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3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4:57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微微蹙起了眉,他一直只注重大政方针。而且这一年多来东奔西走,百事缠身,哪有时间细细了解地方民政,难道霸州吏治现这般败坏了?”

杨凌苦笑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霸州官府真的酷吏横行,我会向皇上进言,予以严惩。但周德安奉皇命用兵剿匪,连破十余大寨。将霸州山贼一扫而空。纵有不妥之处,也是功大于过,杨凌不会为金钱权力擅杀功臣,也不会因为女色而枉法”。

红娘子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雪白,她霍地立起,惊怒的退了两步,说道:“你……你说我用女色诱你枉法?”

杨凌大悔,忙起身迎过去道:“莺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我是说……”。

“呛”,一声剑啸,短剑出鞘,抵住了杨凌的胸膛,红娘子杀气腾腾地道:“你还说什么?那些山贼大多迫于生计才入山为盗,否则谁干这杀头地买卖?他们犯了法,该杀!可是那些女人、孩子,都个个该杀么?我只求你杀一人,只杀一人而已”。

杨凌夷然不惧,直视着她的目光道:“你知道吗?我清剿海盗时用过缓兵计甚至诱降计,平定都掌蛮之乱时,火烧连营,又何尝没有许多妇孺被害?战场之上,如果存有妇人之仁,便要有许多士兵白白送命。我很想帮你,但此人手段虽然狠毒,却不是取死之道,我不能杀!”

崔莺儿绝望了:“我何必要见他?何必来自取其辱?到底是为了老寨执意报仇的叔伯兄弟们数百条性命,还是因为……因为他的身影在我的心里越映越深,我在给自己一个理由接近他?”

强行压制住急欲报仇的老寨人马,只因为她心里一直牢牢的记住对杨凌的一句承诺:“不造反!”哪怕是老父中计被杀,她也只想用江湖人的手段,一对一地了结这段恩仇。

追踪周德安来到京师,可是到了京师后就克制不住地常常留连在威国公府附近,只为了暗中偷偷看他一眼,今日低声下气的出面求他,真的是苦无办法报仇还是想利用他为自己报仇的理由,能心安理得地面对九泉之下的老父和山寨的父执长辈们,找个自欺欺人地理由长伴在他身边,寻回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崔莺儿心里一阵气苦,山寨的人,都知道她和杨虎现在形同陌路,谁知道她心底的秘密?那一夜的孽缘,掳获了她的身子,近一年的分离和对杨虎丑陋面目的认清,却让她把心也交给了这个男人,可是这种女儿心事,能对何人谈起?有谁能够明白?

门外的侍卫们看到这番情景,纷纷抽出兵刃冲进店来,杨凌头也不回,只是厉声大喝道:“统统退出去!”

众侍卫听了迟疑着不知进退,都把眼去看刘大棒槌。大棒槌是见过红娘子的,也知道他们在阳原相处的情形。他瞪起一双绿豆眼,看看红娘子流泪举剑,委屈的象个小媳妇儿的模样,又看看自家大帅胸有成竹、威风凛凛的大男人气慨,立即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大帅和女人的事儿,尤其是和漂亮女人之间的事儿,聪明人的做法就是不要管,而且装作看不着。大帅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再说……大帅不是还有把很厉害的枪么?

刘大棒槌立即振臂一挥,比杨凌还果断的大喝道:“退出去,统统退出去!”随着“喀喇”一声,那件一直很紧张的袍子也果断的从肩后裂开了一道大口子。

“崔老爷子已经去了,崔家老寨以你为尊吧?莺儿,为什么不多为活着的人打算打算呢?山寨里的人要么是些老人,要么是妇孺孩子,杀官形同造反。要说错,谁对?谁错?也许都没有错,就象……你和我的事,能怨谁呢?要说因果……”。

红娘子的脸蛋羞如石榴,忿然道:“不要和我说什么因果,江湖人的恩怨,自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我们不论是非。只论恩仇”。

杨凌淡淡一笑。道:“或许原来是,但我知道,你现在不是那样的人”。

他往前走了一步,红娘子剑尖一抖,斥道“站住,不要动”。

杨凌沉声道:“崔家老寨打的毕竟仍是山贼的旗号。我无法理直气壮地去向一个剿匪有功的将军报仇。我也不许你去!”

崔莺儿冷笑:“你管我?凭甚么?”

“就凭我们有了夫妻之实!就凭杨虎配不上你!就凭你现在又不论是非地胡闹!就凭崔莺儿这个女子不该为了这些不该承担地责任被押上法场,我就有责任照顾你,我就有权利管着你!我决定:从现在起,你是我女人!”

杨凌双眉一扬,说道:“要不要我请道旨意公告天下?我做得到的。皇上一定会鼓励我胡闹的!你信不信?”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向前走,红娘子举着剑,抵在他的胸口上就只有一步步地向后退。她为自己的狼狈而恼羞成怒。厉声叱喝道:“站住!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不是不敢,你是不会那样做。我记得。在白登山的洞里,你救过我;我记得,在北京城外,你施粥救活了许多百姓:我记得,你信守承诺,掳我出城后毫发不伤:我记得,你愿意返回山寨,劝阻令尊放弃造反的念头……

崔莺儿,你生在了那个贼窝里,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山贼。你做不了山贼,也不是那块料,放下剑,乖乖的做一个女人吧!

我保证,不再让霸州百姓受苦,不再让你受苦,你不应该是这副模样,想想刚见到你时那是怎样一个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的女子?穿回你的红衣,不要不是白就是黑,让自巳整日整月的沉浸在仇恨的愁云惨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