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9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7:19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可没忘了去蓟州汤泉时,永福公主也曾对他的志向和野心提出质疑。永福公主那小妮子对他算是相当友好了,随着他的权力渐增,也曾忌惮过他是否另有野心,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杨凌举杯就唇,想了想又搁下了杯子,说道:“刘瑾还有什么动静?”

“现在正在正月里,官员们都在休假,可是刘公公却政令不断,他下令凡官员升迁或调动者,有司粮未完成时不得离任,帐务也要先彻查清楚。举人、监生选官时。增试时务策及行移告事”。

“咦?”杨凌又惊又笑:“这个刘瑾,有时候真怀疑他是穿越过来的同志,离任审计和儒生考试在故纸堆里加考政治时事这些反传统,却在现代政治制度中也十分科学、行之有效的东西,想不到他都搞得出来。”

只听安之保道“这条政令一颁布下去,刘瑾便开始插手官吏考核和科举制度。他裁减了江西乡试的五十个名额,却给自己的老家陕西增加了一百个乡试名额,为了拉拢焦大学士。又给焦阁老的家乡河南增加了九十五个乡试名额。

由于翰林院的学士们一直站在杨廷和一边和他作对,刘瑾又下令对翰林的考核,除翰林院本院的考核外,还要会同吏部考察,两方面考核全部合格才算通过。这一来他通过吏部张彩,就控制了翰林们的晋升。”

杨凌苦笑着摇摇头:“可惜呀,经是好经,从刘瑾嘴里一唱出来马上就歪了,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为了掐过官员们的脖子罢了”。

他呵呵笑道:“想必刘瑾还下令,以后京中文武官员进退迁调,都要先到他那儿做个离任审计,才能上任吧?”

安之保怔了一怔,才听明白离任审计的大概意思。不由笑道:“国公爷料事如神,正是如此。现在正对官员做年终考核,并依政绩进行升迁调任。这条命令一下,刘瑾府上车水马龙。来往官员川流不息,刘府大门洞开,从黎明到深夜送礼者摩肩接踵。”

“现在京里已经闹出了许多笑话,有的官员上午送礼,被委了个肥差,可是下午有人送了更重的礼,于是吏部又马上下令革去前任的职,重新任命新官。还有人已经领了委任状出了京了,又马上派人追回来另委职务,把要职换给送礼更多的官员”。

杨凌听得眉心锁起,沉声道:“这些证据全都记录明白了?”

安之保会心的一笑,说道:“国公放心,时辰、地点、送的礼物多少,都有何人在场,咱们全记得清清楚楚。都督神英,明明今年边疆无战事,却重贿刘瑾,冒领边功,刘瑾请旨把他提封为阳伯,给于诏券,俸禄增至八百石。

武状元安国本应任用为指挥使,赴陕西三边立功,但是因为无钱行贿,堂堂武状元被刘瑾编入行伍戎卒中,连个小小的伍长都没有当上。平江伯陈雄不送贿赂,被刘瑾诬为贪污,不仅夺了先朝赐给的免死诏券,而且削爵抄家,全家发配海南充军了。”

杨凌听的心里有些急躁,耳听得刘瑾正在京中不断折腾,祸害着国家,自己明明有能力让他有所安分,却故意隐忍纵忍,不免有纵其为恶的罪恶感。可是……正因为刘瑾的劣性如此,如果不能一举将其制服,真如杨慎所说和他在朝争中斗上几十年,就算最后胜了那也是惨胜,朝廷被折腾那么久将要付出多少代价?

到那时,本来底子还算很好的大明王朝只怕要被这个祸害折腾的奄奄一息了。这就象是一个病人,一个选择是病得痛不欲生,然后彻底根除病症;另一个选择是缠绵病塌,不死不话的折腾几十年,到底哪一个带来的痛苦更深重?这大概就是休克疗法在朝争上的一种话用吧。

杨凌重重地吁了口气道:“没有旁的事了吧?”

“嗯,最后一件,刘瑾下令全国各地巡抚今年五月前均要来京接受敕封,逾期不至者落罪下狱!命令已令吏部下达各府道了”。

又是为了索贿!各地巡抚是当地军政、民政主要官员,五月前到京,有的提前两个多月就得出发,正是阳春三月,农忙季节。此时一地民政主官却要赶着进京送礼,他刘瑾为了填满自己的库房连天下百姓的肚子都不管了,一旦发生灾荒,还不激起民变?

天下所有巡抚同时进京?就凭现在的交通条件和通讯条件,那得误多少事!杨凌砰地一拍桌子,双目一拧,真的火了!

刘瑾啊刘瑾,你就可着劲儿的折腾吧!不但折腾的一身罪孽,也把你我相识以来的那一点点情谊全折腾光了。若是有朝一日,我在堂上审你,决不会再留半分情意!

***************

“艾员外,这大过年的,你跑到咱家府上哭丧似的,这也太不吉利了吧”,张忠不耐烦的捡起粒干果丢到嘴里慢慢地嚼着,二郎腿摇呀摇的,就在艾员外眼皮子底下晃荡。

“张公公,您……您高抬贵手!小民给您磕头了!您高抬贵手,求您高抬贵手!”艾员外肥硕的身子跟个肉球儿似地,堆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哟哟哟。您这是干什么呀?呵呵呵,说起来你艾员外比咱家岁还大着呢,您磕头拜年咱家也不能给你压岁钱呐”,

张忠的揶揄引得众家奴哈哈大笑。

艾员外抹抹脸上的汗水,苦苦哀求道:“张公公。您的人马上就要挖到我们家房子下边了,这大过年的,我们一家都不敢在屋里头待着,怕房子沉了呀,公公,您就是活菩萨,求您发句话,放过我们吧”。

“唉!”张忠叹了口气,放下了腿,肃然说道:“艾员外。咱家也是没有办法呀。咱家是领了皇差,奉了圣旨,京里刘公公亲自淮了的。要在霸州勘探金矿,根据我们请的堪典高人指点。你们家那片儿下边很可能就是金脉,这要是挖出来,那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呀,霸州百姓也都得着实惠了。此所谓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