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4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51
A+ A- 关灯 听书

梁洪一听是来索财的,能让张忠看上眼,亲自去勒索的,那必是富有大户了,不禁双眼一亮,他上下打量几眼,见这人一脸风尘,面相英武,虽身着布衣,气势却也不凡,便嘿嘿一笑道:“国公爷日理万机、公务繁忙啊,这些小事我怎敢随便打扰他?如果百姓有冤情不去官府告状,全直接找国公爷,那不是乱了朝廷法度么。你……”。

手上一沉,一个蓝布小包已落到手中,粗略一掂,至少有百十两银子,梁洪双眼一亮,话风一转道:“你……你既然找上门来,想必是有重大冤情难以辨白的,咱家就做件好事,替你通禀一声,国公爷见不见,咱家可不敢保证。”

那人听他一口一个咱家,又见他声音细柔,领下无须,才知是位公公,忙道:“是是是,公公多费心,国公爷见不见的,小的也不敢怪您,如果国公爷肯见,小的还有孝敬”。

梁洪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忙将银子往怀里一塞,摆摆手道:“门下候着,咱家去给你通禀一声”。

一有了钱,这位金吾卫右提督、钦差副使也顾不得自己身份了,立马降格成了跑腿的,颠儿颠儿的跑去见杨凌了。杨凌正在书房磋商这些贪官的处置,全部解送京城是不可能的。他已将解送京城审讯,然后明正典刑的害处秘密给皇上上了奏折,正德也同意了他的意见。不过对于这些被捕的贪官不能也来个血溅霸州,得按照律法执行,够砍头的砍头,该坐牢的得坐牢。

这些刑律上的事华推官远比他精通,所以杨凌正在征询他的意见。华推官臀伤还未痊愈,倚坐在垫着厚褥的躺椅上正和杨凌说着话,一见梁洪进来便闭了嘴。

梁洪满脸堆笑的道:“国公爷,有个汉子受张忠迫害,家产被勒索一空、听说张忠毙命,现在行辕门外想请国公爷您为他伸冤呢,咱家知道国公爷正在忙,可是瞧着那人实在可怜,老婆孩子破衣褴褛的站在街头,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国公爷您爱民如子,还是见一见吧”。

杨凌一听,倒对梁洪刮目相看,难得这财迷心儿发了善心,那就见一见吧,他忙摆手道:“好吧,那就让他进来吧,本国公就见上一见”。

梁洪喜道:“国公爷真是菩萨心肠,呵呵,好好,那咱家就让他进来了”。

梁洪急急退出去,吩咐侍卫把那人带进来,笑嘻嘻的道:“国公爷忙着呐,本来是不肯见的,咱家好说歹说,为了你可是费尽心思呀,等会儿见了国公爷……”。

那人一笑,顺手又是一个小包袱塞到他手里,悄声道:“多谢公公,这是五锭金子。这事儿不管成不成的,小的都承您的情儿”。

梁洪先是大喜,随即又觉惋惜:看这样子,这户人家还没被张忠敲**干啊,出手这么阔绰,又是金又是银的,早知如此自己该沉住了气,多敲他两杠子才是。

一念及此,梁洪顿生悔意,喜气全变成了丧气,他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且进去吧,说话时小心着点儿”。

看着大汉在侍卫带领下进了杨凌书房,梁洪眼珠一转,忽地想道:看来这是条肥羊,我且在这候着,如果威国公答应为他索回财产。咱家怎么也得想法子揽下这门差使,嘿嘿,这大汉这么爽快,谢礼一定少不了。

大汉进了书房,见一个英俊的白面书生坐在桌前,旁边椅上还躺坐着一个一字眉的凶汉,四个带刀侍卫肃立在两侧。

他倒甚懂规矩,只行了两步,跨进门槛就不再向前,直接跪倒在地,恭声道:“小的见过国公爷”。

杨凌看他两眼,忽地一笑道:“你是被张忠勒索的霸州百姓?我看不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大汉吃了一惊,不知自己什么地方露了手脚,四个侍卫听了这话已飞快的拦在杨凌身前,雪亮的单刀出鞘,后边两个侍卫一手按刀。另一只手也攸地平举起来,不知这举动是何用意。

大汉见此情景不敢稍动,跪在那儿恭声道:“是!国公爷目光如炬,小的……卑职确非霸州百姓”。

杨凌目光一闪,疑声道:“卑职?”

“是,卑职是……”,那大汉迟疑了一下,左右看看,杨凌微微一笑道:“这房中都是本国公信得过的人,不管你是谁,既然信得过我,那就不妨相信他们”。

大汉闻言。这才放心说道:“回禀国公爷、卑职是……是河间府参将袁彪!”

“河间?”杨凌惊诧而起:“河间府参将,跑到霸州来有什么要事?”

*****************

袁彪的话娓娓道来,听得杨凌和华推官尽皆脸上变色。原来张忠不只贪墨、欺榨百姓,而且还与响马盗有勾结。

张忠为什么对响马盗的事只字不提?他的罪早够死一百次了,这个恨不得只要我倒霉、全天下都跟着我倒雾才开心的小人会这么讲义气?

杨凌沉吟一番,冷冷笑道:“好个张忠,这官他是做不成了,却不甘心就死,他肯替那些响马守秘,必是盼着我公开抓捕官员们的那一天,他未死的消息传开,那些响马会把他救出去。”

想到这里,杨凌变色道:“坏了,袁将军你来迟一步,今日一早抓捕官员的行动就开始了,张忠未死,并指认这些官员贪墨的消息己经传开,张茂既知道张忠未死,必不会死守府中,他现在定已逃了”。

华推官沉不住气道:“国公爷,那要不要马上派人查抄张府?”

杨凌沉吟片刻,摇头道:“他那么大一份家业,匆忙离开,绝对难以带走。张忠一直没有泄露他的消息,他纵然离开府第,必然也会抱着侥幸心理,暗中察言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