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7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6:42
A+ A- 关灯 听书

伍汉超哭笑不得,被宋小爱调戏,早已成了这对小情侣的一种**手段,好久不见了,宋小爱忽然调皮起来,伍汉超觉得特别亲切。

宋小爱在情郎面前,走路也动人起来,伍汉超痴迷的看着她腰肢款款摆动的妩媚,轻快的步伐如雪花般轻盈,一个侍卫给宋小爱牵过马来,她接过马僵,扣住马鞍,忽的回眸一笑,吃吃的道:“想教训宋小爱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翻身上马,拍拍马鬃,格格笑道:“乌龟为什么砸秃头。害你几个晚上想的睡不着觉啦?现在我告诉你,天呢,有两个屁股高,地呢,没有三尺厚。至于为什么,想不通回家接着想去”。

伍汉超把脸一板,哼了一声,一语双关的道:“嗯,想不出的话……家法伺候”。

宋小爱脸儿一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想想伍汉超这种超级好奇宝宝,今晚十有**又要睡不着觉了,他想着自己出的谜语,就是想着自己,不禁开心的笑起来。

雪地上,一串银玲般欢快的笑声袅袅,马儿已经远去了……

伍汉超苦笑着掸掸帽子上的雪花,上回那个谜语,害他几晚上睡不好,连求带哄的,宋小爱才把答案告诉他,想不到现在又给他出了一个。继调戏之后,猜谜似乎成了宋小爱折磨他的第二手段,而且还越玩越上瘾,有点乐此不疲了。

*****************

张永的心眼虽比不上刘瑾,可也不比他少几分,他带着宋小爱到了豹园,让她候在外边,一溜烟儿去见皇上了。

正德正在看奏折,张永督管着豹园安全事务,也是常客,所以正德见了他很随意的打声招呼,免了他大礼参拜,就径自继续看奏折。

张永把火碳炉子往皇上跟前挪了挪,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只见正德皇上看着奏折摇头道:“上回宁王奏本请求复三卫,联没允谁,只是着地方官府加强缉盗,维持治安,可这江西巡抚也太无能了,强盗越抓越多,你瞧,宁王上本说,盗贼横行,时常入王府行窃,王府家丁人力有限,再加上宫殿年久失修,堂堂王府,很多房子现在一下雨就漏水,也太可怜了些。”

张永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道:“莫非……宁王又请求复三卫了?”

“这倒没有,他说……王府的琉璃瓦许多被踩坏、或者风雨破坏了,要更换一下的话,大约两三万件吧,这是皇家督造的,他自己做不了主,向朕请旨呢”。

正德愁眉苦脸的道:“江南的海税银子已经递解进京了,嗯,这才刚刚开市,前后几个月的功夫,许多外国商贾还没来得及和大明交易呢,税赋已经快赶上去年江南三镇递解的税银了,帮了朕的大忙啊,要不然年底给予百官的薪俸,犒赏三军的用度、筹备过年的费用,全都不知从哪儿出了。

依朕看,再有两年功夫,这日子准能好过,可这两年不好捱呀。宁王要换疏璃瓦,连造带运,加上其他修缮。又得一大笔银子,让朕从哪出去?可这维修王府。本就是皇家贴补地事儿,宁王逢年过节,进礼甚绰,换个瓦而已。朕怎好拒绝?”

“是是是”张永正想使坏,让皇上派刘瑾去想办法,却听正德自语道:“嗯,刘瑾在批奏中的提议倒不错,朕不理他这个碴儿。只追究盗贼横行的事儿,允许他恢复三卫兵马,加紧缉盗,以保王室安全。呵呵。把他想要银子要瓦的事儿,就这么不着痕迹的避开”。

张永听说过宁王府中官年底进京给皇上送礼。又给刘瑾也备了一份厚礼,不过他和宁王没什么来往,懒得计较这事儿,正好趁这机会谈起自己的目的来:“是啊,皇上,无论天下如何大治,总是有些胆大妄为之徒违法乱禁的。

别说地方了,去年杨凌在京师被山贼劫掳、侯府被数百强盗攻击,可见这些山贼何等胆大。还有在大同,邪教混入官府作官。勾结外虏,若非皇上大智大勇这才力挽狂澜,换了旁人必然为其所害。”

正德想起在白登山。如果不是杨凌稳住三心二意的花当,王守仁及时挥兵来援。还真说不定重演土木堡之变,不由连连点头。

张永趁机道:“老奴听说永福殿下为太皇太后祈福,要出家修行,为求清静,尼庵盖在郊外,这保护之责也不可不慎重啊。虽说殿下出了家,可是在天下人眼中,仍是先帝之女,当今皇上御妹,如果有宵小之徒打主意,那时可就坏了”。

“出家?”正德脸上涌起怪异的神气:“出家出家,这个妹子早晚出溜到杨家,这事儿得帮妹妹瞒着,张永虽然可靠,比较掉价的事儿还是不跟他说的好。”

“不过……他说的也是,诺大的驸马府……啊,不是,是诺大的尼姑庵,就派些宫女随同出家,一个男人也没有,别说安全了,如果哪个宫女出了宫,胡乱勾搭男人,把肚子搞大了,那岂不是连妹妹带自己都跟着丢人?还真该找人保护起来,要不……让刘瑾派些番子把尼庵四下围住?”

张永一边看着他脸色,一边道:“皇上还记的江南剿倭,征调广西狼兵,皇上亲自颁诏任命的狼兵总兵官宋将军吧?那是一位女将,骁勇善战,屡败倭寇,替咱大明立下了赫赫战功,对朝廷很是忠心。

这位女将军是闲职,这不……过年了嘛,她进京拜望杨凌大人,恰巧被老奴碰到了。老奴就想,这位女将武艺既高,又是女人,如果皇上请她保卫尼庵,出入方便,还不会惹闲话,所以就赶紧把她留住,赶来见皇上了,皇上觉的怎么样?”

正德一听眉开眼笑,撂下奏折道:“不错不错,亏得你给朕想着,唔……让一位女将军保护御妹,这主意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