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7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1:34
A+ A- 关灯 听书

由他们出面,一则可以加强他们对朝廷的恭顺,再则本族的大头人出面,底下的族民就不会跟着作乱,要处治那几个有野心的酋长就可以少死伤些人命。

朝廷和各部土司分别展开了轰轰烈烈地内部大清洗运动。对那些和朱让槿过从甚密的大土司,一则证据太少。二则牵涉太大,反正祸因已除,杨凌只是明里暗里点醒了他们一下,同时吩咐三厂一卫的人以后加强对这些人的监视控制,其他资料移交世子,未再进一步参予。

这些事处理完,杨凌就要回京了。他也真的是归心似箭了,这里还是风景宜人,恐怕北京地第一场雪都快下了,能不急吗?

时近秋末,虽是巴蜀之地,雨后也增添了几分萧索的寒意,山上的枫叶已红如焰火。

蜀王、世子、郡主,还有成都大小官员宴罢送至城外很远,这才返回城中。杨凌身边有两百多名亲兵侍卫,其余的是李森派的两千兵马,至于宋小爱地狼兵,已在宋总兵率领下返回广西。

她是一族之长,手下统率着十余万民众,不能不回去处理一下,等一切处理完毕,她自会率着一部分愿意加入官兵的壮家勇士进京投奔杨凌。当然,人家的主要目地是会情郎。

大军逶迤,渐渐从坦途拐上崎岖的山路,隐没在群山雾影当中。

一株枫树下,坐着一个俏盈盈的女子,树旁有车,车旁有婢,犹如一副优美的山水。

枫叶红如火。风来叶落,飘飘袅袅,落在她的身旁,落在她的衣襟上,秀发上,将这俏丽如仙的人儿点缀的更增丽色。

她盘膝坐在石上,一管玉箫凑在薄而红的樱唇上,悠扬地笛音从绿色的玉笛流泻出来,藉着秋风的吹拂和枫叶的飞舞融化在空气中,开心就好整理带着淡淡哀伤的曲调,那哽咽的声音好似有着说不尽的思念,道不尽的柔情,却也让听者感受到那份心碎和无奈。

风在动,树也在动,她的笛声也在动,只有她的人娴雅幽静,如似静止。

她的面前,跪着一条卷发大汉,那粗壮的身子如同铁石铸就的坚硬身躯,虽然是跪在那儿,却犹如一个巨人。笛声一直未歇,他也垂头肃然,一动不动。

直过了许久,笛声袅袅停息,少女放下了唇边玉箫,纤细白嫩的小手握紧了,骨节都绷的似透明般的白。

她狠狠地在石上一摔,玉碎!

“巴旺,我意已决,我决定的事,还没有人能拂逆,就是我爹都不行,你应该知道!”声音脆冷的如玉盘滚珠,清冽之极。

大汉忽然双手伏地,额头紧紧抵着地上的落页,一动不动。

少女叹息一声,轻盈地走到他的身边,一只素白的手掌轻轻落在他的肩头:“你是飓拉第一勇士,但是那个人太厉害,不是仅凭武力可以应付的。幸好,他为了除掉让槿地余部。在成都又多留了些日子,使我能够从容准备。”

她慢慢抬起头,清美出尘的丽颜在穿过枫叶的阳光照耀下散发着一种温润圣洁的光辉:“让槿因我而死,也许这是天意,那我就借天威来杀了杨凌,为让槿偿命。我相信。无论如何,这一次他都不会再逃掉,除非他真是什么孔明转世。”

拓拔淡淡一笑,低下头道:“巴旺,我的心愿就由你来完成了。”

大汉重重地一叩头,一言不发。

“事成之后,你立即返回飓拉,我的车轿可能会慢一些才到。”

拓拔嫣然地双目有种比枫叶映阳更加怵目的惊艳:“让槿的尸首已经派人盗回去了,请族里的巫师好生照料,把我和他安葬在一起。

告诉我爹。这是我自已的选择,与任何人无关,请他不要因此生出事端来,如今的巴蜀非比往日,其他各族各有收敛。此时妄动,必招灾祸,我们的族人禁受不起。”

巴旺又是重重一叩首。

拓拔的目光忽然变的凌厉起来,用尖锐的语调道:“你记住,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所有地人全都陪葬,一个也不许活着。”

巴旺终于说话了:“小姐放心,巴旺一定做到。”

“去吧!”拓拔嫣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旺如同一座移动的巨山轰然而起。走到一株树下,翻身上马,纵马扬鞭飞驰而去,消失在山间小道上。

“小姐”,一个丫环战战兢兢地唤她。

拓拔嫣然轻轻一笑,说道:“你不要怕,好生照顾我回去,我爹知道我的脾气,他不会怪你的。”

她转身向路口走了几步。步履轻盈,风吹起她纤腰上地丝带,如欲凌风飞起。

杏黄色的钦差大旗出现了,拓拔嫣然的唇边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杨大人,让我来……送你一程……”

******

杨凌见到了拓拔嫣然,心中有些诧异。朱让槿为了篡夺世子之位,杀妹害兄,甚至想弑父,实是罪大恶极,难以令人同情,可是拓拔嫣然毕竟和他相恋甚久,情根深种。

自已心目中的伟男子,倾心爱慕地恋人竟是这样一个人,想必她也羞于再同昔日好友们相见,在成都这些日子,她就没再登过门,也没和朱湘儿、杨慎等人往来,想不到会在这里相见。

杨凌一边上前相见,一边暗暗想道:蜀王家三番五次出事,不过总算是天命所归,蜀王一脉算上这次九代中有四次逆子夺谪了,全部以失败告终,能够登上王位的,确实都是贤能之主。

朱让槿的阴谋公布出来,世子威望大增,各部族土司大部分也都对他表示了拥戴。听说拓拔嫣然做为飓拉地代表,也对世子表示了祝贺,并表示小金川也会支持世子的统治。

如此看来,拓拔嫣然虽把女子善妒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在大是大非上倒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