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0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3:05
A+ A- 关灯 听书

******

前院已经安置的差不多了,高管家见侍卫们都安排妥了,知道这些大汉食量惊人,这通折腾怕是都饿着肚子。早上也未必起的来,早就吩咐煮了粥,蒸了馒头,忙叫人逐房送进去。

忙活完了正吩咐家人们也去休息,云儿打着灯笼来了。四下看看,上前很礼貌地道:“老管家,都安排妥当了么?”

高管家以为是夫人不放心。着她出来询问,便笑眯眯地道:“嗯,都安排妥了,这就要熄灯睡了,云儿姑娘这几天照料夫人,也累的很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小姑娘抿嘴一笑,俏巧地颔首道:“嗯,老管家也早些歇了吧。婢子回后院儿。”

就在这时,刘大棒槌嘟嘟囔囔地走了出来,他又换了套衣服,手里捧着被某位大人的油条、某个将军的豆汁弄脏的袍子,愤愤然地道:“真烦人,俺就这三套衣服,出京这套就没换过,破烂的都没法穿了,回来好不容易换一套,让个不开眼地给油了,也不知洗不洗的出来。”

云儿听了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傻大个出京好几个月才穿一套衣服,还象自已是个多干净儿的人儿似的,倒挺有趣。”

她大大方方地走上前,从正到处找木盆的刘大棒槌里一把抢过衣服,莞尔笑道:“别找啦,人家帮你洗好了。”

“你?不不不,那可不行,你是大夫人身边地人,俺就是个当兵的,可不敢让你洗衣服。”

“行啦行啦,挺大个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呀,我说帮你洗就是帮你洗,我喜欢给你洗成不成?快去吃点东西睡吧。”

“喔……”,刘大棒槌迟迟疑疑地往回走了两步,忽然又转回身来,咬了咬厚嘴唇,很认真地道:“那个……啥,你……你是不是喜欢了俺啦?你喜欢了俺可不成,俺娘说,将来讨个媳妇儿要回去陪着他二老的,你是大夫人的人,是城里人,又不能跟俺走。”

“啊?”云儿地下巴几乎掉下来,小脸跟一块大红布似的,瞪圆了眼睛对刘大棒槌气极败坏地道:“谁谁谁谁谁要嫁给你啦?不是,我呸!谁喜欢你啦?”

小姑娘窘得都成大结巴了,颈子上的筋都跳了起来。高管家瞧地好笑,抿紧了嘴唇却不过来,你让他和这浑人怎么说呀,还不如装没看着,免得小云姑娘难堪,老管家往屋檐底下退了退,又往远处出溜了几下。

刘大棒槌忸怩地道:“俺娘说的啊,你又不是俺媳妇,又不是俺妹子,又不是俺大嫂子,你凭啥给俺洗衣服,女人哪有随便给陌生男人洗衣服的,俺娘说……”

“滚你的乌龟大鸭蛋!”小云姑娘臊的没脸见人了,把衣服往他手里狠狠一塞,抹着眼泪儿便跑。

刘大棒槌很无辜地道:“你看,心虚了吧?”

伍汉超耳目灵,打听到两人刚刚对话,就出了房间,整个过程都落入眼中,人家小云是大夫人身边的人,这小子得罪了人家还不知道,他现在是杨凌的侍卫长,以后杨府要常常出入的,可别结了仇。

伍汉超急忙上前拦住小云,笑道:“姑娘勿怪,这厮……其实就是个浑人,有口无心的,姑娘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我让他给你赔个不是。”

小云认得他,也知道现在在杨凌手下是做了大官地,夫人看老爷的家书时就说过,好象那官儿跟知府老爷差不多,对这位伍大人,她还不敢放肆,便依言站住。

伍汉超走过去责备大棒槌几句,重重一拍他的肩膀道:“还不给人家姑娘赔个不是?那浑话是你能说的吗?快去!”

“俺……俺说错什么啦,至于嘛”,刘大棒槌心里嘟囔着,三大步就迈到了小云姑娘面前,把衣服往她手里一塞,很委曲地大声说:“好啦好啦,你莫哭了,俺给你洗,成了不?”

第321章没个消停

在热水中终究不能长睡,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杨凌就醒了过来,热水的轻柔按摩使体力恢复的很快,他本想轻轻的搓洗身子,但轻微的水声还是惊醒了幼娘,服侍着相公洗净了身子,换上轻软的袍子,二人相携着回到卧室,老妈子怕吵了老爷,想把孩子抱出去,被杨凌制止了。

孩子睡的很香,夫妻俩看了一会儿回到榻上和衣躺下,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分别了那么久,自杨凌回来,两人直到现在才能互诉衷肠。可是两人身子都极度困乏,聊了一阵儿,刚刚沐浴后的精神头儿退了,幼娘枕在杨凌的胸口,杨凌揽着幼娘的腰肢,又沉沉睡去。

两人是被孩子洪亮的大嗓门给叫醒的,杨大人除非吃饱喝足,不拉不尿,否则但有一点不舒服的话,醒来不见身边有人,总是要放声大哭一阵的。

二人匆匆起身,幼娘在闻声赶来的老妈子帮助下先给孩子把了屎尿,换了干净衣服,然后喂了奶,然后让老妈子抱到另一间房里去逗着孩子玩了。幼娘见天色大亮,忙一边梳妆打扮,一对杨凌道:“相公,今日还要上朝么?”

杨凌懒洋洋地躺在榻上说道:“不了,今天在家好好歇歇,一些部属和好友也会登门拜访的,明日我再去晋见皇上”。

幼娘一听甚是开心,一边梳理着秀发一边笑道:“那先起来吃点早餐吧,然后在内书房再好好睡一觉,如果有客人来,直接请进来就是了”。

杨凌抻了个懒腰,从榻上一跃而起,振奋起精神道:“好,回了家,心里就塌实多了。咱们先去吃饭”。

杨家的花厅里,玉姐儿、唐一仙等人早已打扮整齐,坐在那儿候着他了。看得出来,玉姐儿和雪里梅肯定是很早就起了床,俏模样精心打扮过,那种娇艳照人的丽容,平素杨凌在府中也是不常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