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5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0:46
A+ A- 关灯 听书

这里毕竟不是往常去犯官宅子里搜家,可以毫无顾忌,眼见大家都在等他,那番子越发着急,却还是不敢乱动,好不容易都掏空了,最后从最低一格一些女人私物下边翻出一个小册子,番子不敢打开,急忙呈给杨凌。

杨凌打开一看,里边记的是一些诗句、短赋,还有些支离破碎的文字,像是日记一类地东西,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处,便都放了回去。

“今天晚上,看来得好好看看这些东西了。”杨凌想着,向朱湘儿客客气气地拱手道:“多些殿下协助,下官已经查完了,相比我地人也把相关人等到的问讯笔录,以及有关证物从按察司取回来了,下官忙于公务,就不多待了,这边告辞回府!”

“嗯,没人留你!”朱湘儿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句话,听起来像是懒洋洋没睡醒似的,虽然无礼,偏就让人感觉有几分柔媚旖旎的味儿。

杨凌不为几甚,又对朱湘儿拱拱手,返身便走。

朱让槿成年之后,就住在前宫,反正蜀王家房子大,程度城地五分之一都圈在他们家里头,绕一圈儿也得大半天。不过朱让槿喜欢朋友,所以放着独门独院的楼阁不住,却在款待来宾的礼宾楼附近一座独楼住下,四下也没有院墙门禁,只以一片竹林为屏蔽。

拓跋嫣然地人四处奔走,想找到些有利于朱让槿的证据,可是她的人无法接触案情的核心,只能在外围打转,到了晌午,已经回报的消息没有什么可资利用的,拓跋嫣然心中烦闷,独自在礼宾楼外转悠了一阵,便举步向竹林行来。

她和朱让槿虽说两情相悦,甚至已有了夫妻之实,可是事情毕竟没有公开,平素这里虽也来过,为了避嫌却大多是和小郡主、梦璃,或者杨慎、卢士杰等人同往,自己单独到他住处还是头一回。

拓跋嫣然踽踽独行,心中想着朱让槿,恍然抬头间,发现已经穿过了竹林,来到了楼前,楼仍在,可是人已空,去看些什么?

拓跋嫣然长袖轻拂,悠然一叹,正要转身离去,忽地看见四个侍婢拿着洒扫工具从楼中出来。蜀王那老糊涂都要杀了儿子遮丑了,还记着打扫他的住处么?不会是……朱让槿还没死,他就打算把房子另作他用了吧?

拓跋嫣然心头火起,对走近来的四个侍婢冷然道:“站住,这个时辰怎么打扫起房间来了?”

四个侍婢都认得这位蛮族公主。也知道连蜀王都敬她三分。忙恭谨施礼道:“回禀姑娘,方才钦差杨大人带了人来查房子,那些番子粗手粗脚的,弄的乱了,所以大总管让婢子们过来收拾一下。”

“样钦差?杨凌?他来查地什么房子?”拓跋嫣然惊奇地道。

“回禀姑娘,王爷将二小姐被杀一案已经移交给钦差大人审理,所以杨大人才带人来搜查,说是取……取……”

另一个机灵地侍婢忙接口道:“说是来取证!”

“嘁!他取的什么证?狗仗人势!”拓跋嫣然嗤之以鼻。拂袖走了两步,眼珠一转,忽地停下了脚步:“这案子一脚钦差审理?看来我的话是起作用了,这对糊涂王爷不敢再动让槿。又不愿意让自己的不下多知道家里的丑事,这才交给外地人。”

她虽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有时甚至偏执的不讲情理。但是个性娇纵蛮横,头脑却十分聪敏,立即才出了蜀王和靖清郡王的用意。

“让槿说过,这个姓杨地是他的好友。每次提起这个姓杨的。让槿都很欣赏亲热的样子,让槿这么欣赏他,这个就算蠢应该也蠢不到哪儿去。说不定还真能让他帮着让槿洗脱了罪名。”

她回身问道:“姓杨地……大人。查到了什么证据没有?”

几个侍婢见她走开,刚刚松了口气。见她又转了回来,忙小心翼翼地道:“婢子们站在墙边儿上伺候着,没看清搜出什么东西,就是后来从书架上找到一个匣子,好像放了几封信,杨大人看了一会儿,就全带走了。”

“信?莫非……我和让槿的书信往来,全都让那个姓杨的给拿去了?”拓跋嫣然又羞又恼,脸上火辣辣地。

她顿了顿脚,正想追出去,忽觉不妥,就算以她的身份,也没有阻挠官差办案、强索证据的道理,再说这个姓杨的十有**是让槿地帮手,对他也不能太无礼了。他想了想,急促地道:“我知道了,你们忙去吧,我去二殿下房中看看。”

几个侍婢也不敢拦她,舰她进了房子,几个人也赶紧提着东西溜了。

拓跋嫣然进了朱让槿的书房,里边三大架子书,平素她也没有细看过。返回小金川时偶尔的书信往来,朱让槿放在什么地方,她也并不知道,现在听说是从书架上搜出了东西,她不由上了心。

杨慎博学、杂学,这位二殿下朱让槿所学也极为庞杂,书架上经史子集,包揽万象,拓跋嫣然没有耐性细看,扫了两眼没什么发现,就失去了细细搜寻地兴趣,决定去找杨凌探探口风。

她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发现临近书桌上方架子上有本书还没插好,便顺手帮着扶了回去,这时才注意到侧面没有写书面,她顺手拿过来翻开一看,里边记了许多古怪的符号,好像她见过地荒山石刻中的上古文字,笔画简单,而且变化极少,翻来覆去的大约就是那些文字,不过细看却又有许多不同。

拓跋嫣然惊奇地“咦”了一声,匆匆翻了翻,书缝间密密麻麻写了许多蝇头小字,好像是给书写的注解,不过用的居然也是一样的语言,前边墨迹较沉,翻到最后几页墨迹发亮,好像前几天才刚刚写就。