遁。

宋小爱不甘心,恨声道:“走,随我出去看看!”

她刚刚冲到向楼上询问了一句,见楼上没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她对两个侍卫道:“不要惊动大人,随我出去瞧瞧,行辕中今夜巡卫加倍!”

宋小爱冲到门口,外边正好闪进一个人来,宋小爱不敢怠慢,手中刀已匹练般挥了出去。她仓促挥刀,出手却极迅捷,尤其经伍汉超指点,偷偷传以武当上乘心法,刀法远非昔日可比。

可是门口那人身手却比她还高明十分,这迎头一刀,那人腰肢只是轻轻一扭,就闪到了一旁,抬手一托,擒住了宋小爱的手腕。

宋小爱大惊,一记撩阴腿狠狠踢向那人胯间,这时她才看清那人相貌,不由惊道:“小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