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9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7:45
A+ A- 关灯 听书

僧人的声音颤抖着道:“什么白日飞升、破碎虚空,师傅四人有什么本事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吗?他们能成佛?好狠啊,一把火就给烧了,活活地烧死四个人啊”。

“大哥,我就奇怪了,咱们摆布的那火都有说道的,根本烧不着师傅,他们不知怎么在下边也放起火来了,可是师傅们怎么就不知道躲呢?一动也不动的就那么烧死了,我到现在还在纳闷儿”。

那个身材魁梧的僧人狞笑一声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师傅不是真正的金刚不坏身,他们喝酒吃肉玩女人,比咱们还厉害呢,肯心甘情愿被烧死才怪。姓杨的动了什么手脚我不知道,不过师傅们肯定是被他坑了”。

他看看十几个心腹兄弟。说道:“霸州咱们是待不下去了,众目睽睽之下,人人都知道杨砍头拥有师傅飞升后传下的法旨,霸州的百姓被师傅迷的神神道道的,对杨砍头造出来的狗屁法旨必然言听计从。

如果杨砍头是为公,那他就是知道师傅干的那些事儿了,他不会放过咱们的。如果是为私,想黑吃黑吞了师傅积攒下的金银珠宝,那更是非杀咱们灭口不可,咱们得赶快走,这里不能待了。师傅的金银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这几年跟着他们咱也学了不少花哨了,换个地境儿咱们自己当活佛去!”

“好!”几个根本没有度谍,剃了秃头就冒充和尚的汉子摩拳擦掌,雄心顿起。“可是……”,师傅的金库钥匙带在身上,那么一场大火,恐怕钥匙都化了,咱们打不开呀”。

“废物!”老大瞪了他一眼:“还要个屁的钥匙,不会五鬼搬运,你还不会五丁开山啊?哥几个抄家伙,咱们砸金库去!”

***************

“他们果然带了金银逃了?”杨凌微笑问道。

“是的,国公爷,一共十一个人,分成两伙,各自背了包裹趁夜走掉的。”

“嗯,盯上了?”

“盯上了。”

“好,明天消息一传开,就引着霸州官府的衙差去把他们抓起来,一个也不要逃了,不过先要秘密关押起来,不能声张。他们是最后一张底牌,不到关键时刻如果翻出来,就起不到应有的效果了。呵呵,有没有去他们的宝库查探?”

“有,他们在龙泉寺占据一座大殿,因为信徒众多,龙泉寺的方丈也不敢招惹他们,平素也不让弟子们过去。那座院子就一直被他们占着,他们逃走了之后龙泉寺还没人知道。

我们派人进去搜查,发现禅房下边挖了暗窖,修了暗门,验看时大门已被劈开了,里边还胡乱丢弃着一些不易变卖的珠宝玉器、金银首饰,现成的金银不多,应该是被四妖僧的弟子们弄走了”。

杨凌点点头,说道:“好,盯住现场不要动,明天一早。本公爷就去接收财产。”

第二日,霸州知州樊陌离、推官江海文率领三班衙役,杨凌领着亲兵,又叫上城中各处的保甲里正,士绅代表,在大群兴冲冲的百姓簇拥下赶往龙泉寺,一路上闻讯加入的百姓越集越多,汇成一条长长的人龙。

霸州龙泉寺。位于霸州信安镇,始建于唐末,原名龙花寺,金代改名“普照禅院”,元代定名为龙泉寺,寺院内大雄宝殿前的中轴线两侧有两口古井,水如泉涌,故得名“龙泉”。

寺里正殿大雄宝殿面宽三间,进深三间,后为千手佛阁,另有旁院三间,这幢旁院就是被四圣僧先以挂单为名寄住,却逐渐霸占,甚至不许龙泉寺的和尚跨进半步贼巢,也是那些狂热信徒们眼中不正殿的大雄宝殿更加庄严的圣地。

此刻,这座他们心目中的圣地一片狼籍。被劈开的窖门,散落的金银。人去庙空的场面,令所有的信徒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佛爷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们竟然背叛佛祖,窃取金银逃之夭夭了?

一片死一般的静寂当中,杨大神棍闪亮登场,即席发表了他的第一道神谕:“乡亲们,士绅们,四位神僧飞升灵山了,本官和大家一样,深切缅怀着四位圣僧的音容笑貌,和他们可亲可敬的大师品德。

这些财富是佛爷留给你们的。你们这些百姓,为了捐献香资,敬献佛前,变卖家产竭尽所有。你们的虔诚,四位神僧在天有灵是心里有数的。四位神僧传下法旨,令本官按照你们的贫富和当初捐献的多少,适当返还财产,可是四位神僧的弟子却见利起意,背叛神佛逃之夭夭了。

我和樊大人,江推官,是一定会派人缉拿的,我们一定会尽量把他们缉捕归案,挽回大家的损失。现在,只剩下这一点点财产了,大家不要急,不要慌,请大家排好队,自觉维持秩序,我先将剩下的这些财宝,分配给你们。

这座大殿里的一切都是你们的,大家请放心,我们官府是一文不要的。没有分配到的乡亲也不要急,你们先在官府做个登记,如果、一旦、万一我们能抓住已经逃走的叛徒,而且钱还没被他们挥霍掉的话,我们会把你们叫来继续分配的”。

老百姓一听就急了,如果、一旦、万一?还……还得是没被他们挥霍,那才多大把握啊?今天要是分不到我,岂不是要听天由命?

这就是杨大神棍玩的心理战术了,原来这些信徒们心甘情愿勒紧了裤腰带,把钱都捐出当香油钱,图的是什么?就图的种善因得善果,来世有福报啊。现在允喏给他们这一切的活佛自己成仙了,未来一片渺茫。幸好四位活佛声明要把这些钱返还给他们,现在又闹出这样的把戏,那不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