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39
A+ A- 关灯 听书

反腐斗士张忠先生一掀棉被,蹭地一下跳到地上,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抱起那摞公文回到自己那张圆桌旁坐下,然后麻利的挑亮了油灯,斟上一杯茶,精神抖擞的拍着桌子吼道:“起来、起来,不要睡了,赶快醒醒,开始记录啦!”

两个师爷被吵醒了,一见这疯子开心的像过大年似的,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一支笔,摊开纸张有气无力的道:“嗯,张公公请说吧,咱们……记着呢!”

张忠趾高气扬,象只斗鸡似的狠瞪了他们一眼,斥道:“混帐,精神着点儿,记错了怎么办?”

然后他蘸蘸唾沫,翻开一份公文,很敬业的看了一会儿,就抑扬顿挫的说道:“霸州通判齐龙禹,曾经收受贿赂,枉纵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叫鱼藏,现在是咱家手下的一个员役,所以此事咱家一清二楚,此人原是霸州一个无赖,与人……”。

张忠脸上那种病态的亢奋,让宋小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她略带怜悯的摇摇头,转身悄悄的下了楼,到了中堂正屋。

杨凌坐在中堂外书房一张红木躺椅上,膝上盖了一条金丝绒的薄毯,双目微阖,似乎正在午睡。宋小爱见状正欲转身离去,杨凌忽的说道:“什么事?”

“大人没睡?”宋小爱转回身来。

“嗯,正在想些事情,坐吧”。杨凌张开眼睛,把毯子往上拉了拉,微笑道:“本来是在想事情,你若不来,一会儿就真要睡着了。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宋小爱在一旁椅上坐了,轻轻叹了口气:“就是方才看到了张忠,然后……就忍不住想来看看大人你”。

“嗯?”杨凌好奇的眨了眨眼。

宋小爱苦笑道:“真是恶人还须恶来磨,他被大人整治的……已经快疯啦,现在一见到有告他的文状就兴高采烈,他……唉!”

杨凌淡淡一笑:“同情心泛滥了?他的罪行之多之重,罄竹难书。远的不说,想想你亲眼看到的那一家四口吧,正月十五上了吊啊……”

杨凌闭上了眼睛:“他罪无可赦,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不过也没有人想逼疯他,张忠如今心魔已生。既想虐人,又想自虐罢了。”

宋小爱叹道:“卑职知道,卑职也不是同情他,只是有所感触罢了。这个人,前几日还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呢,记得大人设计请四妖僧上门弘法时,张忠受邀登门,本地官员对他的巴结和畏惧,比对大人你还多着几分呢,谁知道几天的功夫就成了今天这般模样,大人的手段好……好厉害!”

杨凌呵呵一笑,悠起摇椅来:“想说我毒辣就直说好了。使用非常手段,我也是没有办法。张忠在此苦心经营多年,党羽众多,官员们皆相维护,难寻确证。如果想用正儿八经的办法查他,我就是坐镇霸州,也不知查到猴年马月才能查的明白呢”。

宋小爱道:“现在好办啦,张忠‘死了’,而且是被乱民打死的,这一来霸州官员全都牵扯在内,要负责任的。如果把一切罪责归于张忠,是他压迫百姓起而反抗,则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了。

大人设下了这座八卦阵,独留一道生门,逼着霸州官员往里钻。偏偏‘死掉’的张忠,就躲在这道生门里闹鬼,呵呵,也算是恶有恶报啦。大人准备什么时候动手捕人?”

杨凌摇摇头道:“我方才想的正是这件事。差不多该起网了,不过这网眼该多大,是大鱼小鱼虾米王八一锅端,还是留下点小鱼小虾?要是留的话留到什么程度,留多少,颇费思量啊”。

宋小爱乌溜溜的眼珠一转,诧异的道:“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些?这些祸害应该统统剿除,那才大快人心,大人捕了那么多大鱼不怕,反而不忍对那些小鱼小虾动手了?”

杨凌笑道:“不是不忍,而是不能。小爱,你虽是一族头人,还是太单纯了些,快意恩仇、黑白分明,是不适宜于官场的,对百姓也没有绝对的好处。水至清则无鱼,那是至理名言呐。”

他又闭上眼睛,轻轻摇着椅子道:“霸州全境没有一个熟悉民情、民政的官员能行么?霸州境内各级衙司的差官可都是旧人啊。再者,新的官员从哪儿来,就能保证他们个个清廉,个个能干么?

从现在已经调查清楚的情况看,霸州的官吏贪腐成风,但是其中有些官员是随波逐流,别人贪我也贪。如果煞住整个霸州的不良风气,再设立清廉些的巡查御史,法纪威慑与察缉监督之下,这部分官员就不敢再动贪念。

还有些人是因为整个霸州风气如此,又没了什么约束,仅凭心中道德不能约束自己,甚至要保清廉还会收到排挤,下场会象华推官那样,这才跟着一起趟混水。这些官儿也可以放过。要不然怎么办?霸州大大小小的官儿全都除掉,破而后立?

那么百姓们就得先经历一番破的痛苦,除非推翻旧朝,建立新政的年代,这种激烈手段是根本不适用的。要知道,我们是保大明江山,不是毁大明江山,大杀大伐的是很痛快,但是害却远大于利,尤其是……民心。霸州的官全抓了,朝廷在天下百姓眼中是个什么印象?

百姓不会为之振奋,而是以一及百,必然猜疑天下的官员统统如此,对朝廷信心尽丧,所以……罪大恶极者一定要严惩,随波逐流者却要区别对待,外松而内紧,这火候不好掌握呀。”

杨凌静了静又道:“一年之计在于春。马上开春了,农耕、马政、商贾、货运等等都得尽快运行起来,否则这些事情陷于停顿,我们清除了**官吏,除了引来一片叫好声,对于百姓没有任何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