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2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14
A+ A- 关灯 听书

张忠一甩袖子,大门吱呀呀拉开,他已在韩丙几个亲信的保护下跑门去。江彬“嚓”的一声双刀还鞘,然后弯腰一提、将张忠提到自己马上,说道:“委曲公公了,且与末将同骑一马,咱们回了霸州城再说”。

张忠忙不迭道:“好好!无妨无妨,那车轿已被乱民砸坏,原也乘不得了,将军快快护我回城!”

其他几名校尉军官也把张忠几个亲信一一拉上马去,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声高呼:“乡亲们,张剥皮回了霸州,必不会放过咱们,一定会领了大军血洗固安的,不能放过他呀!张忠不死,霸州不安,杀了老狗,天下太平!杀呀!”

说着,黑暗中一块砖头飞了出来,“当”的一声把江彬的帽盔打歪了,虽然是早计议好的,江彬还是吓了一跳:他***,穆敬这个酸秀才,这找的什么人呐?砖头扔得还挺准的,你不打马就打张忠啊,你把老子打晕了,这戏就没法唱了。

帽盔一歪,江彬一声大叫:“不好,本将中了暗器,快走、快走!”说完二话不说,一抖缰绳,战马四蹄翻飞,落荒便逃。

哐啷啷一声,众人定睛一看,江游击原先立足之处只有一顶铁盔在地上打晃儿,不远处还有半块砖头,大将军已逃得踪影皆无。

乔知县刚刚走出大门,一见方才还霸气十足的大将军只挨了一砖头就吓得龟孙子似的逃之天天,不禁看直了眼睛。李班头见势不妙,慌忙扯住他转身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快快快,快关门!”

百姓们一见这般情形,胆气顿壮、砖头瓦块暴雨般袭来,几十名士兵立即有样学样,随在江彬身后纵马便逃。有几个还未坐稳的税吏惨叫着跌下马来,被蜂拥上来的百姓倾刻间砸成了烂泥。

正忙着掩门的乔知县和几个衙差见了这副情形只吓得手软脚软,两扇大门愣是半天没有掩上,幸好四下不断响起“张忠不死,霸州不安,杀了老狗,天下太平!”的呼啸声中,这些心志单纯的百姓被煽动下眼中只有张剥皮和一众税吏,乔知县等人才顺利掩上了大门。

乔知县和李班头等人将粗重的门杠落了闸,李班头愤愤的埋怨道:“什么狗屁游击将军,根本就是银枪蜡枪头,***,光长了一张好嘴,被块砖头一吓,就屁滚尿流的逃了”。

兴高彩烈送瘟神的辛庄主也无语了:文官贪财、武将怕死,霸州……这都是什么官儿呀?

乔知县压根没理他们,他撅着肥硕的大屁股,母猪拱门似的紧趴在门缝儿上,紧张的瞧着外边。门外大群的百姓一边高喊着:“张忠不死,霸州不安”,一边高举火把尾随着江彬等人离去了,根本没人回头看他一眼。

乔知县心中一宽:“这些百姓许多人也乘了骡马驴子的,霸州百姓马术又好,但愿他们追得上张剥皮。我算看出来了,这混蛋要是死了,说不定我被罢官了事,要是他活着,一切罪孽都得我来承担。阿弥陀佛,你就保佑张公公他……他被人打死了吧。”

乔知县很少求神拜佛,这一回临时抱佛脚居然灵验了。

他挤坐在官帽椅上,一身肥肉都堆上来,肚子溜圆,把补服上那只小鸟儿顶得清清楚楚,家里人按照他的吩咐正收拾着细软家私,乔语树愁眉苦脸的看着,不舍的叹了口气。

知州大人召集各县镇官员议事,自己的罪责一定是跑不了的,官是做不成了,先让家里人把细软收拾好,打包送回老家去吧。各县镇官员的丑事,他多少知道一些,料想张剥皮既然已经死了,以此相要挟的话,知州大人不敢把罪责全栽在他的头上。

乔知县弥勒佛般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的正发着愁,李班头匆匆奔进来、诧异的看了眼忙忙碌碌的乔府家人,然后对乔知县施礼道:“大人,华大人求见”。

“华钰?”乔知县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来:“他不是在家养伤,等着听参问罪呢吗?他来见本官做甚么?我被他害得还不够惨么?”

李班头讷讷难语,乔知县哼了一声,摆摆手道:“叫他进来吧”。

李班头如蒙大赦,连忙匆匆退下。一会儿功夫,只见华推官被两个丁勇抬着走进厅来,乔知县双手抱着肚子,也不起身相迎,只是苦笑道:“华大人,本县苦读二十年,才谋了这么个小小的七品官呐,如今……本县的前程,全都毁在你的手里了”。

华推官趴在木板上,干笑道:“县太爷,本官也是为了地方百姓、朝廷律法啊。不过……连累了大人您,本官心中实实不安,趴在家中苦思良久,倒想了个法子,或许能助大人您化险为夷呢。大人可愿听我一言?”

乔知县一听,顿时精神一振,象球一般从椅子里蹿了起来,喜笑颜开的道:“是是是,那是自然。不知华大人……呃……,快快,抬华大人去本县的书房,上茶,快些上茶!”

***********

樊知州呆若木鸡的坐在椅子上,已经小半个时辰没有说话了。霸州乃至所辖诸县的大小官员济济一堂,全都一言不发。

乔知县赫然在列,没事人儿似的左顾方盼,周围的同僚看了就心中有气。其实乔知县倒真想扮出一副悲愤忧伤的神情来,以博取众官员的同情。只可惜他脸上的肥肉实在太多了,点着头说“是是是”的时候。颊上和下巴的肥肉一齐哆嗦,看起来还很有诚意。如果想做悲愤的表情,难度实在太大,那双眼睛瞪得都有点走形了,他脸上的肥肉是耷拉着,没有一点变化。

江彬悻悻的坐在樊知州旁边的椅子上,脖子上缠着伤巾,手臂吊了起来,一条腿打了夹板,也不知伤得有多重,只是他的嗓门可够响亮,声震屋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