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7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6:35
A+ A- 关灯 听书

张永心中好奇,这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跑到兵部衙门闹事,张永忙叫人停了轿子,靠在石狮子旁边。只见对面一个校尉色厉内茬的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冲撞官驾,不怕杀头么?快快速手就缚。否则格杀勿论!”

对面的娇美少女满不在乎的道:“冲撞官驾?你小子给我搞清楚,若论官,我的官比他的官要大得多呢。竟敢对我污言秽语,其是岂有此理!我来这儿是要见骁骑尉伍将军的。不是来闹事儿的,伍将军在不在?”

五品的骁骑尉在京师可算不了什么大官儿,被她拿下的人却是大内锦衣卫首领杨圣,权柄极高,那个校尉怎能让她把杨大人这么摁在的上,脸颊贴着雪的,说不出的狼狈。校尉道:“我已经派人传禀,侍郎大人马上就出来,快快放开杨大人,你闯了滔天大祸了!”

杨玉是锦衣卫的人,这女子不知是什么人,居然领着百余人闯到兵部,手中还持着兵器,可以想见杨玉只要给她安个试图造反的罪名,就能把她们全抓进大狱。这样娇美可人的女子,一旦沦落到杨蚤这个好色氵㸒邪的祸害手中,可以想见将有什么样的下场,那校尉心有不忍,不禁叹了口气。

少女格格一笑,说道:“好吧、不让我进去,我就等你们大人出来”,她妙眸一转,瞧瞧被摁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她的杨玉道:“你也姓杨?啧啧啧,同样是姓杨,这官儿差远了,人品差的更远。哼!瞪什么瞪,敢对我那么无礼,不宰了你已经算便宜你啦!”

这时兵部左侍郎杨一清急匆匆走了出来,听说有个女子率了百十号人居然包围兵部,他也十分好奇,当下领了几十号人,个个持了兵器,出门一见这般情形不禁诧道:“你这女子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王法了么?竟敢在兵部门前闹事,扣押朝廷命官,快快把杨大人放了!”

张永见他出来了,这才上前相见道:“杨大人,咱家有礼了”。

杨一清见到张永,忙拱手道:“原来是张公公、客气客气。呃……且待本官处理了此事,再接待公公”。

张永笑吟吟的道:“呵呵,杨大人请便,咱家的事儿不急”。

对面的蓝衣小姑娘听了两人对话,乌溜溜的眼珠儿一转,诧异的道:“又是杨大人?怎么这么多姓杨的大人?”

杨一清看了她一眼,走上前道:“姑娘是什么人,要见哪个杨大人,为什么带人冲撞兵部,扣押杨玉大人?”

蓝衣小姑娘眉毛一横,比他还嚣张的道:“你哪只眼晴看到我冲撞兵部啦?兵部门口不准站人,只准站些畜牲?”

杨一清勃然大怒,吧道:“大胆!不知天高的厚!”

蓝永小姑娘嘻嘻一笑,弯腰施礼道:“呵呵,多谢大人夸奖,另一位杨大人也这么夸过我呢。那位杨大人学识高深的很,本姑娘虚心向他请教,现在还真就知道天多高的多厚啦,要说天多高的多厚,这位杨大人你知不知道呢?”

这小姑娘巧笑宜人,叫人看着就觉的可爱,要不是在兵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杨一清还真不忍责罚她。他又好笑又好气的道:“狂妄的小女子,本官是兵部左侍郎杨一清,你为何带人到兵部闹事。还违禁持了刀枪,快快说个明白,杏则本官决不容你就此离去。嗯?你说杨大人,哪个杨大人?”

姑娘说道:“杨凌杨大人呐,他嘱我早日进京从军效命,我这不是紧赶慢赶的来了京师了么?结果可倒好,本姑娘到了,兵部大门进不去,又碰上这个混蛋对本姑娘言语非礼、动手动脚。我没宰了他,还是看在杨大人面子上呢”。

“杨凌杨大人?”杨一清恍然。他不解的瞧瞧这少女和她后边那些面目黎黑、打扮各异的青年,心中不免疑惑:“杨大人这是从哪儿招来的奇人异士呀,一个女子,让她从的什么军?呃……不会是威国公在外边又招惹下的什么风流孽债吧?”

这样一想,杨一清的语气顿时谨慎起来,杨玉趴在的上挣扎着叫骂道:“小贱人,你既无腰牌、又无令符,兵部大门也是你进的?本官好意询问几句,你的人竟敢把本官打倒在地,杨大人。你要为下官做主……哎约!”

状没告完,脑袋上被手直痒痒的砍头三人组用刀把敲了几下,他急忙恨恨的闭了嘴。

杨玉今儿来兵部是跑官来了,临近大年了,六部皆已封衙封印。不过杨一清未携家眷进京,他就住在当初刘大夏住的小跨院里,以兵部为家,杨玉眼热被张永的兄弟占据的指挥佥事之位,算计着杨一清一向对内宦没什么好感,自己和他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人,所以携了礼物,想通过兵部话动,给锦衣卫继续施压,刘公公那儿再一说合,这官没准就到手了。

不料杨一清一味推诿,两个人扯了半天皮,杨玉既没捞到答应的允喏,又没得到拒绝的消息,杨一清仅靠着一份俸禄,别无来钱的门路,正愁过年过不好呢,这礼物倒老实不客气的收了。

收了礼却不办事,把个杨玉郁闷的不行,他怏怏的告辞出了兵部,正瞧见一位长的甜甜的俊俏姑娘带了几个人在门口儿说话。杨玉素来好色,这女子容貌俏美,风情与京师女子相比别有韵味,把个色鬼又惹动了氵㸒心,不免笑氵㸒氵㸒的上前唤声“小娘子”,拉扯起关系来。

宋小爱瞧见他那副贱样心里就有气,杨玉一向跋扈惯了,见这姑娘粗布蓝袍,也不象大户人家的姑娘,根本懒得问她身份,还以为是哪个大头兵的女儿或者妹子,两边都没问明白对方的身份,他的爪子就摸上人家姑娘的香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