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33
A+ A- 关灯 听书

刘瑾一听要赔钱,脸皮子不由一紧,连忙俯身过来,如同孺子求学一般,毕恭毕敬的道:“吴厂督请直言,你我现在是一家人嘛,咱们自己家里人说话,不会让外人听去”,一堆亲信档头也呼的一下围了上来,竖起耳朵静听。

吴杰这才诡秘的道:“公公知道为什么咱们内厂的生意刚开张就财源滚滚,投资入股的那些皇亲国戚,包括皇上、皇太后、几位公主、驸马,还有那些公爷、侯爷都大赚了一笔么?”

刘瑾跟拨浪鼓似的把头一摇,说道:“不知道啊,我要知道,干吗还问你呀?”

“嘿嘿嘿!”吴杰奸笑三声,压低了嗓门儿道:“公公,你说咱们一不偷二不枪的,哪有上个月才开张,它下个月就招财进宝的?根本不可能嘛!”

刘瑾急了:“不可能?不可能怎么那些皇亲国戚马上就分着钱啦?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呐,这可假不了,你怎么说?”

吴杰翻了翻白眼道:“这还不简单,拆东墙补西墙啊”。

吴杰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道:“公公,做生意嘛,虽说有咱们内厂关照,可要打响招牌,招揽足够的、稳定的回头客,怎么着也得两年时间,到时候咱们就静坐家中,招财进宝了,可一开始不行呀,咱们资金不足需要钱,又需要让皇上、皇亲们开心、放心,怎么办呢?

杨厂督……啊!不不不,是杨国公,就用后来闻讯入股的皇亲国戚们的钱,去给一开始就入股的东家们发红利,而且对他们说,这是做生意赚来的,于是招牌就打响啦,就有更多的人急着给咱们送钱,咱们左手进来右手出,左手进来右手出,就这么着,愣是没一个看出来的,都觉着咱们内厂神通广大呢……”。

“哦……”众档头们眉开眼笑,齐齐松了口气:原来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杨凌太狡猾。

刘瑾一听却连脖子都粗了,蹭的一下站起来道:“这不是空手套白狼么?闹了半天是过路财神呐?现在肯入股的都入过了,能骗的也骗的差不多了,那我怎么办呐?”

“嘘~~,内厂机密!”

“喔喔,机密……”,刘瑾赶忙又坐下,压低嗓门儿道:“现在能骗的都骗得差不多了,如今皇亲国戚们找我要红利,我凭什么替他姓杨的付钱呐?不行!咱家不吃这哑巴亏,我得和东家们说明情况,叫他们和杨凌算帐去,咱家不替他顶缸!”

吴杰一拍大腿道:“公公,这缸您不顶不行啊!”

刘瑾瞪眼道:“怎么不行?谁敢逼我?”

吴杰抚须道:“首先,这不是杨国公欠的帐,而是内厂欠的帐。您让他们去找杨国公,挨不着啊。再说,咱们的生意马上就要开始赚钱了,我琢磨着开春就开始有进帐了,到年底就可以财源滚滚。

现在说明情况?说我们骗你们的,我们还没赚钱呢。以前那就是拿你们的钱糊弄你们呢,这些皇亲国戚一翻脸,肯定抽资走人,那样一来,公公刚接管内厂,名声就要受损了。别的不说,还有咱内厂上上下下几万口人呐,每月的薪水以后从哪儿来?这不是小鸡刚养到会下蛋,就被咱们给宰了吗?“

刘瑾一听很有道理,他摸摸光溜溜的下巴,问道:“那……杨凌原来打算怎么办?要是他还掌着内厂,也遇到这场面,总不成一点法子没有吧?”

吴杰一摊手道:“这个……卑职愚钝,公公知道,卑职原来只是个大档头。主要负责训练探马斥候,这方面实非卑职所长。当初卑职也问过杨国公,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尽管放心,山人自有妙计’,卑职听了也就没有再追问,如今……如今怎么办,卑职也不知道了”。

刘瑾闻言发了会怔,忽问道:“于永呢,他不是一直负责生意么?咱家接掌内厂一个多月了,怎么他还没有回来拜见?”

“公公,您也知道,年底盘账嘛,咱们只懂得打打杀杀,谁明白这些事呀,全指着于永到处奔波呢,现在还有两个府道的帐没有查完,应该也快回京了。”

吴杰顿了顿,又担心的道:“公公,如今可是咱内厂的一道坎儿啊,过得去就一帆风顺,过不去可不只是丢人现眼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呐,咱们内厂在三厂一卫中向来是一枝独秀,如今能不能立得住可全靠您啦”。

“是啊是啊,公公,你得拿个办法呀,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没银子,我们怎么指挥数万部众啊”,众档头齐声应和。

刘瑾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得笑容,说道:“呃……你们不必着急,呵呵呵,这点小事难得住咱家么?嗯……吴厂督这几天看着点儿,看看都欠了皇亲国戚们多少银子,盘出个账目来,咱家自有办法!”

吴杰大喜,翘翘拇指赞道:“公公真神人也!卑职心中毫无头绪,内厂上下人心不稳,有公公这句话,军心立定!”

刘瑾干笑两声:“你们忙着,账目盘明后,给咱家报个数上来”,说着起身就走,吴杰忙率众长揖:“恭送公公”。

刘瑾向罗祥悄然使个眼色,然后摆手道:“免了,你们忙着,不必送了”,说着当先走了出去,罗祥忙悄然跟在后边。

刘瑾走出内厂,站在山头上下,脸上阴晴不定。两排侍卫左右肃立,不发一言。罗祥踮着脚尖儿走上来,微微哈着腰道:“公公”。

刘瑾头也不回,只是轻吁道:“你听着,网罗些生意人和管帐先生,逐步把内厂的生意掌握过来,不要着急,先摸透了所有的门道再下手,原来的掌柜、帐房、伙计,如果信不过就换人,一个府一个道的换”。

罗祥目光一闪,悄声道:“公公是……信不过吴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