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4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5:07
A+ A- 关灯 听书

礼部都给事中何神连忙放开工部都给事中老王的衣领子,对他还了一礼:“见过威国公爷”。

杨慎挣了两挣,吼道:“放开我!”黄景正瞧着杨凌发愣,被他一吼,忙扔下杨慎那条被他抬起老高的大腿,杨慎一边整着衣衫,一边也走上来作揖到:“下官见过威国公”。

这一下众官员才反应过来,连连纷纷放开对手,向杨凌作揖施礼,满堂一团和气。

现在杨凌是国公,地位在三大学士之上,三人也纷纷上前见礼,彼此寒暄一番,杨凌趁机问了问情况,这才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刘瑾这才放下茶杯皮笑肉不笑的迎上前来,说道:“见过威国公”。

他见了国公该行大礼的,但他现在的权势,是许多国公见了他得倒过来给他行礼,所以刘瑾大剌剌的行了一礼,动作十分的随便。

杨凌也不在意,随意回了一礼,笑吟吟的道:“刘公,多日不见,刘公气色甚好,春风满面,好似年轻了十岁呀”。

刘瑾干笑两声,眯起眼道:“威国公气色也不错呀,这清福享的,哎呦,好像胖了点,脸也白了些,不但更英俊了,也有了国公爷的威风气度,叫咱家看着,也替你喜欢”。

“哈哈哈哈。。。。”,两人相对大笑,只是眼中殊无笑意,旁边众人看着两位大佬,悄然退了一步,只听刘瑾说道:“国公爷现在是无事一身轻呐,今儿这么大雪,怎么忽然有兴致来到文华殿,不知有何贵干呐?”

杨凌眨眨眼,也笑道:“本国公也奇怪,文华殿的‘揖会’是三大学士和六科给事中议政的地方,刘公公不在司礼监坐镇,怎么赏雪景儿赏到这儿来了?小心让皇上看见,责斥你逾了规矩!”

刘瑾一窒,刚想说话瞧见杜甫陪着正德皇帝急匆匆走了进来,正德皇帝进门儿就抻着脖子喊:“谁打架?是谁打架?全都吃撑着了!你们一个个。。。。。哎呀,哈哈哈。杨卿也在这里。。。。

这位国际警察刚刚骂了两句,一眼瞧见杨凌立即喜孜孜的走过来。杨凌和众位官员下拜见礼,正德一把扶住他,笑道:“免了免了,杨卿阿,你可两天没去豹园陪朕拉,今早本想找你,可惜下了大雪,太皇太后病体也加重了。。。。。”。

众官员趁这机会赶紧整理自己的官容,由两位帽翅儿掉了,赶紧退到了人队后边找到帽翅儿悄悄往上安。杨凌忙问到:“太皇太后凤体一直难愈,太医们没有什么好办法么?”

正德脸色沉了下来,轻轻摇了摇头。杨凌目光一闪。说道:“内子文心,医术精湛,况且她是皇上封的宫中女官,可否让她来给太皇太后诊治一番?”

正德喜道:“对阿,我怎么把她忘了,好好好,回头你就把她带来”,正德不是那种息怒不行于色的料儿,伤心快,开心也快,立即凑近杨凌耳朵到:“一仙跟朕说,新婚之夜你是新娘子,没义气阿没义气,这么好玩的事儿居然不通知朕去看看。”

正德皇帝把六七十位官员当成了摆设,也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和杨凌唠起了家常,刘瑾看着心里泛酸:“幸亏咱家把他挤兑下去了,要不然以皇上的恩宠,还有我混地份嘛?”

刘瑾向前一步。细声细气儿地到:“皇上,吏部都给事中在朝堂上论及朝政,一言不合竟大打出手,这可是岂有此理,把朝廷的体面都丢光了”。

刑部都给事中刘云凤立即一弯腰,沉声说道:“杨慎年轻识浅,德行不足,动手打人惹起事端。实在不成体统,下官弹劾杨慎有失官仪,应予罢免!”

旁边一大帮已投靠刘瑾的官儿立即纷纷应和:“是呀是呀。朝廷命官尚且不守法度,何以服天下?杨慎仗势欺人。皇上应当严惩!”群情汹汹,越说越是严重,大有不驱杨慎,似乎就要国将不国了。

正德听地皱起眉头,满脸的不悦,刘瑾大喜,刚要趁机进言挤兑那个小混蛋走人,杨凌忽然哈哈一笑道:“匹大的事,至于么?”

轻描淡写一句话。那些给事中们立即闭了嘴。杨凌拱手道:“皇上,臣记得托孤大臣、三朝元老、当今首辅大学士李大人,不但曾经在皇城内夺马鞭怒笞国舅爷张鹤龄,还曾在金殿上多了金瓜武士的兵器,满大殿的追杀,先帝感其一片真性情、衷心于国事,不但未曾严惩,还多次予以安慰嘉勉。

杨慎十三岁进京,就甚受李大学士青睐,不但收入门下,还以小友相称,呵呵,这还真是同为性情中人,连行事作风都如出一辙,杨慎才华出众,年轻有为,他资历尚浅,论及国事时却不计较个人得失,实是皇上之福,如果好好栽培,将来必为我皇肱股之臣呐“。

正德一听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可不是嘛,李东阳在金殿上还提着金瓜打我舅舅呢,在文华殿打架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他看着刘瑾,刘瑾哈着腰还没起来呢,也不能不给他个面子阿。

正德把袖子一拂,瞪起眼睛道:“瞧瞧你们,一个个衣冠不整,毫无仪容,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一定要动手,动手若能分出个高下,那朕还要你们干吗?调群大汉将军来做六科不久完了么?一个个的吃撑着了是不是?去!杜甫阿,一人发把木锹,给朕扫雪去,三大殿啥时清理干净了啥时走人!”

“奴婢遵命!”杜甫连忙领旨,六十多个给事中全部被带出去,一人发了把锹给皇宫扫雪去了。正德道:“太皇太后病体沉重,朕还要回宫探望,你们也都散了吧”。

他匆匆走到门口,忽又回头道:“嗳,对了,杨卿入宫,有何事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