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7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1:22
A+ A- 关灯 听书

朱让槿摇头苦笑,仍是一副对杨凌十分欣赏的模样:“整件事就是这样,被你破坏了,我没想到一向呆板地大哥这回居然学聪明了,懂得用金钱和权力来‘感化’恶人了,呵呵,金钱和权力,是无往而不利的武器,是渡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真经,难道不是么?”

杨凌淡淡地道:“于是一计不成,你又施一计?”

朱让槿摇摇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计不成,我也不会怨天尤人,我会再耐心地等下去,等到第二个好机会。父王要禅位,那就禅位好了,只要他死掉,我还是有机会。禅位那天,我将拓拔和吉潘让内总管带去拜见王妃,就赶到花园去找你们,无意见发现大哥和梦璃在说话,而你们也站在暗处观看,我就隐起了身子没有过去。

后来经过水池旁,我看到梦璃望水垂泪,就把她唤到林后问个缘由,她和我地关系比大哥要亲密的多,我答应一定替她进言,她才告诉我,她和侍卫唐家山有了私情,并且已经有了身孕,如今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杨凌冷冷一笑,说道:“于是,你这个最受信任的兄长,帮她选了一条路……不归路。”

朱让槿眼神一厉,随即敛去,轻松自若地笑道:“富贵险中求,无毒不丈夫。”

杨凌想了想,目光一凝道:“你陷自已于死地,用连环计引出你大哥这个‘真凶’,这计策……就是在这仓促间,听了朱梦璃的事情后临时想到的?”

朱让槿傲然一笑道:“不错。”

“天……才!”杨凌喃喃一叹。

朱让槿得意地一笑。

“犯罪地天才!”杨凌又补充了一句。

朱让槿笑容一僵。然后不以为意地笑道:“我马上想到,老天送给了我一个好机会,就象都掌蛮人凭仗的天险,略加修饰,就是一道奇险难越的险关。既然我不能杀世子,借刀杀世子又败了。那么我能不能换成世子来杀我呢?”

杨凌打断他的话道:“你还是借刀杀人,借我地刀杀世子。”他摇摇头道:“你是个枭雄,你很象一个人,很象弥勒教主李福达,他也善于隐居幕后,借刀杀人。”

朱让槿笑容可掬地道:“李福达?一介草寇耳,成得甚么大事?我要借的不是你地刀,而是按察司的刀,不过你肯留下来为我出头,换成了你的杨家刀。我从心眼里感激你,以前我是欣赏你,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你没看到你三番五次的讥讷我,我都丝毫没有生气?”

他蹙起眉道:“虽是仓促间想出的计划。可是源头却是我借势而起,先真后假,整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你到底怎么识破的呢?”

杨凌笑笑道:“天衣无缝,我却有织女相助!”

“什么?”朱让槿惑然。

杨凌笑着岔开道:“顷刻间。想出这样的计划,自陷绝境,真是太完美了。如果我直接陷害令兄,在他即将成为蜀王的时候,只怕所有的人都会认为他是被人陷害,而最大的得利者……你,就是最大地嫌疑人,这样绕个弯儿,再把剑锋指向他,就无人怀疑了。”

朱让槿哈哈一笑,说道:“那是自然,我杀了她。又故意把玉佩留下,制造了一个完美的骗局,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然后便立即赶去和师傅讲,因为我在狱中,外面许多事情必须要由他来完成。”

杨凌听到玉佩二字,就诧异地道:“你故意让她抓住……你师傅?……小聆子?!与你合谋的人就是他?”

“哈哈,没想到吧?玉佩的事简单,我不想留下痕迹,她一个深闺弱女子又怎么抓得到?西域武功,有种筋缩之法,就是人死了,如果趁尸体未僵,点中此处,筋脉也缩地紧紧的,要让她做出挣扎抓下玉佩,以便造的更象,又有什么难的呢?”

杨凌现在已经对玉佩不感兴趣了,他瞪起双眼道:“小聆子?他是你父王的贴身侍卫,又是你和世子两个人地师傅,他为什么肯这样帮你?就算你们早有勾结,你一个无权无势的二殿下,他是一个无欲无求的老太监,为什么肯冒这种风险?”

“谁说……老太监就无欲无求?”朱让槿慢条斯理地道:“小聆子本来是西域草原上一个最大部落地酋长之子,他在和兄弟争夺汗位时失败了,被阉割了然后放逐到中原,这么些年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重返草原,登上汗位,可是这件事,父王帮不了他,可我答应他,只要一心一意的帮助我,我就会助他夺回属于他的草原和土地。”

“就算你登上王位,也无权调动大军对外作战,帮助一个几十前的失势王子夺回汗位的,小聆子在王宫呆了这么多年,不会对王爷的权利一无所知,他会信你的鬼话?”

朱让槿笑而不答,脸上的神情十分诡谲。

杨凌心中电闪,忽然吃惊地道:“你……你所图不只一个王位!你还要造反?!”

朱让槿不以为然地笑笑,说道:“一个也是放,两个也是赶,初一都过了,干吗不过十五?”

杨凌哑然,喃喃道:“好大地野心,人有了第一份**,野心就会不断膨胀,你倒是不知足,若真让你当上皇帝,你就该追求秦皇汉武、成吉思汗的功绩了。”

“大丈夫,生该如此,不是么?”

他见杨凌不答。无趣地一笑,继续道:“有小聆子在父王身边,我就可以尽情地演戏,而不必担心父王真会伤了我,等我入了狱,如果没有能人看出其中地蹊跷。我的人就会主动放出点线索来给官府追查,幸好……主审官换成了你,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入狱后,万万没想到父王以为是我作下丑事,竟要逼我自尽以全名声,呵呵,我的心真是寒透了,对自已做的事更是没有一点愧疚。我连夜伪造了堂妹的手札,我的人一早赶来取回去,放在梦璃房中。加上我前边给自已设下地死局,一旦发现此物,按照常理,就很难有人再怀疑第二个凶手会是无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