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4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5:00
A+ A- 关灯 听书

她满脸醋意地道:“男人呀,全是没良心的,枉费人家牵桂着他。大老远地赶了来,嘁,总是到不了手的才觉着好!嘁,‘留住你的人,还要留住你的心’,我就没听他对我说过这么动听的话儿”。

她抻抻懒腰,玲珑的身体曲线换了另一种跌宕起伏,气鼓鼓地好象还在愤愤不平。旁边楚玲吃吃地笑道:“小姐,反来复去的您都念叨半天了,小婢都听出耳茧了”。

成绮韵娇嗔地瞪了她一眼,问道:“大人被那狐狸精迷地神魂颠倒,就这么放她走了?”

楚玲眨眨眼道:“不放怎么办呐?咱们的人听大棒槌说,那个崔莺儿功夫好生了得,想留也留不住的,谁敢逼她呀?人家都威胁要一剑刺进大人的胸膛了。真个伤了大人,小姐不心疼?”

成绮韵悻悻地道:“刺刺刺。我看大人想着把他的‘剑’刺进人家的身子才是正经”。

楚玲捂着嘴吃吃地笑:“小姐不会是因为你为大人担心地要死,结果到了京,却发现他居然还办了喜事,纳了房新夫人过门儿才大发雷霆吧。”

“哼!“成绮韵懒懒地支着下巴道:“文心过门儿,早在我预料之中。只是不知杨大人和那红娘子有什么纠葛,居然这般让着她,不过杨凌可不是个能被女色迷的住的人,否则还不麻溜儿地答应她除掉周指挥,抱得美人归啦?”

“那当然,我家小姐相中的人,还能差得了吗?”

楚玲笑嘻嘻地道:“那个红娘子一走,大人就下令通过锦衣卫告知周指挥,说是收到消息有人欲对他不利,叫他加强戒备,还叫人追踪红娘子,说要放长线钓大鱼。可惜,他的人追踪技巧有限,让这条美人鱼溜了”。

成绮韵听说杨凌还能如此机警,脸色大为和缓,她瞪了楚玲一眼道:“你懂什么?大人身边留下的,都是武艺高强擅长护卫的高手,身手高明可不见得会循迹追踪。内厂训练的精英,现在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你以为她跑得出大人的手掌心?咱们的人追上去了?”

“是的,她说要战场相见,不会是真的要造反吧?霸州那边的山贼元气大伤,凭那点人手要造反简直是自寻死路”。

成绮韵脸色凝重起来,说道:“不要小看了他们,彭鲨鱼说过,昔日霸州绿林就打过招揽他的主意,看来他们也是蓄谋良久了,不会这么轻易被官兵抄了老底儿。”

成绮韵到了北方特别怕冷,而且还爱犯困,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派人蹑紧了她,大人的考虑是对的,抓了她也没什么大用,从她话里透露的意思,在她后边,应该还有人呢,说不定跟着这条美人鱼,能摸出一条大鲨鱼”。

她象猫儿似的蜷伏在软塌上,目光闪动,沉思着微笑道:“吩咐下去,有什么消息,立即先告诉我。呵呵,大人修身养性,刘瑾独掌朝纲,四川那边元凶尚无着落,这里又冒出个红娘子和霸州绿林,唔……现在是越来越好玩了”。

楚玲谨慎地看了她一眼,故作无意地道:“内厂交出去,所有势力却全剥离出来,看来杨大人可不是真心要做一个养老的国公呢。虽说这些势力南七北六,一分为二,但是为了保证情报系统的严密和顺畅,这部分基本全部掌握在小姐手中,大人对小姐的信任……都超过了韩老爷子呢,大人……对小姐真好”。

成绮韵一双美丽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笑盈盈地道:“玲儿,你到底要说什么?”

楚玲脸色一变,慌忙跪在榻前道:“没……没有,杨大人这般信任小姐,小婢是……是……是替小姐高兴。”

成绮韵的手慢慢伸出来,纤纤五指宛若兰花,轻轻勾住了楚玲圆润小巧的小巴,将她吓的煞白的小脸儿勾的慢慢仰了起来。

静静地注视半晌,成绮韵忽地“噗吃”一笑,轻轻抚着她娇嫩的脸颊说道:“啧啧啧,我还真的佩服大人,我要收服人心,还要恩威并施,不知用上多少手段。我待你情同姐妹,可是你一共也没见过他几面,这就开始向着他说话儿了。玲儿,你不是也喜欢了大人吧?”

“不不不。没有,没有,小婶怎敢高攀”,楚玲的脸吓地更白了。

成绮韵悠悠地道:如果……你真的喜欢大人,我倒可以帮你。我早说过,咱们情同姐妹,如果有机会共侍一夫,又是嫁入国公府,也算是个好出身了”。

楚玲已经眼泪汪汪地了:“小姐,婢子没有这份心思,婢子忠于小姐,只盼着小姐幸福。杨大人他……很好,真的对你很好,婢子跟着小姐这么多年,杨大人是真心真意对待小姐的第一个,,我看得出,如果不是现在有许多事需要小姐去办,大人一定会娶小姐过门儿的,小姐……小姐应该珍惜……”。

成绮韵托着下巴瞅了她半晌,忽然吃吃地笑了:“傻丫头,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怀疑我截了许多本该呈报给大人的消息,擅自把大人交给我的势力重新部署,在大人身边安插我的奸细,回了京不去见他,调动大笔资金,是对杨大人起了异心?”

楚玲哆嗦起来,成绮韵的厉害她是晓得的,虽说她待自己亲如姐妹,可是谁知道如果她怀疑自己起了疑心,会不会毫不留情地除掉自己?

成绮韵淡淡地道:“起来吧,你能这么对待大人,我只有开心,不会怪你的。我是瞒着大人做了许多事,我的用心,你早晚会明白的,不要怀疑我对大人不利,如果我有异心,也不会让你知道了”。

她的目中放出危险的光芒,纤纤十指就象护犊的母猫一般,露出尖利的指甲又慢慢地收紧:“我比任何人都更在意他,而且不容许他吃任何人的亏。他想不到的事,想到了又不肯去做的事情,我都会替他去做。有些事你不懂,也不需要去懂,等你将来有了心爱的男人,你就会知道,不是把什么事都告诉他,才是真的爱他,他是我的男人,我得为他的长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