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3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4:59
A+ A- 关灯 听书

“你……你你……你滚开”,红娘子的声音颤抖着,越来越软弱,越来越害怕,眼前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骂我?命令我?管教我?

她心里愤愤的质问,偏偏不敢反驳,背己抵到了墙,无处再退了,可是杨凌仍在向前走,胸口已抵上了她的剑尖。

“以前,我不敢对你做什么承诺,不是因为嫌弃你,只因为我不知道你和杨虎是否能够重归于好,只因为我自己命中有一场大劫,我不知道能不能安然渡过。现在,我知道你和杨虎永无重归于好的可能,你的不幸,有我的一份责任在,你今后的一切,交给我好了。

我保证:霸州的事,我会过问;我老寨的人,我会安置;你,我来安排。我和你的一段缘,是天注定,我不会任由你错下去,你这个笨女人,整天介除了舞枪弄棒你还会干什么?放下剑,不要穷嚷嚷!”

对付强势的女人,只有比她更强横,对付红娘子这样的女人,尤其不能讲太多的大道理。杨凌前所未有的粗暴和蛮不讲理,把红娘子弄懵了。

杨凌昂首挺胸地向前走,红娘子感觉锋利的剑尖已经刺入他的胸膛,慌的连忙一缩手,剑尖向上,上边没有血迹,她不由松了口气。

杨凌趁机迈进一大步,把她抱在了怀里,红娘子又气又羞,斥骂道:“你……你这个混蛋!无赖!放开我”。

第二次肌肤相亲,同上次阴差阳错,羞忿欲死的感觉不同,崔莺儿的身子一阵酥软,几乎要放弃抵抗,沦陷在他温柔的怀抱里。

杨凌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能给她思考的余地,如果她真的杀官铸下大错,自己也救不了她了。他抱紧红娘子看似瘦削,却丰腴柔软、骨匀称的娇躯,柔声道:“放弃报仇吧,你不是天下的主宰,不能善恶不分、是非不明……”。

“报仇?”红娘子猛地一震,拾回了自己理智:“我在做什么?父仇不共戴天,他是朝廷的大官儿,是我仇人的同僚,我怎么这般不知廉耻。居然让这个烂家伙抱在怀里?就算杨虎那个畜牲我不必在意他。可是叔伯长辈们会怎么看我?爹爹在九泉之下能瞑目么?周德安如果不死。他们就要……就要……,到那时我将如何自处?”

红娘子冷静下来,她猛地双臂一振,挣脱了杨凌的怀抱,闪到一旁道:“我崔莺儿不会再自取其辱地求你帮我了,我的仇,我会报!我活的好好的,也不用你可怜,更不用你管!姓杨的,当我没来过,告辞!”

崔莺儿“嚓”地一声还剑入鞘,大步走到店门口。扬起头道:“你正在为公主选驸马是吧?不要整天待在家里陪着你的妻妾了,用点心思,帮人家找个中意的郎君。”

她唇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错了,那就是一生一世的事。如果害了人家姑娘,你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她抬腿欲走,杨凌急声道:“站住!”

崔莺儿停住身子,冷冷地按住剑柄道:“杨国公想留住我?”

杨凌怒道:“你还是要报仇?我今日既然知道了,就决不会让你行刺成功,不要枉送更多的性命,你醒醒吧!”

崔莺儿傲然道:“你是大丈夫有所不为,我这个小女子也是言出必鉴!我要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哪怕闹他个天翻地覆!我已经闹过一次了,不是么?天下任我走,谁能奈我何?”

她娇美的身影步入漫天飞雪中,抱拳回身道:“杨凌,好好做你的国公爷,享你的清福去吧,再相见时,除非是在战场,今天我不杀你,到那时,我的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刺进你的胸膛!”

杨凌不理她的威胁,他也大步走了出来,走进漫天大雪之中,走到她的面前,刘大棒槌和众侍卫慌忙抓紧了刀追到跟前。

雪花不断从两人之间飘落,崔莺儿在杨凌的注视下,冷冽的眼种渐渐飘移起来。杨凌抬起手,温柔地替她抚去发边的落雪,她也傻傻的没有反应。

“去年大雪时,你放了我,今年大雪时,我放过你……”。

“那不同,现在是你根本留不住我!”

“呵呵,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这么争强好胜的女人。不过……你没她有机心,所以更可爱。”

杨凌微微一笑:“莺儿,今日我不阻止你,也无法阻止你离去,希望你无论做什么事,都能问一下自己的良心,不要伤及无辜,不要伤害不该杀的人,我杨凌没有主动追过女人,你是头一个,不要铸成无法回的大错,连我都救不了你。”

“我该感恩戴德吗?杨国公!”

杨凌摇头:“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个机会,今天我留不住你,早晚有一天我能留住你,不但留住你的人,而且还要留住你的心。我们一定会再相见,不管是战场还是法场,我都会让它变成情场”。

崔莺儿忽然笑了,她很少笑,可是每次一笑,刹那间的笑颜都宛如云破月来花弄影般,说不出的旖旎动人:“好啊,杨大人,那你就把战场和法场当成情场好了,当我把天捅出个大窟窿时,,你要是还有本事给我补上,我红娘子就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雪花袅袅中,眉熏如远山,忽然变得悠悠远远,那双眸中有一抹怵目的艳媚:“等着吧,杨大人,等着我来天翻地覆,我倒要君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补天!”

**************************

”没有机心?没有机心那是笨蛋!他就这么喜欢傻傻的女人呐?”

成绮韵半卧在暖轿中,外罩着柔软合体的绮罗软袍,内穿着嫩绿色的绢质宽袖衫裙,还有一件桃红色的绣花比甲,纤秀的颈间环着一条雪白的狐狸围脖,手里捧着一个小手炉,腰肢纤细,**修长,容颜也愈发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