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36
A+ A- 关灯 听书

刘瑾摇摇头,又点点头,哼了一声道:“不是信不过,说起来,咱家也不是刚刚开店面做生意,立马就赚钱的,说不定杨凌真是用的这个办法哄骗了那些皇亲国戚。只是今日想查清账目咱们才发现,什么都由得人家说,账目看不懂,经营买卖的又是杨凌原来的人,不放心啊”。

“是是,嗯……今日又有两拨皇亲国戚持着契单来要红利的,公公可真有了什么妙计应对?”罗祥现在可是管着内厂的生意,当初那些司礼监派来的档头们不懂做生意,把这差使让给他,他还觉得捞了件肥差,现在整天面对着一些讨债的人,罗祥可有点吃不消了。

刘瑾一听这话就有点肉疼,他唆了唆嘴道:“你不用管了,这个缺儿,咱家还对付得了,你回头就着手更换人员、清理账目吧。”

“是是”,罗祥觑他面色不好,连忙答应一声,不敢再追问了。

刘瑾转身走向轿子,一个侍卫忙打起轿帘儿。就在这时,一匹马直驰上山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急匆匆走到刘瑾身边,双手呈过一封信,低声道:“公公,这是霸州梁公公吩咐小的必须亲手呈交得信件”。

刘瑾一怔,顺手接过来拢入袖中,不动声色的道:“知道了,回府再说”。

那信使谨然称是,牵了马匹随在他的轿旁。

刘瑾入轿。小轿颤悠悠的向山下行去,轿子一起,刘瑾便急急打开信来,紧张的察看其中内容。照理来说,霸州不该有什么大事才对,可是信使竟然不及在府中等候,而是急急追到这里,又说必须亲手呈交,刘瑾心里还真有点紧张。

他安排梁洪在杨凌身边做耳目,原也没指望真能探察到什么重要消息。杨凌去霸州抄个家而已,抄家还能抄出什么大事来?不料前些日子传来杨凌妙计治神棍的事,京师里传得轰轰烈烈,连正德皇帝都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这事儿和官场可没什么关系,如今神打完了,莫非他难耐寂寞,又搞出什么动静了?

展开信来一看,刘瑾大吃一惊:张忠死了?

他急忙把信看了一遍,不禁哑然失笑:“想当初威风不可一世得杨厂督,现如今也黔驴技穷了,居然以为趁张忠被乱民杀死的机会,搜集他的罪状寻咱家的麻烦。呵呵,漫说一个张忠,就是一百个张忠落罪,便扳得倒咱家吗?”

刘瑾不屑的一笑:咱家派了张忠去,张忠给咱家一些孝敬,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儿,又没有白纸黑字摆在那儿,你奈我何?张忠是我举荐的人,这不假,不过顶多落个荐人不当的过错,就凭皇上对我的信任和咱家现如今在朝中的势力,这点小事还摆不平?

不过……张忠死了,盖玄明宫的银子可就没了着落,唉!又是银子,张彩总劝咱家不要收钱,这么大一份家业,又要买好皇上,不收银子能成么?不收贿赂咱家上哪儿整那么多银子?内厂欠了那么多皇亲国戚的红利,这事拖不起呀,如今只好先拿自己的钱垫上,等那些店铺有了盈利再捞回来。

刘瑾不以为然的收起梁洪的密信,开始绞尽脑汁的琢磨从哪儿捞些银子,补上盖玄明宫的缺口,最好……最好把内厂欠的红利也全补上,拿自己的钱,真是肉疼啊!

*****************

如果要问现在大明各地的官吏之中谁最忙碌,忙到废寝忘食、日夜颠倒,那除了张忠张老爷绝无第二个人了。他明明知道杨凌的用意,也知道杨凌是在利用他,可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被利用。

杨凌破不了此案,还是做他的威国公,与他张忠并没有什么损失,要是破了此案,杨凌的功勋地位也不可能再有高升。而对于霸州的官员们来说却不同,当初一块儿贪污,个个都对我拍马奉迎,现在我张忠落了难,却立即落井下石。我吃了亏,他们坐享安乐,死都不合眼呐。

尤其亲眼看到那一份份奏陈中不但详尽揭他的种种恶行,而且添油加醋、极尽夸张,还把他们作恶的事一股脑儿全栽在自己的身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张忠是怀着一种刻骨的仇恨去逐人反驳,揭露他们的罪行的。

每说出一个人的罪行,张忠就仿佛看到一个人栽在自己手里。看到一副痛不欲生的面孔,那种感觉真是快意无限,甚至有一种主掌他人生死祸福的极大成就感。张忠常常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握着馒头,还在口齿不清的大讲某人贪腐的事迹。

杨凌一开始还担心他胡乱攀咬,对他说出的事迹,和所述官员揭发他的公文逐一对照,并派人暗暗调查取证,却发现尽皆吻合,并无虚假。

张忠现在每拿起一份揭发他的公文,都像看着一个仇人:你不是告我吗?你不让老子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要死一起死!抱着这种心态,他也根本没有精力想着陷害别人了。

如果有哪个贪官现在不揭发他,不把自己的罪行栽到他的身上,张忠没准儿真会放过那个人,可是又有哪个贪官不想趁机洗清自己,从此不留后患?

宋小爱抱着一摞公文回到自己的小楼,到了关押张忠的房间,只见房中一灯如豆,灯影摇曳,张忠已和衣在床上睡下了,三班轮流倒换班记录的师爷也累的蜷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宋小爱忙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将那摞公文放在了书案上。

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斜搁在砚台上的一支毛笔,笔滚到地上。竹制的笔杆和地板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宋小爱连忙弯腰捡起,不料这声音已惊醒了床上酣睡正浓的张忠。

张忠蓬头垢发,两眼通红,显是睡眠不好,不了一见原本空空的桌上又出现两摞公文,顿时双眼一睁,精神一怔,脸上涌现出一种异样的神采,咯咯怪笑几声道:“很好,又有告我的啦?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