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0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8:18
A+ A- 关灯 听书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荒唐了!简直岂有此理?”杨凌一番话听地江彬莫名其妙,却不敢再次动问。

“皇后!皇后??“杨凌跟抽筋儿似的,那个侍卫突然缩了缩脖子低声道:“国公,会不会是……”。

“是什么?”杨凌问道。

那侍卫讷讷道:“是不是这芦苇荡湖淀之中有什么千年的乌龟王八成了精,爬上岸来蛊惑百姓。诈骗女色呀?”

“王八精?“杨凌干笑两声,神气古怪地道:“呃……他们有多少人马?”

“人马?就……卑职和大人说的那些人呐”。

杨凌听了又进入痴呆状态,半晌才两眼直勾勾的道:“这……怎么可能?世上竟有这样荒诞的事情……镇上可有衙门里的人?”

“有的,胜芳镇设有巡检司。下辖一队兵丁,还控制此地民壮,应可调动大约三百人,要卑职拿腰牌去唤人么”。那待卫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回答道。

巡检司只是从九品。比县衙门内一个主薄的官阶还小,是末流的小官,但是实权却不小,坐镇一方,俨然是一处小小的土皇帝。他们主要的职责是缉捕盗贼、盘诘奸伪,有生杀大权,可以随便将人抓起来干掉,就是上面有人来追究,也可以说是因死者反抗、行凶、不得已而杀掉或者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威慑其他匪徒,就是当地的县官也管不了。

“算了,不用他们”,杨凌摇摇头:“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竟有如此离奇之事,巡检司未必一无所知。嗯……集合咱们的人马,准备拿人!”

杨凌一言落地,江彬嗖地一下跳了起来,犹如一只嗜血的猎豹,舔舔嘴唇,兴奋地道:“国公爷要拿谁?下官还有十几个人,愿随国公尾骥!”

“嗯……也好!江彬刚到本地,他的亲兵也是从宣府那边调过来的,而且江彬实是一员虎将,有他在把握一定更大,只是……现在也谈不上没有把握,杨凌的心境仍然梦游一般,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逛灯的人们已经都回了镇子,那时的花灯用的不是电灯,不能彻底长燃,镇中虽仍灯火处处,镇外却用一片黑夜取代了喧嚣。七八十号矫健的身影飞快的闪出镇子,遁入湖淀边的芦苇荡。

比肩高的芦苇因为冬季而稀疏干枯,白天看已经毫无韵味,不过在月夜中随风轻摇,倒也还有一番迷离的味道。江彬身背两柄斩马刀,嘴里叼着一截芦管,伸手轻轻一拂,枯掉的芦叶发出簌簌的细声,上边一点积雪也滑落下来。

远望,虚白的月光映的芦苇荡如梦似幻,一片幽幽的白。江彬噗的一下吐掉芦管、低声道:“国公爷,咱们到底是去哪儿啊?”

杨凌腰间也佩了剑,他扶着剑柄立定,侵慢伸出方手,遥遥指向苇深处,用一种梦幻般的语调道:“我们……要去那里,要消灭一个国家……”。

******************

PS:今天上级又来查啊查,恨死!我中午吃完饭就得抓紧准备材料,所以只能写到这儿了就上传,唉,本月本想休休,看来又要超标,奈何,奈何~~~。

老生常谈,有票请投,无票无妨,大家开心就好~~再次多谢大家一向的关爱!

第341章我上青天找清官

杨凌一边走,一边对江彬介绍了大致情形,江彬听了也是惊骇而笑,难以想象世上竟有如此荒唐的事。杨凌在京时,倒听说过江南有个乡村,一个村夫自立为帝,封后封臣,因为交通闭塞,直到十年后消息才泄露出来。

幸好这些不怕死的混球遇到一位仁主,弘治皇帝听了只是当成一个笑话,和刘健、谢迁等近臣说笑一阵下了道恩旨赦免了他们,才没有酿成屠村的惨剧。

杨凌虽听过这种荒唐事,可是心中一直以为是发生在偏僻荒谅的地方,一些愚昧无知的乡民才有可能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王满堂的父王智是霸州有名的讼棍,她又自幼闯荡街市,见多识广,怎么也会干出这么愚昧透顶的事儿来呢?

江彬听说是一伙乡民谋逆造反自立为帝,心中顿喜:这可是大功一件,尤其这次又是和杨凌一起作战,沾着人家大福神的光,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又得升官了。

一念及此,江彬兴致勃勃,隔着老远便抽出明晃晃的双刀,凶悍的带着宣府来的十几个兵、京城里的一伙家丁,要去消灭一个国家了。

那地方并不是很远,踏进芦苇荡,大约三里左右的路程。夏季时雨水充足,这里都半淹入水,要用竹筏才能摆荡,水中鲤鱼、鲇鱼受到惊吓,十多斤重的大鱼有时都会自己跳上竹筏,水土十分富饶。

只是这片芦苇荡毕竟走到深处四下不见人影儿,所以平素无人来此。到了芦苇荡深处,有一片较高的地儿,形如一座小岛,侍卫们都紧张起来,刀枪出鞘,屏住呼吸。饶是江彬艺高胆大,也不由放轻了脚步。

可是等大家冲到近前,就着皎洁的月光向前一看,不由统统呆在那里。

正前方一个茅草棚子,很大的茅草棚子,后边是既不高也不大的四间平房,除了中间一幢有砖有瓦。还象点模样,其余三间根本就是用石头黄土垒起来的。一众侍卫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览无余的空旷土地上也就这么点东西,月光幽幽淡淡的,照在这几幢很普通的民居上。

江彬一脸怪异,悄声问道:“国公爷,您……说的就是这儿?”

杨凌也象做梦似的,此时领着他们前来的那个侍卫已把一直埋伏在这儿的廖四儿领了过来,杨凌不敢置信的道:“你们说的就是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