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7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1:37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领着大棒槌和伍汉超迎到面前,拱手道:“拓拔姑娘……”,杨凌只唤了个名字,便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了。向她慰问吗?开玩笑,朱老二可是自已干掉的,再说两人只是相恋,又没有什么名分,她又不是朱让槿的未亡人。现在朱让槿身败名裂,自已对她说句“节哀顺变”岂不滑稽?

拓拔嫣然倒是善解人意,莞尔一笑道:“杨大人,让槿他……唉,自作孽,不可活,是他自已执着了,与大人何干?他野心勃勃,广结党羽……”

拓拔嫣然说到这儿自嘲地一笑道:“我以前总喜欢管他的事,巴不得他所有的事儿都告诉我,原以为这样男人就没什么瞒你地了吧?呵呵。没想到他倒瞒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大人公布他图谋世子之位,巧构杀局,害妹坑兄,事发后自尽而死,可是嫣然不是傻瓜,现在各部土司都在清理一些图谋不规地叛逆。保宁等地朝廷也在缉捕大批人犯,这些事都和朱让槿有关吧?他所图……所图实是不小。到那时战火连天,巴蜀乐土变**间地狱,我们飓拉必定也会受到牵连,生灵涂炭。”

她幽幽一叹,神情恍惚地道:“有时我都在怀疑,他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为了我的飓拉……”

杨凌轻轻一揖,肃然道:“姑娘,朱让槿虽坏事做绝。但他博学多才、见识高远、智计如狐,确是人中之龙虎、不可之奇才,只是没有用在正途罢了。虽然他做下诸多不法之事,可是杨凌心中仍是对他敬佩万分,依我看来,朱让槿若生逢乱世。必是能够成就霸业的一代枭雄。

朱让槿所图者,确是霸业,对于金钱女色,并无所好,对姑娘你。他也用情至深,杨凌知道,所以不敢相瞒。唉!只可惜。这样一位人杰,仍是看不破名望权力,以至私德败坏,触逆国法。”

拓拔嫣然神色一动,凝望杨凌半晌,表情有点复杂,许久才淡然一笑,裣衽一礼道:“杨大人确是一位君子,难怪让槿他对大人赞不绝口,大有惺惺相惜之感。”

她喟然一叹道:“相识一场,总是有缘,听说大人要走,这一去,今生今世可能再度相见地机会也不多了,嫣然怎能不送上一程?可是……自从出了这事儿,我在成都官员们面前实在羞于现身,只好提前赶出城来,在这山口相送。”

杨凌这才恍然,忙道:“多谢姑娘美意,劳动玉足,本官惶恐不安。”

拓拔嫣然一笑道:“不必这般客气,我可比不得汉家的公主郡主,没那么多娇娇怯怯的毛病。大人要走了,小女子便以水酒一杯,为大人饯行。”

她款款转身,去车辕边叫丫环取出一个托盘,两个酒杯,自已捧着来到杨凌面前放到车辕上,然后从腰巾下拿出一个小酒囊,斟满两杯,然后嫣然笑道:“急急赶来,只为送大人一程,倒忘了备上水酒。这酒,是女儿家聊的,绵软无劲儿,只是聊表寸心,大人请饮。”说着举就唇一饮而尽。

“这……”,杨凌倒不信她会害自已,就算是犯罪人家属,自已男人犯了滔天大罪,也得有罪认惩,还能赶上门去杀法官不成?可是小心无大错,万一阴沟里翻船怎么办?

他含糊地笑道:“王爷和百官为在下饯行,方才就已不胜酒力了,前方山路难行,骑马头晕,坐轿头更晕,这酒是实在饮不得了。”

拓拔嫣然格格一笑,双眼弯弯地瞟着他,神情说不出的狐媚动人:“饯行酒怎么能再收回去?大人既已不胜酒力,小女子就代大人饮了这杯酒吧。”

“二叔若是有意,就饮了这半杯残酒……”,杨凌不知怎么,想起了小潘姑娘对武松说的这句话,心里头可就轻轻儿的一跳。

看她媚眼儿盈然,嫣红的唇儿抿住细白的瓷杯,琼浆玉液就唇而尽,可不正是那万种风情吗?人间绝色,叫人怎能不赏心悦目?

拓拔嫣然饮尽了酒,将杯搁回盘上,笑道:“送过了大人,小女子也要赶回飓拉了,就此别过。”

杨凌如释重负,连忙拱手道:“恭送姑娘。”

拓拔嫣然礼貌地一礼,转身款款行向自已的马车,腰肢儿袅娜,步态优美轻盈。她穿着一身浅色轻衫,秋风掀起她月白色罗裙地裙袂,开心就好整理也飘起了她腰旁的汗巾,露出巾中所绣的鲜艳的嬉水鸳鸯……

杨凌心中暗暗一叹,也返身上了自已的马车……

******

马车和杨凌地大军交错而行。

拓拔嫣然坐在车中。雪腮渐渐浮起两抹嫣红,如同初绽桃花,愈增娇艳。她是千杯不醉的量,想不到这酒力竟然这般厉害。

对面跪坐的侍婢却似怕的不行,浑身簌簌发抖,脸色苍白如雪。

拓拔嫣然淡笑道:“谁人不奸不诈?只知道骂我的让槿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杨凌不也是当面说鬼话,呵呵,怕我酒中下毒?唉!本来看在让槿对他欣赏有加地份上,和他方才那番话,给他个好下场。

让槿看得上地人不多,两个人在人间做不成朋友,到阴间少了这许多纠缠,能做一对情投意合的好兄弟,可惜……他却辜负了我地一番美意。非要面目全非的去见让槿,那副恶心模样,我才不要让槿去答理他。”

她瞟了那侍婢一眼,淡淡地道:“你怕什么?我就要去见让槿,和他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你不替我高兴么?”

“高……高兴……不不不,不高……呃……高兴……”,可怜的婢女怎么说都不好。脸都青了,牙齿格格地直打架。

拓拔嫣然呵呵地笑了,轻轻抚着自已光滑柔嫩的肌肤。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红唇,模样说不出的媚魅,过了会儿,她才缓缓地道:“这是大巫师从九华山弄来的方法,再配上他秘制的毒酒制成地奇药,这一杯三千两银子都买不到呢,喝了它,我就能肉身不腐,永远保持住自已地容貌一如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