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7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1:30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笑道:“干么?跟我摆世子架子?”

朱让槿大吼一声,并掌如刀,向杨凌猛扑过来,斜刺里那个虬髯大汉飞身掠了过来,“砰砰砰”两人交手三合,朱让槿飞身后退,眼神怪异地道:“你是谁?”

那人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向脸上抹去。眉毛、发鬓、胡子都是假的,甚至还有肉色的改变、眼睛形状地胶丝、故意变的肥大的鼻头,锦衣卫的化妆技巧还是挺独到的,只是用姜汁染成黄色的皮肤一时无法改变。

朱让槿脸色大变:“大哥……”

“让槿,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恨大哥。”

“让槿,其实大哥的武功也不弱于你,只是有一次练功,你败给我之后,我发现你夜里还爬起来不停地苦练。练的手臂都红肿了,想着弟弟好胜,以后较量我都留着几分实力。我只是不想伤害我们兄弟的感情。可是,有些东西,不是我想让就能让的。”

“我不信!”朱让槿大吼一声,又扑了上来,朱让栩没有出刀,只以双掌相迎。

杨凌返身向外走去,走到门边回头一看,只见朱让槿地冠戴被大哥一掌削下,变的更加疯狂了。满室的书本、木屑、缭乱的换装衣袍,在他疯虎般的拳脚下,如同一片片碎碟,满室纷飞……

朱让栩,还是没有出刀。

******

疯狂地一刀!

大漠狂沙是什么模样,这一刀就是什么模样,伍汉超和从锦衣卫调来的一个高手齐刷刷退了几大步,那个锦衣卫的高手身手不及伍汉超,虽有伍汉超竭力承接了绝大部分刀势,衣服仍被划开,衣内胸前是软甲,可是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蜀王身前是一堆面如土色的官儿,杨凌早打发了伍汉超和另一高手扮成小厮,混到蜀王驾前,他一进殿,就假意有要事和蜀王谈,把他从小聆子身边调开,然后公布了小聆子的阴谋。

“哈哈哈哈……,天下间能挡得住我手中刀地还没有几个,我要留下不易,我要走,天下间谁能拦我?哈哈哈……”

平素瘦小枯干,就象别人的影子似的小聆子,身材不是那么瘦小,给人地感觉却象是一个金甲巨人,睥睨天下,威风无双。

“砰!”太阳穴上激起一团血雾,杨凌吹了吹枪口,习惯性地当着大家的面又上好火药、子弹,然后插回腰间,淡淡地道:“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火器不破!”

他看看目瞪口呆的众人,若无其事地道:“抬下去。”

******

“是我害了他么?”拓拔嫣然一身红装,头一回见她穿红装,显得分外妩媚、惊艳,可是那张绝美的俏脸上,是凄楚悲绝的神情。

她轻轻蹲到自绝身亡的朱让槿面前,痴痴地抚着他渐有凉意的脸颊:“让槿……,让槿……”

她想起两人一起游山玩水、一起抚琴吹萧的时光,眼神一阵朦胧。

在狱中,死死地咬着他的手腕,他说:“我习惯了……”,眼神里,是对她地宠溺和娇惯,并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和嘲讽……

轻轻握住他的手腕,腕上齿痕依然:“让槿,是我害了你,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拓拔嫣然低头望着那双不甘心的眼睛,两颗晶莹的泪珠攸然滴落,一抹令人心寒的冷意在眼底悄然升起……

第315章博浪一椎

戏剧性的一幕,最先入狱的二殿下,最终仍是罪证确凿的凶手。

成都大狱一声枪响,引起了一场大骚动,外边的人以为有人要越狱,一时刀枪林立,狱卒成群,蜂拥杀入大牢之内。

关在牢里的四个锦衣卫,一点囚犯和人质的觉悟都没有,四个人备了酒菜,在牢里喝的正欢实,居然闯进几个人来,几个“犯人”立即站起来吆五喝六的一顿训斥。

外边的刺客正发愣呢,那个被挟持来的靖清郡王府侍卫趁机便逃,几个刺客刚抽出兵刃,里边的锦衣卫毛了,一顿火枪、袖弩,打了个落花流水。

小聆子那个武艺高强的徒弟万万没想到牢房里的人居然有火枪,当胸挨了一枪,血流如注,武功顿时大打折扣,他是唯一一个冲出牢房的人,扑出大门时才气绝身亡。

其他的刺客被关在牢里的几个“犯人”指挥着拿人、杀人,几个刺客死也死的郁闷。

蜀王的神经好象已经麻木了,两个儿子走马灯似的入狱、出狱,还有什么好惊怒的。他居然镇定地主持完了世子继位大礼,被人扶回后宫,这才晕了过去。

李森没有参加世子继位之礼,拿着杨凌亲兵,那个水族战士老丁翻译过来的手稿,他秘密带人亲赴保宁,会同锦衣卫、内厂、东厂、西厂地人马。又纠合了当地官府的衙差、民壮,订好日期、时间,全体出动,开始了大缉捕。

守备官刘浪和刘烈是远房亲戚,先设宴把他请到家中吃酒,然后一声大喝把他绑翻在地。智擒首脑,刘烈暗中纠集的人群龙无首,登时大乱,大部被抓。

这些朱让槿拉拢的人马,以保宁最多。那里比较贫穷,所以被一些有心人蛊惑,民众易集结造反。照杨凌的估计,明年引进耕种新式农作物,虽然不是万能药,就此结决一切社会矛盾和贫富问题。但是起码让农民能有口饭吃。

而汉人百姓可以说是最忠厚恭顺的子民,很多时候吃着草根树皮,见了官家老爷还是恭恭敬敬,只要能吃饱肚子,除了被邪教蛊惑另有所图地,肯造反的极少。所以他命令只抓首犯,余者不追,等到生活有所改善,他们的反心自然也便消了。

至于其他地方涉案的罪犯,能抓的抓,涉及其他部族,而有些是被朱让槿许以好处,是瞒着头人土司追随朱让槿准备造反,然后再想法把土司拖下水的,杨凌一概移交各位土司自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