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30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把那堆卷宗往他面前一推,淡淡一笑道:“你说的对,如果你不帮我,我是无法突破霸州官员编织多年的关系网。把这群贪官一网打尽的。他们将因此逍遥法外,荣华富贵。

这些公文我留在这里,你可以好好的看一看,然后……你自己决定:你下地狱,他们活在天堂,还是让他们陪你一起下地狱!”

杨凌走到门边,忽地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张公公,别忘了,你是一个小人。小人就要象个小人样子,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张忠气得抓起两本公文扔了出去,里边的页片是散的,顿时化作了满天飞舞的纸蝶。杨凌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张忠狂吼一声,返身抓起一片公文使劲的撕扯着,撕扯了几下他忽然喘息着停住了:“他们害我!他们让我背黑锅!让我替他们背黑锅,他们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凭什么?凭什么?”

张忠想到他的同路人仍然高官得坐、骏马得骑,而他可能被碎尸万段,连坟头都没有一个,心里顿时油煎猫挠一般难受。

“我是太监,我就一个人,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他们可都是有妻儿老小,如果罪行揭发,他们一定比我痛苦的多,哈哈哈,想害我背黑锅,还不知道谁害谁呢!我痛苦,就一定要让你们比我痛苦十倍!!!

张忠抓着两手公文跌坐在地上,匆匆翻看几行,就怒气勃发的大吼一声,再翻开一本看上几页,就咆哮着咒骂几句。茶壶茶杯、桌子椅子都被他摔得乱七八糟,两个内厂侍卫只是抱臂冷眼旁观,始终不发一语。

终于,张忠呼呼的喘息着抬起头来,两只眼睛血红,恶狠狠的对两个侍卫道:“给咱家找两个师爷来做笔录,咱家要一本本的看,一个个的告,让他们统统陪我下地狱”。

张忠呲着白森森的牙齿,已经陷入半疯狂状态:“来吧!来吧!咱家看看都有多少人告我!谁要告我,我就咬谁,哈哈哈!哈哈哈哈……”。

***********************

PS:周一晚上我值班,结果第二天一早邻居打电话,家里漏水了,新搬的地方离单位步行十分钟的路,我一溜小跑回家,然后拿着抹布满地擦水,忙了好久,又查出是厨宝滤水器坏了,下边漏水,赶紧把它关掉。久不运动的身子可能是肌肉抻着了,加上本来就缺觉,这两天一直酸痛没劲,昨晚撑不住才十点就睡了,今早起来还浑身酸疼。

刚刚看了一下,今天20号,更新21万,尽管这20天里有三天因事停更,日更仍过万余,我估计本月能超过我上月末预升的本月更新量。现在一盼赶快星期天,歇歇乏;二盼赶快到“十一”,还是歇歇乏儿^_^

第346章天下熙熙

霸州暂时进入了一片平静。百姓们正月里到处搜打神棍、按香贡簿向官府索回被骗取的财产,闹闹哄哄的刚消停下来,紧跟着胜芳镇抓了一百多号“大顺国官员”入狱,随后固安民变,打死了镇守太监张忠。现在官府方面没有任何反应,百姓们不知道朝廷将如何对待这次民变,市井间彻底安静了,没什么事的话都很少有人上街。

以致官府宣布胜芳镇乱民段长,又名赵万兴,妖言惑众,自立称帝,罪大恶极,判刑斩首,所谓六部尚书、左右丞相和大将军发配到哈密卫,余者盲从之辈予以释放后,无论是西市斩囚、还是一众囚车辘辘驶离霸州,都没有几个人敢出门观看,这倒避免了王满堂的尴尬,王家只派了个老家人,带了一顶小轿,悄然把女儿接回了家。

已经出了正月,可是周边县镇的大小官员跑霸州反而跑的更勤了。这些异动梁洪并非一无所知,何况霸州官员检举结发张忠罪行的事杨凌也根本没想瞒他,梁洪立即把有关情形详详细细记述下来,着信使赶赴京城飞报刘瑾。

刘瑾现在正为内厂烦心。刘瑾过了个朝里大权在握、家里日进斗金的正月,眉梢眼角的喜气儿还没下去呢,皇亲国戚们也喜气洋洋的登门了,只不过不是来送礼的,而是每人拿着一份和内厂签订的契约,兴高采烈的来领红利了。

刘瑾开始还没当回事,一脸微笑的打发了那些贵人,说是生意越做越大,盘账要费些日子,让他们过几天再来,然后遍吩咐人去内厂让罗祥赶紧清算账目。孰料内厂一结算,居然亏了大本,凭着那帮废物怎么查,帐务上都找不到一点毛病。

刘瑾气极败坏的赶去内厂亲自坐镇,紧急召见告病在家的吴杰,吴杰倒听话,一叫就来了。老家伙不到俩月,养的精神奕奕,满脸红润,好像还胖了一些,不过……人家说过,得的是风湿,就算气色好、长得胖,你还能说什么?

刘瑾率领内厂一帮新任档头向这位吴厂督诘问一番,吴杰不慌不忙,侃侃而谈。向他们谈了一通生意经,什么先期投入、中间产出、无形资产,有些词儿是于永说的,有些新名词全是杨凌当初教给玉堂春和雪里梅,又转教给内厂的帐房的。吴杰只是耳濡目染,虽然说得出来却不明白它的意思。

吴杰自己都不明白,却大言不惭的教训刘瑾等人,一通云山雾罩的胡扯,听得刘瑾和一群不学无术的内厂档头们晕头转向。本来是拉开了架势要好好教训吴杰的,这一下自己先露了怯。

刘瑾只好换上一副笑脸,奉上好茶,请他坐下,客客气气的问:“吴厂督,咱家可听说内厂成立之初,就日进斗金呐,怎么这差使接到了咱家手中,反而赔了呢?”

吴杰翘着二郎腿,神秘的左右看看,这才压低嗓门道:“公公,这里边是有门道的,我说出来,您可别对外边人说呀,要不然皇亲国戚们一抽资,咱们的生意就彻底的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