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0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8:15
A+ A- 关灯 听书

江彬哪见过这种**手段,顿时骨头一轻,七魂六魄纷纷出窍,脚跟儿跃跃欲动。好风骚的女人,江彬心痒痒的,这风情韵味儿可比窑姐儿强了千百倍,他娘的,眼晴会勾魂儿啊,叫人见了就恨不得扑过去把她压扁了,揉碎了,刺穿了。

既是民妇,那就是丈夫没有功名的普通百姓了,***,哪个兔崽子这么好福气?不过……她既然也是霸州人,瞧这模样又不象个守妇道的,说不定……,江彬摆出更迷人的微笑,开始搭建近水楼台,说道:“原来也是霸州来的,呵呵,今日相见也是缘份,这里登徒子很多,夫人可要本官陪同赏灯如何?”

王满堂笑宴宴的正要应允,后边猛一声咳嗽,王满堂笑容顿敛,她扭过头去狠狠瞪了封半仙一眼,转回头来对江彬脉脉含情的道:“多谢将军,民妇自有家人陪同,不敢劳烦大人”。

她眼波一荡,轻佻的扫了江彬一眼,轻轻的道:“民妇是霸州吾神巷王智之女,改日若有机缘,当与父母再去谢过将军援手之恩、告辞了!”

“啊?好好!“江彬不愿在佳人面都失了礼仪,只得拱手作别。一双虎目依依不舍的紧盯视着王满堂款款摆动的丰臀纤腰,那**的曲线荡起一股妖娆,直入心脾,江彬长长吸了口气,低声自语道:“好风骚的小娘们,勾得老子这个火……不逛灯了,老子得去逛青楼”。

江彬转身要走,他此次赴任,带了十多个亲兵,上镇外逛花灯,却一个未带。江彬自己就是一手好本事,而且胆魄过人。当初任一个小把总时,就敢悍然跃上城头,狂舞双刀挑战城下精擅箭术的数千蒙古铁骑,现在当了游击将军,仍喜欢独来独往,不带侍卫。

杨凌一见王满堂和那封半仙等人离开。在镇里时派出的两个侍卫已经跟了上去,便放心的走到江彬身旁,笑吟吟的道:“江兄,大同一别已逾两载,真是久违了呀”。

江彬一怔,眯起眼打量打量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书生,瞧了片刻忽地象中了箭的兔子,倏的一下跳了起来,指着他瞠目结舌的道:“啊!你……你……你你是……”。

“哈哈,可不正是我吗?我是杨万年,江兄终于想起来啦!”杨凌一攀他的手臂,使劲握了一下。江彬十分机灵,已听懂了他的话意,呐呐道:“是啊……万年兄,久违了久违了”。

赵疯子携着妻子走上前笑道:“恭喜杨老弟元宵佳节喜逢故人。夜色渐深了,为兄要陪你的嫂子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谈,若有机会来到文安,老弟只需向人打听赵疯子的家,便可找到我了,介时一定要登门陪为兄痛饮一番”。

杨凌现在心中有事,忙拱手作礼,恭送赵燧夫妇离开,然后一拉江彬,回到桌前坐下,重要了壶茶,笑道:“江兄怎么调到霸州来了?而且还升为游击了?恭喜恭喜”。

江彬知道这时不宜见礼,便拱手谢过,然后俯身低声道:“我的国公爷,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我正想着到了霸州再去拜见您呢。”

杨凌笑道:“胜芳花灯,我也久闻在名,既然来了霸州,自当来见识见识,今日又遇到你,更是一喜”。

江彬笑道“下官见到国公爷,才是大喜。说起来,我小江能有今日,还多亏得国公爷呢,昔日你我在鸡鸣驿城头并肩抵抗鞑靼铁骑,闵大人又刀劈伯颜之子立下大功,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自然也跟着沾光。

尤其国公爷步步高升,边军将士每有论功行赏时,只要提及曾与国公爷您并肩作战,死守过鸡鸣驿,就没个官儿敢对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再说我小江打仗也敢拼敢斗,嘿嘿,托您的洪福,两年的功夫就升为游击了。“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了。鸡犬不一定是得道者自己提携,当他功成名就时,自然会有人为他和他身边的人去办这些事。因为你曾经追随过一个大人物,官场升迁就没有人敢刁难,谁知道你有什么门道,会不会把状告上天去?

所以说大势至者,自有诸多拥戴者聚集到他的身边,因为这些人利益或明或暗,都是依附在这个人物身上,休戚与共。他在,自己就官运亨通。他倒了,可能明明离着八百多级,和这位大人物连个照面都没打过,一样是被清算的对象,关系由此而生。

杨凌自知其中关节,不过江彬乃是一员悍将,不靠自己的关系按理也该高升的,今日见他高升,杨凌也替他高兴。

江彬自视为杨凌门下,对他倒是推心置腹,说道:“大人您也知道,边关早是苦寒一些,所以下官就想往里边调调,正好霸州大富绅张茂,那是我的表哥,我就托他活动了一番,调到霸州来了”。

杨凌这才知道原委,两人聊了一阵儿,问清江彬也在镇上店家居住,二人便一路闲聊,一路赶回镇去,叫店家置办了几样风味小菜,烫上几壶好酒,二人慢酌浅饮。故人相见,聊得甚是投机。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派去追踪王满堂、封半仙的待卫悄悄返了回来,贴着杨凌耳朵低低禀报一番。杨凌听得两眼瞪如铜铃,那侍卫禀报完了,杨凌两眼发直,半晌不发一语。

江彬奇道:“国公爷,国公爷,您……这是怎么啦?

杨凌两只眼晴象作梦似的抬起来,迷迷瞪瞪的看他半晌,才恢复几分清明。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你……说的是真的?亲眼目睹?”

“是的,大人”,那侍卫见杨凌没有背着对桌这个陌生将领的意思,便躬身说道:“卑职亲眼所见,千真万确,绝无半字虚言。卑职和廖四儿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可是就算神智错乱,也不该两个人同时犯混呐?卑职二人看的真是一丝不差了,这才赶回来报信。廖四儿还盯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