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10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8:08
A+ A- 关灯 听书

赵夫人在一旁捂着嘴吃吃的笑个不停,旁边桌上宋小爱和大棒槌本来听如痴如醉,还觉世上果有这样天作之合的姻缘,听赵燧一语道破天机,不由轻轻啊了一声。

杨凌也忖料到大概原因如此,一听赵燧说的明白,不由笑道:“兄长高见,这都是你的揣测么?”

赵燧嘿嘿一笑,自负的道:“不错,虽是为兄揣测,料来**不离十。那位王满堂姑娘从小随意出入里弄街头,与男子打交道,只怕早与那个叫赵万兴的人有了私情,所以才订了此计诓骗父母,不过为兄奇怪的是,那赵万兴如果家财万贯,以王智唯利是图的一个人,断无不允婚的道理,何必用此手段?

若说赵万兴一贫如洗,可是听说王满堂嫁了人。每次回娘家,或出现于霸州街市,都是浑身绮罗,穿金戴玉。显然处境很好,可是她嫁到何处,却无人说的清,莫非……她那夫婿其实是有妻子的?她是嫁了人作妾不成?”

赵夫人低啐一声,嗔道:“相公,休要背后胡乱猜测,污人名声。咱们不知底细,不可妄语。”

赵燧很怕妻子,闻言干笑道:“嗨,我这不是跟自己兄弟说说么,自不会和不相干的人胡乱提起”。

杨凌本想从他口中了解了解那位封半仙的情形,想不到却听了这么一段不相干的事情。这么说封小木只是一个普通的讼棍,那个什么丞相,难道真的是自己听错了?他的表宇叫成象或都什么其他的谐音?

杨凌的心里动摇起来。就在这时,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大姑娘正沿灯绳向另一株树下走,旁边还跟着小丫环,光看背影,那位姑娘就让人心痒痒的。背心型的狐裘显露出女性的曼妙曲线,长长的孔雀蓝百格裙,莲步轻移,腰肢有韵律的款摆。

看体态姣好的女子缓步而行,那款摆摇曳地韵律确是饱眼福的大享受。这时一个登徒子忽然急步追了上去,贴近姑娘身子时忽然探手在她的丰臀上掐了一把,然后身子一转,就要扎进人堆儿。

不料那位大姑娘蓦然转身,身手矫捷灵话,根本不象平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遇事惊慌无助的闺中少女,她伸手一抄,一把抻住了那登徒子的衣领子。“啪”的一记耳光扇在他脸上,娇斥道:“占你家姑奶奶便宜呀?隔着棉裙呢,摸着舒服吗?”

“喝!”杨凌暗赞一声好,这位姑娘,真够泼辣的,简直赶上现代一些爽直厉害的女孩子了,色狼最怕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了。果然,那歹徒子被打愣了,半天愣没回过神来。

平时他见到的女子一旦吃了这种暗亏根本不敢声张,怕丢了脸面,顶多悄悄走掉就是,要知道就算是被人非礼,一旦张扬开来,声名受损的也是女子一方呀,这位姑娘……怎么这么张扬呀?

这时姑娘已侧过脸来,灯下看美人,愈增三分颜色,何况现在有灯有月,而且五彩迷眼,这位姑娘本身相貌、身段儿也出奇的美丽,那俏丽的容颜让人一见便怦然一动。

这位姑娘被人非礼,立即狠狠打了那色狼一记耳光,应该十分生气才对,可是这时看她脸上,却笑吟吟的没有丝毫生气模样,反而像是碰上了老相好似地,笑得那叫一个妩媚,吹弹得破的桃红脸蛋,绽起明媚动人的笑容。

她的一双眼是典型的桃花眼,水汪汪的,那双嘴唇,丰满动人,娇艳甜美,要说起来她的五官、身段儿并不算绝美,比起赵家娘子来还要逊着几份,可是不同的是、她浑身洋溢着一种野性的美,是一种叫人见了就想在床上唱征服的性感女人。

如果说赵家娘子美的如同一湖春水荡漾、那么她就是一团燃烧的烈焰,风情完全不同的明艳。这位穿得体面的大姑娘莫非是教坊里的粉头?哪有正经人家姑娘被人摸了屁股还敢揪住色狼张扬的?

“你的胆乎真不小啊!“大姑娘笑吟吟地说:”敢当街调戏良家妇女。“

那登徒子已经醒过神来,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惊怒也因为姑娘特别的美丽和妩媚勾人的笑容而消失了:“这可是正月十五闹元宵,不小心蹭了你一下、你却打了我一巴掌,还要怎么样呐?呵呵,姑娘你是良家妇女?别闹了,是哪个院子里的姑娘呀?爷回头一定去关照你的生意,折腾得你欲仙欲死。“

因为姑娘的大胆和妩媚的风情,实在不象个正经人家的姑娘,这人误以为她是青楼妓女,顿时放下心来,也不担心四下围拢上来看热闹的百姓,反而公然和她调起情来。

眼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杨凌也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忽然想起当初在地府故意气那崔判官时自己说过的伟大梦想:没事的时候领着几个狗奴才,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现如今看到这一幕,在确知自己不会暴死之后,在这个灯市花如昼的梦幻之夜,在如今娇妻美妾、彼此恩爱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件事来,恍若前世一梦。杨凌不由会心微笑。昔日佛祖拈花,迦叶微笑,大概也是这种悠然心会,妙处难以君说的恬然心境吧。

“混账!”,杨凌正自浮想翻栅,女子身边的小丫环生起气来,瞪着杏眼怒道:“你长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家娘……我家夫人的主意,还如此出言不逊,陈风、单雄,教训教训他!”

原来这女子带的不只一个丫环,人群中应声挤出三个人来,好象刚刚才追上来。一听小丫环这么说,立即冲了过来不料那登徒子虽是调戏揩油的无良浪子,毕竟不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不但带了小厮,而且是与一众狐朋狗友一起来灯市游玩的。这时也围了过来,一见自己朋友要吃亏,立即迎上来流里流气的笑道:“怎么着?想打架呀,好啊,咱奉陪,你们有多少人,全叫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