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00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3:02
A+ A- 关灯 听书

初雪稀薄,早已停了,风将云彩吹开,一轮温润如玉、巨大如轮的明月悬在天空,似乎伸手可摘。如水的清辉静静地倾泻在大地上,倾泻在宫墙顶上隔墙叙话的两兄弟。

缕缕薄云轻轻掠过,掩地月光溶溶朦朦。

刘瑾仰着脸看了许久,然后吸了吸清鼻涕,低头揉着发酸的脖子,边打哈欠边问道:“几更天啦?”

******

按道理城禁也是不准开的,不过城防部队属于张永,张永是杨凌的铁哥们,杨凌是皇上的铁哥们,所以半夜三更西城门就开了,十余骑快马飞驰出去,直奔高老庄。

杨凌领着十多个亲兵回到家中,只见灯火通明,家人仆役,包括许多本该待在后院地侍婢丫环全候在前厅,一见他们进来,忙迎上来牵马的牵马,掸尘的掸尘,杨凌把马丢给家人,看了看迎上来地人,除了幼娘在,玉姐儿、雪里梅、唐一仙和高文心都不在,便问道:“她们都睡了?”

“没呢,你没回来,全在厅里等你。看到你进门了,才赶紧地都回了房。”

杨凌先是一怔,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已没回家时她们牵挂着,现在回了家她们又怕影响自已休息,这才赶紧的避开。

幼娘温柔地笑着。叹口气道:“水都烧好了,先回去洗个澡解解乏吧。”

杨凌点点头,两个人回到后宅,在二人的院子里,已经单独辟出一间沐浴的木屋来,这是唐一仙见识了豹园的皇帝浴室,照样仿造的,特点主要是浴灶里设了对流,仆人在旁边地小屋里烧水,水流既不烫又不冷。可以一直保持恒温,避免了佣人不停地抬水进屋,还得调拭水温。

干净柔软的换洗袍子已经放到了架子上,房子里热气氤氲,杨凌扑进水里。先把头发全淋湿了,然后躺在特制地石制水椅上,头往毛巾上一躺,腰间正好被狭窄处卡住,即不会滑进水面。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姿势浮起来,两边还有高出水面的石挡,根本就是设计来打瞌睡用的。

他的皮肤发痒还有些发紧,可是杨凌到现在也无法坦然享受两个小婢女对自已光溜溜的身子搓澡洗浴,寻常的民女若见到**的男子也会羞愤地想要杀人。

婢女也是人,也有同样的羞耻感和观念,尽管大户人家让婢女侍浴习以为常,但是杨凌从不觉得自已官再大,就可以把婢女当成自已予杀予送的私人财产,而不当人看。

幼娘知道他的脾气,将一块丝瓜囊子放在池边。对他柔声道:“你先泡会儿,我去看看宝宝醒了没有,马上回来。”

“嗯”,对着自已的妻,用不着说那些肉麻地情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迅速了解对方的想法,对方的喜怒哀乐。

幼娘轻轻掩上了门,杨凌长长吁了口气,用清水洗了把脸,闭着眼静静地思索:“得好好歇歇了,皇上准了假,先睡他一天。四川缉凶的事,回头按照自已的揣测派番子们去查一查,但愿……不是蜀世子所为。

还有韵儿那里,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自已先后派出地几拨信使应该也到了。文心,过了门儿却没成亲,可是她已经算是我的人了,现在再说不要她,那就不只是矫情了,她不寻死才怪,何况这位大姑娘……唉!自已心里又何尝不爱她?

朝中的刘瑾,今日敢这么跋扈,说明他在朝中已有足够地力量,不是轻易扳得倒的,当然,最主要是皇上那里的宠信,否则除非敢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谁能奈何得了他?对于百官的动态,还得先观察一番,谋而后动。

只要我在皇上心中的宠信不减,那么我在四川‘望竹溪’所订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这项计划就算不能一举打败刘瑾,也得折损他一半的势力,但是是现在用还是寻找更好的时机?如果先掌握足够地罪证,再实施‘剪翼’,说不定可以一举扳倒他,否则打而不死,就得小心他卷土重来了……”

轻柔温暖的水流荡漾着身躯,轻松舒泰中昏昏欲睡的感觉也笼罩上来,杨凌眼皮沉重地打了个呵欠,“慢慢再想吧,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睡一觉”……

韩幼娘轻轻闪进了门,“相……”,她只唤了半声,就收声屏息,蹑手蹑脚地走近过来,杨凌发出轻微的鼾声,已经睡觉了。

韩幼娘趿着一双拖鞋,赤着一双可爱的小脚丫,挽着袖子露出一截手臂,显然是想给相公搓洗一番,她痴痴地看着杨凌甜睡的容颜,伸手想去抚他的胡茬,却怕惊醒了他。

看到杨凌双肩露在水面外,韩幼娘拿起一块大毛巾,轻轻的、轻轻的替他盖住,然后在池边坐下,双手托着下巴,支在池沿儿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已的男人,唇角不时泛起微微的笑意,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过了阵儿,小丫头云儿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探头一瞧,小木屋里。老爷躺在水中那间特制地大睡椅上睡的正香,夫人趴在池边儿上,脸颊枕着手背,睡相娇憨甜蜜。云儿想唤起夫人,想想离天亮也没多久了,夫人这几天根本就没睡过。于是替夫人也盖上一条薄毯,然后轻手轻脚的又退了出去。

前院儿的战马牵进马廊,这些本隶属外四家军的侍卫亲兵就得先在府中住下了,好在地方够大,北方又是大炕,被褥一铺挤挤就行,饶是如此也忙活了半天。

云儿小姑娘是夫人的贴身丫环,在府里地地位不是其他婢女比得了的,所以责任心也特强。她看到前院仍然灯火通明没有睡下,又见老爷夫人睡的正香。便唤起两个姐妹在小木屋门口照看着,自已提了一盏灯笼向前院姗姗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