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44
A+ A- 关灯 听书

王员外上了炕却心疼起钱来,越想越觉得不值,在霸州嫖个窑姐儿才二十两,京师的兔子咋这么贵呢?他心有不甘,便一边抽送一边骂:‘一十两,二十两,这他娘的三十两。你是镶金的?嵌银的?六十七十八十两,凭啥你值三千两?一百一、一百二,爷爷我心里冤得慌……”

江彬翘着二郎腿,一边说,一边用盖碗儿敲着杯沿儿:“当里个当,当啷里个当”,厅下侍候的四个美貌侍女涨红了脸蛋,纷纷偏过头去捂住了嘴吃吃的笑。

江彬却忽地住了嘴,看了张茂一眼,收了笑容问道:“大哥,有什么心事吗?笑得这般勉强,可不像你的做派”。

张茂确实有心事,张忠死了,少了一座大靠山,以后行事诸多不便。还有那位河间府的袁参将,那人和他打过照面,是认得他相貌的,张忠一死,他会不会又来生事?

虽说时过境迁,所有证据都已经没有了,那位参将是捕盗的官儿,不能又当证人又当兵,就是来了也奈何不了自己,可是这事一旦张扬开,引起别人注意,以后这生意就没法干了。自己是暗盗,不是山贼,身份败露还如何作案?

迁地为宜的话,在此地苦心经营多年的人情网、关系网怎么办?这么大一份家业那是说搬就搬的吗?张茂存着心思,想携带一笔重金,去河间府再活动一下,最好把袁参将的事彻底压下来,霸州这儿不管谁当官,自己有的是钱,还可以慢慢交往。

他心里思索着,渐渐就有点神思不属,想不到江彬看似粗犷,竟被他瞧了出来。张茂一惊,忙道:“喔……嗨!还不是为了张公公的事儿。你也知道,大哥做的生意杂,有时……还偷偷运点违禁的东西、偷**税赋,这些事,哪个豪门大户不这么干呐?

可是官场上得有人罩着才行啊,霸州谁最大,就是张忠了。为了交通张忠,大哥可是花了大笔的金银呐,他的胃口大,你也不是不知道,唉,可惜,年前刚还送了他两箱金珠玉宝,现在他一死,鸡飞蛋打啊”。

江彬一听,逗的呵呵直笑,又想起足足两箱子金珠玉宝,不免又有点心疼。大哥慷慨大方,自己纳妾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自己,若不投桃报李可说不过去,国公爷虽说过严格保密,不过张茂不是外人,那是自己的兄长,而且不是官府中人,透露点消息给他,嘱他保密,也没什么大碍。

想到这里,江彬起身,凑到张茂耳边,诡秘的道:“大哥放心,张忠还没死呢”。

“甚么?”张茂这一惊,刷的一身冷汗,两只眼睛都突了出来。江彬一把捂住他的嘴,左右瞧瞧,压低嗓音道:“大哥,这可是一件大秘密,你是我的血亲兄长,我才说与你听,可万万张扬不得,这事儿是国公爷设的一计,张忠去固安时……”。

张忠听得脸色一连数变。

江彬说罢又嘱咐道:“他没死,这帐就有得算,何况还有老弟我呢,等到张忠公开亮相的时候,我代表大哥出面向国公爷讨回你的财物就是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大哥可千万不要声张。我说与你听,让你暂且安心也就是了”。

张茂连连点头,满面含笑道:“多谢兄弟,那么大哥就……放心了!“

说着话,他的虎目中悄然掠过一道令人战栗的寒芒,附在他耳边说话的江彬却毫无察觉。

*****************

PS:拜票拜票,你投我要^_^

今天上午去人行报送材料,一路哈欠,进了办公司时两眼含泪。平素去的时候,两位姑娘都带搭不理,今日瞧我如此尊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那叫一个热情,顺顺当当就让我把事儿办了,偶决定,下回去机关部门办事,还要两眼含泪的去,呵呵。

明天休息日,今晚可以早睡觉了,呵呵呵,点更新发布时,偶都心花怒放滴~~~

第347章各怀心机

“张大哥,你怎么来了?”刘宠裹着羊皮袍子匆匆迎了出来,他的院落挺大,三溜儿青砖大瓦房,在当地算是殷实之家,以跑马匹生意为生。当然,这只是他的公开身份,实际上刘宠就是霸州响马贼的昔领之一,张茂的拜把兄弟。

张茂将马牵进院子,一边往柱子上系,一边神色紧张的道:“走,咱们进屋再谈”。

一进门儿就是一股浓郁的香气,刘晨和刘惠、封雷等几个好兄弟盘膝坐在炕上,正在吃着炭火锅。铜锅里煮的是狗肉,俗话说‘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狗肉随着沸水翻滚,味道还真是香艺扑鼻。

刘晨排行老七,是刘宠的弟弟,当地人以排行相称,叫他们刘六、刘七。刘七喝的面红耳赤,瞧见张茂来了,笑嘻嘻趿了鞋子下地,大笑道:“茂哥的鼻子够长,来的正好,快上炕吃狗肉,喝两口上好的烧刀子,哈哈哈,只可惜咱这儿没有娘们陪你。一黑、二黄、三花、四白,这可是刚满一岁的黑狗肉,最是可口”。

封雷等人或坐或站,也笑脸相迎,纷纷施礼道:“参见大哥”。

张茂一看全是自己响马帮的人,这才放心的哼了一声道:“狗肉不急着吃,今儿来我是通知你们一声,祸事发了,都早做准备,否则咱们就得变成狗由,让人家一锅烩了”。

刘六大吃一惊,其他几人酒意也顿时吓醒了些,急忙停下筷子,向张茂望来。

张茂脱了皮袄,在炕边坐下,就火烤着冰冷的双手,长吁了口气道:“哥几个,张忠落到了威国公杨凌手里,咱们得小心着点儿”。

封雷奇道:“张忠?他不是被砖头大将军给救命救死了么?”封雷年约三旬,粗眉大眼,鼻直口方,脸颊透着健康的赧红色,剪着两撇八字胡。他也是张茂的拜把兄弟,公开身份是个拥有数十亩田地的小地主,此人不擅心计,所以在响马帮中地位不高不低,不过论武功,却是仅次于张茂的第一高手,比身为首领的刘氏兄弟还略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