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6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1:08
A+ A- 关灯 听书

靖清郡王对着杨凌长长一揖,停了半晌才直起身来,两眼全是泪水,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杨凌心情更加沉闷了,他逛到后院儿,看到伍文定一家三口正在那儿谈论的弓箭,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心情这才缓和了些。他也不去打扰伍汉超、宋小爱一家人,身形一转去了侧厅,要了热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儒袍,这才轻松了许多。

杨凌回到书房,刚把一堆卷宗整理好,大棒槌就“呼哧呼哧”地跑进来:“大人,上回那个杨慎又来了,还有那位拓拔姑娘”,他咧着大嘴笑着,举起大巴掌道:“大人你看,拓拔姑娘出手真大方,要么不送礼,一送就是这么在一锭金子。”

杨凌一看也吓了一跳,果然是好大一锭金子,估计比那位拓拔姑娘的拳头还大了一倍,真难为她是怎么揣在身上的。

杨凌忙道:“快快,请他们进来。”

杨慎神情恬淡,拓拔嫣然却是巧笑嫣然,一张俏脸宜喜宜嗔,简直柔媚到了骨子里,说不出的动人。一见了杨凌,她便加快两步,巧笑裣衽道:“拜见杨大人,杨大人文如管仲,武似武侯,想不到对于刑狱也这般高明,天大的阴谋一出马,便案情大白,实令拓反衷心钦佩。”

杨凌请二人坐下,吩咐道:“来人,赶快上茶。”随即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只不过按察司办案,有诸多顾忌,本侯行事方便,什么都敢搜上一搜,查上一查罢了。再加上朱姑娘留有记载重大线索的证据,疑凶……自身行动不便,纵然潜入,怕也没有时间细细搜寻,这要命的东西落到谁手里,这案子也破了,呵呵。”

他这一说,拓拔嫣然脸上掠过一抹羞色,她俏巧地白了杨凌一眼,细白地牙齿咬了咬嘴唇,这才有点羞怩地道:“大人搜出来的,可不只是朱姑娘的遗物吧,好象……好象还有点别的东西?”

“别的?”杨凌被她百媚丛生地一笑,笑的心儿扑嗵一跳,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从朱梦璃房中搜出来的抹胸肚兜,各种女子贴身的亵衣亵裤来,想了想才觉得不对。

他一拍脑门。“喔喔”连声地道:“糊涂糊涂,姑娘莫怪”,杨凌匆匆翻出那匣书信,递与拓拔嫣然,干笑道:“让槿兄也是疑犯之一,是以在下不得不查。有失礼处还望见谅。”

拓拔嫣然红着脸接过去,故作大方地道:“道什么谦,说起来,您可是让槿地大恩人,再说,我这里边也没什么见不得人地东西”,她欲盖弥彰地说完,小脸反而更红了。

杨凌见她满脸羞喜,倒比平素的清傲可人的多,再说书信自已也看过了。两人不但两情相悦,而且彼此书信往来,最多地担忧就是蜀王会不答应他们的婚事,且不说拓拔是蛮族,最重要地是蜀地十五土司势力一直保持某种程度上的平衡。稳定着巴蜀局势,如果现在势力最大的一派少主嫁到了蜀王府,势必打破这种均衡。

现在既有机会,再说我知道他们的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倒不妨直说出来,成全这对璧人。杨凌想到这里,笑道:“误看了姑娘的信。是在下失礼,今日便还你一礼。”

他顿了一顿道:“二殿下入狱,蜀王对他颇多误会,自觉亏欠他良多,明日一早要全副仪仗去接儿子回狱,就是为了要补偿他,如果姑娘今日托人去向蜀王求亲,依本官看,蜀王答应的可能是九成九。哈哈,明日说不定就是个双喜临门了。”

“真的?我回去便请彝家吉潘大人为我提亲……”,拓拔嫣然喜极,这句话脱口而出,话说到一半儿,顿时脸红如火,窘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杨慎摸着鼻子闷笑一声,说道:“率性而为,是谓真人也。有什么关系呢?”

拓拔嫣然羞意稍去,哼了一声道:“真人假人,就会装蒜。以为我希罕他呀,等他出来,我还要找他算帐呢,哼!学了天书文字,却瞒着我。”

杨凌笑道:“学什么天书?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有的厚有的薄、有地深有的浅,读一辈子都读不完呐。”

他是有感而发,拓拔嫣然却以为他在帮朱让槿打马虎眼,嗔了他一眼道:“敢情你也知道他在学‘岩刻天书’呀,闹了半天就我不知道,还帮他瞒我,哼!”

她一说“岩刻天书”,杨慎却知道了,原来蜀地许多山川大泽里雕刻着些上古年间的古怪文字,人们看不懂,便传说那是天书,因为刻在岩石上,就叫做“岩刻天书”,他不禁好奇地道:“让槿兄在研究‘岩刻天书’吗?”

“还装!”拓拔嫣然嗤之以鼻:“我的眼里可不揉沙子,别想帮着他瞒我,这不是‘岩刻天书’是什么?”

拓拔嫣然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卷书,放在桌上,美眉一瞟,神色间大是得意。

杨慎拿起来翻开看看,蹙着眉头道:“象,可又不象,这些笔画简单的字……”

他举起手指比划了一阵,摇摇头道:“在下对‘岩刻天书’也没有研究,不过这些字似是而非,好象又不象。”

杨凌好奇地拿过来看了看,也不认识,便放在桌上笑道:“让槿兄无端冤受了牢狱之灾,你该多多安慰才是。男人嘛,有点什么本事儿,马上就颠儿颠儿地赶快告诉别人,那不成了卖弄了么?”

拓拔嫣然哼了一声道:“总之,事无巨细,我没有不对他讲的,没理由他有事就得瞒我,男人了不起么?”

杨凌和杨慎哈哈大笑,杨慎年纪小,不好开玩笑,杨凌却笑道:“拓拔姑娘好厉害,在下可以想象的出,今后让槿兄的日子难过呀。嗯嗯,痛并快乐着,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