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2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9:05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看了刘大棒槌一眼,情不自禁的想道:“这夯货是真傻假傻?说他傻,又时不时的有惊人之语,还真叫人搞不懂了”。

刘大棒槌听说自己看中的东西果然是好货,不禁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俺就说嘛,那对破瓶子好看是好看,里边顶多插两枝儿桃花,再多了就塞不进去,还是这坛子好,怎么着也能腌五六斤咸莱!”

“噗!”杨凌一口茶喷出去,樊知州躲闪不及,官袍上溅了不少茶水,杨凌呛得直咳嗽,打着手势,道歉的话一时却说不上来,身后宋小爱已吃吃的笑起来。樊大人悻悻的抖了抖袍子,却不敢有什么不敬之语。

就在这时,一个马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库房,噗的一声跪倒在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道:“知州大人,固安民变,数千名百姓涌进推官府,税吏墨单九等十余人逃走不及,被暴民殴打致死,以农具分尸,惨不忍睹。

镇守张公公逃回税吏署,暴民们又袭击税吏署,抢走抗税被囚的人,门窗典轿、桌椅杂物全部被焚毁,司房、参随等人尽皆殴成重伤,奄奄将毙,现如今……”。

樊知州听的心惊肉跳,顿足道:“张公公呢,现如今张公公在哪里?”

“张公公带人一路往霸州逃,暴民将竹竿瓦块沿途追杀不舍,到了辛庄时张公公被暴民追上,只得进庄避难,占了镇中大屋,与暴民僵持不下,小的是……是乔知县派来求救兵的。”

樊陌离一听也傻了,在自己治下居然发生暴民作乱了,这……这要是朝廷追究起来……,还有张公公,张公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呐?樊知州想到这里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

杨凌他咳嗽一声,对樊知州道:“樊大人,慌什么?张公公身陷险境,得赶快派人救他出来呀。数千的暴民……看来只有让江游击出马了,你说呢?”

“对对对!”樊陌离被一语点醒,连忙道:“多谢国公爷提醒,下官这就派人促情江游击前来商议。师爷,马上派人去兵营请江大人前来”。

师爷忙道:“老爷,江游击就在城里,这两日他常去大狱,半个时辰以前才又跟小的讨了个条子,去大狱了。”

樊知州一愣:“他是游击将军,又不是推官,老去狱里干什么?莫不是有什么亲朋故旧犯案,前去探望?”这时也顾不上细想了,他急急一跺脚道:“那就更好了,快些,快些,你亲自去,马上把江游击给本官请回来”。

杨凌慢悠悠的端起茶来,淡淡一笑道:“我看,咱们今天就点到这儿算了,樊大人公务要紧,还是先忙大事去吧”。

樊陌离如蒙大赦,连忙谢罪离去。

杨凌唇边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该江彬出马了,然后,这些贪官就会象一只只扑火的飞蛾……

想到这里,杨凌举杯就唇,一仰头,杯中茶已一饮而尽。

**************

PS:昨天帮人搬家,八点半回家,九点才开始码字,总算把今天的熬出来了,不过振奋人心的是:今天是17号,轮到偶在单位值夜班,值班室有电视无电脑,我可以八点钟就呼呼大睡了^_^,这样,觉可以补一下。也因此,明天没得更,后天开始恢复正常。

第344章好大一口锅

霸州大狱女囚牢房本来囚犯就不多,正德皇帝为了给太皇太皇祈福,下旨大赦天下之后更是荒凉许久了,现如今王满堂是女牢里唯一的犯人。

这两天游击将军江彬天天都来狱中,说是向女囚王满堂质询有关谋反事宜,一开始两个女牢头还陪在一旁,后来嫌狱中湿冷,便偷懒躲在班房不奉陪了。

此刻,江彬正大马金刀的坐在低矮的木床上,双手扶膝,正襟危坐。大顺皇后王满堂俏生生的跪在他膝间,螓首微低,只听江彬说道:“僭越称帝,是抄九族的大罪。赵万兴肯定五马分尸,就是你,也得点了天灯,本将军为了救你,可是煞费苦心啊”。

“嗯!”王满堂忙不迭的点头,粉面桃腮满是感激之意。

“造反者死!协从的人,即便皇上再如何宽厚,也得判个充军发配,你这娇滴滴的美人儿若被发配苦寒之地受人作践,也是生不如死。本将军可是花了重金为你上下打点呀”。

“嗯嗯!”王满堂继续点头。

江彬抚住她的秀发,嘿嘿笑道:“经本官从中斡旋,朝廷判定你是被谋逆贼赵万兴掳去做压寨夫人的,这样你可是完全脱罪了,我估计这一两天就该放你出去了”。

“嗯嗯嗯嗯……”,王满堂双眸一亮,点头顿时如小鸡啄米。

江彬“丝”的吸了口气,一把抓紧她的秀发,眯起双眼道:“慢一些,慢一些……,好**的小嘴儿,吮得爷……魂儿都快飞了”。

只见王满堂跪在他膝间,一双樱唇吞吞吐吐极是卖力。尽管在狱中不施脂粉,这美人儿仍然魅力不减。江彬笑氵㸒氵㸒的扯开王满堂的袍子,雪白的玉颈下,松敞的领口缝隙中,隐约可见一道乳沟盈然。

江彬的大手探了进去,握住粉嫩嫩的坚挺,笑道:“美人儿,本官为你费尽心思。你该如何谢来?来,到床边趴下”。

王满堂只是个民妇,市井间那点见识能有多么高明?当初称王称帝的只是为了哄骗些愚民养活他们这对夫妻,根本无意造反,她哪知道这也犯了天条,是要灭九族的大罪。前两日被江彬一吓,王满堂魂飞魄散,她又非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如有人能救她出去,让她委身服侍又算得了什么。

何况江彬年轻英俊,身居高位,这女人更是千肯万肯了。为了讨得江彬欢心,王满堂使出当初和霸州的花花大少们吊膀子的风流手段,服侍得江彬欲仙欲死。此地虽是囚室,倒成了一对奸夫氵㸒妇偷情合奸的的欢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