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3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26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想到这里,顺手将手镯揣进了袖中,向书记员点点头道:“这串珠子不用记了”。

樊陌离见国公当着他的面收了串珠子,虽说不是十分昂贵的物品,至少说明这是没把自己这些人当外人,樊知州心中欢喜,忙道:“一庭春色恼人来,满地落花红几片。呵呵,满地落红,春色恼人,海棠经雨胭脂透,便是赞誉这赤玉珠子了,国公爷好眼力”。

“落红满地?”这位樊知州怎么什么话儿都能扯到那些氵㸒邪的事儿上?杨凌乜了他一眼,却见樊陌离一本正经,不禁暗叫一声惭愧:“这一回敢情是我想歪了!”

***********************

钦差行辕杨凌住处。

杨凌的独院有左右厢房,以一道矮墙分隔,中间有个月亮门。左厢房是亲军侍卫统领宋小爱的卧室,因为她是女人,所以这处地方府中官兵都是避而远之的。杨凌回到行辕,没有进自己的主房,却向左一拐,走到宋小爱住处。

月亮门外有两个带刀侍卫把守,里面小院里空落无人。杨凌摆摆手,令几个亲兵候在外边,只带了大棒槌直走了进去。

一开门,原本应该女人天下的小楼内,赫然又是四个带刀侍卫,肃然立在廊柱下。

杨凌也不搭话,轻车熟路的直上二楼,走到一间卧室前轻轻一推,里边闻声立即迎上两个侍卫,见是杨凌到了忙拱手道:“国公”。

杨凌点点头,抬头向里看去,这是一间普通的起居室,分里外套间,只是现在窗户都已被人从里面钉死,里边房中静寂,榻上有一个人,正侧身向内睡倒。

这时后边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原来是宋小爱得报,匆匆赶了来。

杨凌向她微一颔首,然后放轻脚步走进房去,踱到床边静静站立片刻,“嗤”的一笑道:“公公从容淡定,颇有大将风度,居然吃得下,睡得香。”

床上那人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冷笑道:“进了国公爷的宅子,咱家还有什么好怕的,自然吃得下,睡得香。”

他挪到床边,愤愤然的站起身道:“国公爷,咱家在您面前虽然身份低微,不过如今可是霸州镇守,国公爷将咱家掳来,关押于此,到底有何用意?你虽是堂堂国公,擅动私刑,扣押钦差镇守,那是死罪难逃!”

杨凌微微一笑,返身走回桌旁坐下道:“把你在军营里关了两天,本以为这火气也该消了,想不到还是这般嚣张。不错,你是霸州镇守,霸州军政尽在你手,可谓位高权重。不过若非如此,我还懒得动你呢。为什么抓你?呵呵,张公公不会一点都猜不出吧?”

张忠一听,脸皮子不由一紧。那日自称万人敌的江大游击初到门楼下时,气焰嚣张犹如横行的螃蟹,不料一块砖头仍出来,就吓得他落荒而逃,张忠骑在马上也气得直想骂娘。

好在江彬虽然逃了,却没把他丢下,带着他一路狂奔,总算摆脱了疯狂的百姓,张忠心中一宽,正想封官许诺的夸奖一番。可还没回头呢,后脑勺就挨了一下重的,再醒来时已被关在军营之中。

无论他如何询问叫骂,看守的官兵只是装聋作哑,一言不回。张忠吼了两天,也累得没了力气,可是心中却始终猜不透这个初来乍到的游击将军到底有何用意。直到昨夜又被人秘密转移到杨凌的住处,见到一直和杨凌形影不离的那位女将军,张忠才恍然大悟,知道是中了人家的计了。

他冷笑一声,也大摇大摆的走回桌前,在杨凌旁边坐了,大剌剌的拿起杯子,给自己斟了杯茶,笑吟吟的道:“国公爷,您不是为了对付刘公公吧?呵呵呵,要整治咱家来搞倒刘公公?啧啧啧,国公爷,就算是咱家竹筒倒豆子,有什么就说什么,您觉着可能吗?”

“自然不能!顶多算是用人不淑罢了,其他的事,刘瑾一推六二五。本国公也奈何不得他”。

“哈哈哈哈……”,张忠发出一阵猖狂的大笑:“国公爷,您说对了一半,您奈何不了刘公公,就能奈何得了我吗?要整治咱家,什么罪名呀?霸州民变那是刁民煽动,固安县令治下不严,本镇守奉旨收税,为朝廷鞠躬尽瘁,何罪之有?”

他摇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道:“要办我这个镇守,总得有人证物证吧?国公爷,县官不如现管,有咱家在,霸州上下就找不到一个有隙可趁的机会,刘公公知道了,也会在京里保着咱。

嘿嘿……,现在朝廷缺什么?缺钱。威国公无缘无故整治一个奉公守法、为朝廷纳税不遗余力的镇守太监,只要刘公公示意一声,天下各地镇守人人畏惧怠工,朝廷的税赋收不上来,到那时,不知国公爷要如何收场?哎呀……那时就是国公爷您八抬大轿的请我出山,咱家还得考虑考虑呢”。

张忠越说越开心,二郎腿摇得越发有劲儿了。

“别摇了。”

“嗯?”

杨凌语重心长的道:“男摇穷,女摇贱,你这不男不女的,摇呀摇的岂不是成了穷犯贱?”

“噗哧”宋小爱忍俊不禁,急忙转过头去,双肩还在不断抖动。

“你……”,张忠脸如鸡血,霍的一下跳了起来。

杨凌淡淡的道:“张公公说的这些事,是不会发生的,因为霸州镇守太监张忠,已经死了!”

“甚么?”张忠的脸刷的一下,由血红变成了惨白,身子瑟缩一抖,忽然狂跳起来道:“你疯了?我和你可有私人恩怨?霸州游击知道我没死,他手下很多兵丁知道我没死,还有你、你、他们,好多好多人都知道我没死,你现在控制得了他们,你能保证他们一辈子和你一条心?只要有一个人走漏了消息,说堂堂威国公,暗害地方镇守,就要你吃不了抖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