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6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6:04
A+ A- 关灯 听书

张太后刷地一下立起身来,气的脸色铁青:“女儿是堂堂公主,怎么说出这般话来,三大学士股肱重臣,倒不会有一个说出去。可这终究是个丢人的丑事,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胆子这么大、这般不知羞了?当日在戏台下我就觉得奇怪,女儿果然暗暗喜欢了那个姓杨的!”

只有一个朱厚照,还没明白自己妹妹的心思,他在那儿乐不可支地道:“朕的好御妹,你还怕将来有人变出一份婚书又来争驸马不成?那婚书在杨凌肚子里呢,早濡的面目全非无人认得了。御……御……”。

他四下瞧瞧。忽然发觉大家伙儿全都有点不正常,不禁奇怪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太后宫袖一卷一甩,粉面生寒,叱道:“立即传哀家旨意,把陈辉、孙世博召回宫来,由哀家、皇上和三大学士为公主择选驸马!马永成,扶公主回宫!”

“是,奴婢遵旨!”马永成急忙迎到永福公主面前,刚要伸手去扶,便僵住不敢再动了。

永福跪在那儿。俏脸沉静如水,她抬起右手,轻轻探至发间,缓缓抽出一枝碧绿剔透的玉簪,锋利的簪尖抵住了自己的咽喉。轻轻地道:“女儿知道,此违祖制。可是女儿也不愿受人摆布,受那一嫁再嫁之苦,母后不答应,这选驸马之事就此作罢好了。女儿此生,再不嫁人,求母后允准”。

老实温顺的孩子一旦犯了掘劲儿,那才是最厉害的,九头牛也别想拉回来,张太后刚向前走了一步,永福手中的簪尖便刺进了咽喉,一粒殷红的血珠渗了出来。可怜这身娇肉贵的永福公主,从小被人呵护的如珠如玉,浑身上下晶莹玉润,断无一点瑕疵,今日为了杨凌却两次流血。

张太后见状气得浑身哆嗦,冷笑道:“好,好,好!你真的长大了,竟然如此不守规矩!驸马不选了,送公主回宫!”说罢一拂袖子,带着身边宫婢太监直趋后殿去了。

永福公主心里一沉,两行珠泪涔涔而下,她默默一拜,起身便走。

焦芳一双奸诈的眼珠子故碌碌乱转:机会终于来了。

他忽地也站起身道:“皇上,老臣有些内急,告退一下”。正德茫然一点头,他也急忙跟着出去了。

此时,正德也已猜出妹妹心意:“她……喜欢了杨卿?这下可不好办了,她喜欢谁朕都能帮她,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可是杨卿……杨凌有老婆啊!东晋时倒有过公主下嫁已婚之人的先例,嫁的还是大名人王献之,可王献之受了皇命之后,也是休了妻子才娶的公主,妹妹呀,皇兄……皇兄若为了你,逼着杨凌休了幼娘姐姐,那种事情我怎么干的出来?”

焦芳借口尿遁,一出了慈宁宫便迈开老腿,踉踉跄跄去追永福公主,永福边哭边走,忽听后边有人直喊,扭头一看,只见年逾八旬、白发苍苍的焦阁老一溜小跑地追上来,忙拭了拭眼泪,微施一礼道:“焦大学士”。

焦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试探着道:“呃……,殿下,老臣冒昧,公主殿下可是想嫁……想嫁那个吞了公主婚书的人?”

永福泪眸一扫,没有回答。焦芳捻着胡须,侧脸旁顾,用眼角窥着公主神情,很阴险地道:“老臣年逾八旬了,心软呐,怎么受得了这世间小儿女的生离死别的痛苦,只可惜不知公主心意,老臣纵想效力,又怕唐突了”。

永福眼睛一亮,急忙道:“焦大人,你……你有办法劝得我母后回心转意?”

焦芳蹙着眉头道:“太后那是,固是一难。不过……公主与……与吞了公主婚书的那人可是两情相悦。暗定了终身?”

永福一怔,脸色微地垂下了头,幽幽地道:“他……他不知道我的心意”。

焦芳道:“这个么……可就难办了。太后正在气头上,就算太后心疼公主,这回心转意,总得慢慢说服吧?选驸马闹得天下皆知,若是公主突然许给了选婚官,这风雨还少的了吗?那个人还不知道公主情意,公主总不希望皇上下旨强迫他娶妻吧?

那个人可是极重情意的男子,为了妻子连圣旨都拒而不接过的。如果当今永福公主过门儿,那正妻之位必须得虚席以待,公主就算不在乎,可是这皇家地体面在乎呀,就是不知道他……他肯不肯为了公主休了原配呢?”

这一说,永福公主也愣住了,听了太后又要给她选驸马。心里一急。她就一个念头,和太后摊牌,表明她的心意,太后一反对,她除了呕气谁也不嫁,根本没想过这么多事儿,听焦芳一说,根本就是困难重重呀。就连他……他是不是喜欢自己,都是听了他抢婚书的事后一厢情愿的想法。

永福这一想,顿时窘出一身汗来:我怎么这么笨呀,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我倒不想夺了幼娘之位,可是无论是朝廷、百姓,还有他、她……会这么想么?

她急忙向焦芳问道:“焦大人,您……您可以什么法子帮我?”

焦芳缓缓道:“若要平息选婚风波,公主就得身份已定;若要太后回心转意,就得以母女亲情慢慢规劝打动;若要那人心甘情愿地娶公主为平妻,而不致为了皇家规矩驱离妻妾,这一切一切,要达到目的,都要公主……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再假以时日徐徐图之”。

永福公主屏息道:“我……我不在乎身份地位,可是我……我要怎么做?”

焦芳眯起眼道:“以前,有位公主,皇上要选婚嫁予吐蕃赞普时,她……正好也是十六岁,为了避免远嫁塞外,便声称要为外祖母祈福,出家做了道士,搬出宫住进了道观。等道和婚之事平息了,她就还了俗,嫁了个如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