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42
A+ A- 关灯 听书

此外,还有这些官员被捕后如何处治的问题,押去京城交三法司处治,必定旷日持久,这些官员一旦恶迹败露,互相攀咬,牵连无穷,辗转拖累,了无止境。再者把他们抓去京中审问,还要调查取证,官吏信使不断往返两地,不但滋扰地方,而且会弄得各处惊慌,传说纷纭,这样对安抚地方也不利。所以我准备向皇上进言,就地、从快、从简处理,以便尽快平息民心和政局”。

宋小爱一双柳眉弯了起来:“唉,还是打打杀杀的痛快,大人只是说给我听,我就头疼的厉害,这些事情牵涉太多了,这里也顾忌,那里也担心,听的闷”。

杨凌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引火烧身,虱子是净了,可是浑身的皮肉也伤了。你以为凭着一腔热血,把贪官杀个干净,就算是为百姓做了好事了么?后续要处理的事情多着呢。要给人挖毒疮,金疮药你得备好吧?绷带你得备好吧。否则不挖疮人家还能活,让你一刀把疮剜出来,疮是没了,人也完了。

这些事都是温不得,火不得,使不得阴谋诡计的。国家大政、百姓生计,牵扯到芸芸众生的切身利益,非同于武力相争,必须用中正平和的手段、正大光明的方法,踏踏实实的去做,才能真正行之有效。

杨凌想了想道:“回头把华推官请来,他是本地官员,为官清廉,又熟悉此地大小官员,这些卷宗让他帮我理清。惩判的角度、深度,我也想听听他的意思。”

*****************

江彬满面春风的进了张府。张茂忙畅笑迎出,与他把臂入厅,笑道:“表弟,可有日子没来了”。

江彬刚刚去了王智府上,王智女婿以谋逆罪被斩首,吓得这个讼棍安分了许多,接了女儿回家后,这几天都不怎么敢出门,一见霸州游击登门,他还以为朝廷反悔,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直到江彬撂下四色礼物,直言不讳要纳他的女儿为妾,王智这才转惊为喜,女儿不但嫁过了人,而且还是反逆遗属,这辈子算是完了。如今被堂堂的游击将军看上,能给他做个侍妾,攀上这门亲戚,那是求之不得呀,王智二话不说,一口便答应下来。

两人商量好了迎聘过门的日子,江彬便转到了张茂这儿。他笑嘻嘻的道:“刚刚接手军队,公务比较忙嘛。大哥,今天兄弟来,可是有事相求啊”。

张茂哈哈一笑,说道:“见外了不是,咱们是什么人?有话尽管说,只要大哥帮的上你”。

江彬在豪奢华丽的大厅中坐下,狠盯了一眼那个送茶上来的小丫环一眼,十二三岁年纪,娇体玲珑,粉妆玉琢,虽不及王满堂的妖娆,却别具一股清新气息。表哥府上一个奉茶的丫环都是美人儿呀。

江彬艳羡的舒了口气,往椅背上一靠,翘起二郎腿道:“大哥,兄弟也二十好几的人了,可还没娶老婆呢,前两天相中一户人家,嫁过人的,不过那模样儿,兄弟看着合胃口,今天去和她老子商量好了,要纳她为妾,你知道,我住在兵营当中,不能有女人的,得在城里安个家不是,可我刚到霸州,另外有了钱就顺手花了,也没个积蓄……”。

“喔,原来是这事儿呀,没什么大不了的”,张茂不以为然的道:”我这宅子数百幢房子,不过你要是想图个自在,哥哥再给你在城里买一幢”。

江彬大喜,嘿嘿笑道:“那就……多谢大哥了,弄个单门独院儿的地方就行,反正我也不能整天在家里待着”。

张茂道:“那哪儿成呀?你是我张茂的兄弟,又是堂堂霸州游击,还能寒酸了不成?霸州大地主王听霜正要卖宅子呢,我把它买下来,你是霸州游击,将来要在这儿娶妻生子的,就当大哥提前送给你的婚礼了”。

江彬提起茶盖正要喝茶,这一听喜出望外,忙道:“表哥,你……好大的手笔,偌大的宅子,兄弟受之有愧啊!”

张茂一则家财亿万,不在乎这点钱,而且他为人豪爽仗义,自家表弟他也没什么不舍得的,再则这个表弟又是霸州游击,单从官场上那也是要巴结的人物,岂有小气的道理,要送当然就要送件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礼物。

张茂呵呵一笑道:“无妨无妨,王听霜是父亲那辈子发了横财,成了暴发户,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财主,家里虽然高楼大院儿的,也忒俗了些。回头我买下来,你且先去住着,等天气暖了,再着人给你重新修缮设计一下”。

江彬深为感激,忙放下杯子,抱拳道:“多谢大哥了,那王财主的宅院在什么地方?”

张茂笑道:“不远不远,隔着前边富贵大街,东巷里最大的那一幢便是”。

江彬恍然道:“啊!大哥是说那个王现眼啊,呵呵,军中诸将为小弟接风洗尘,就是在东巷酒楼摆的宴。右山墙的窗户一开,下边就是王家大院儿,嚯,那栋宅院不小,虽比不上大哥这儿,在霸州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王现眼?”张茂虽是本地人,而且是个大盗,不过霸州城内的富绅他却不能打主意,所以也不怎么关注王家的事,这绰号还是头回听说。

江彬笑吟吟的道:“是啊,小弟是听军中袍泽说起过的。王员外没什么见识,却喜欢附庸风雅,这土老财大前年进了趟京,却大大的现了眼,这事儿市井间尽人皆知啊。

这厮听说男风是达官贵人才玩的玩意儿,就专门去了趟相公堂子,想试试当达官贵人的滋味,结果被一个牵羊的扮作嫖客和他叫板,明明一百两就可以睡一宿的,他包了个相公却足足花了三千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